辛巴遭徒弟炮轰,又一个东方甄选出现了

娱乐 2024-04-02 18:52 阅读:42

辛巴遭徒弟“炮轰”

东方甄选“小作文”风波才过去不久,头部直播机构又开始内斗了。

3月30日晚,快手粉丝量一度超过5000万的头部主播“猫妹妹”,在微博发文疑似炮轰自己的“师傅”辛巴:“可能是我对你的滤镜太重了,所以太失望了”“我们众星捧月是为了让你站在道德制高点骂人的吗?”“你的代表作是骂平台吗?骂身边人立威吗?还是跟别人炒作?”

图源:猫妹妹微博截图

从去年年底开始,猫妹妹已多次通过直播间或个人社交媒体控诉自己的遭遇。一开始集中于她和“辛选”另一名主播“达少”之间的情感纠纷、财务纠纷,但后来矛头逐渐开始指向了辛选的其他主播,包括辛巴在内。

事情闹大后,辛选的粉丝开始批量取关她的账号,后来辛巴也出面进行了回应:“我告诉你们几个艺人,能做我徒弟是你们的荣幸,走到今天给了你们所有人一切,吸了我三年血,我可以继续给你,但是请你一定要把人做好”“点到为止,谁再装可怜就不要再播了啊”……

据悉,辛巴曾不止一次地表示,公司离开谁都叫辛选,因为他姓辛:“我坚信有小部分的客户是为了辛巴,你们只需要关心我还干不干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主播他们只是个主播,如果违背了道德,背弃了某种价值观,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你想知道的结果,时间都会告诉你。”

公开资料显示,猫妹妹最早因为“大胃王”的人设在快手走红,并开设“吃播”带货,积攒了千万粉丝。

2020年,刚加入辛选家族不久后,猫妹妹首次实现了单场带货破亿,还一度在直播间内向辛巴下跪磕头,并表示感谢辛巴教会其做人做事,辛巴是唯一一个关心她身体的人,不在乎自己能赚多少钱。猫妹妹当时提及,自己从小缺失父爱,但辛巴给了她父爱,非常珍惜。

猫妹妹给辛巴下跪 图源:新腕儿

2020年“双11”结束后,猫妹妹的粉丝量达到3870万人,成为了当时的“快手一姐”,得到了辛巴的大力栽培。

但在这之后,猫妹妹一度停播一年,辛巴重点扶持的徒弟也逐渐变成了“蛋蛋”,二人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

回归直播后,猫妹妹凭借庞大的粉丝量和辛选的支撑,依然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比如在2023年的一年时间里,她曾多次冲上快手带货榜首——最近一次是在去年10月30日,单场直播卖出72.61万件商品。

而在此后不久,猫妹妹和辛巴、辛选的关系直线下滑,核心原因疑似是猫妹妹曾因“吃回扣”被罚当众下跪受罚。

她在3月17日曾发文称:“当所有小主播面前下跪!回扣是达少拿的,罪名安在我头上,没收手机不让联系不让报警,逼我认罪,逼我录视频承认是自己干的,还逼我签了合同,证据已经集齐上诉了……”

同时她此前还表示了对于辛巴和公司的不满:“别想牺牲我,让公司和平,绝对不可能!”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眼看是无法和平收场了。据悉,猫妹妹的快手账号已清除此前所有内容,个人小店也无商品在售,仅显示一条“关店公示”,她本人似乎也已经彻底离开了辛选。

猫妹妹快手主页 图源:快手App

网传一段猫妹妹和辛巴的直播连麦视频中,辛巴质问道:“这五年你从几百万粉丝到2500万粉丝,再到我手里的时候,身边没有个人陪着你吗?没有人陪着你,你能坚持走到那天吗?”

猫妹妹则回答称:“我会走得比现在还好”。

直播机构内部纠纷不断

事实上,辛选出现内部纠纷已经不止一次了。

去年12月9日,辛选曾下发了一份人员任免通知,任命宋铁牛(蓝山)为集团CEO,全面负责集团的日常管理工作,管倩不再担任集团CEO。

当时有一份广为流传的聊天截图显示,就在原CEO离职后,辛巴的徒弟蛋蛋在微信群中大骂管倩,还发朋友圈说这是“为民除害,还辛选一片净土。”

图源:新浪财经

据悉,管倩在加入辛选之前,曾任职于乐视、腾讯和阿里等大厂。

有知情人士透露,管倩入职后的近一年里,花了很多钱,但带来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一位已经离职辛选的员工表示,管倩的卸任是因为“互联网大厂高管的风格和辛选不契合”,“辛选没有互联网大厂的底蕴,在管理上没有那么‘科学’,但非常‘结果导向’”。

也是因此,很多辛选的员工和主播对于这位CEO十分不满。《字母榜》曾报道,此前蛋蛋在直播间卖靴子破价的时候,一度直接叫板管倩,“CEO我再告诉你一声,我师傅惯着你,不代表我惯着你。”

由此也能看出,直播电商作为近几年才兴起的行业,和传统互联网行业还是存在很多差异。想要探索出更具适应性的规章体制,仍需要管理层和员工、主播之间进行很长时间的磨合。

而除了管理问题以外,一旦涉及到网红、大主播等,利益纠纷也是很难绕过去的一道坎。

比如最为著名的就是当初李子柒和微念之间漫长的诉讼,双方针对“李子柒”这一重要IP展开漫长的拉锯战,最终在2022年12月达成和解。

但时隔一年多,李子柒还是没有真正复出。最新的消息是李子柒今年可能会去重点做非遗文化相关内容,但不一定还像以前那样通过视频的形式进行宣传。

还有像是去年年底,东方甄选的“小作文”风波同样闹得沸沸扬扬。

该事件从东方甄选的小编“揽功”开始,逐渐演变成粉丝质疑东方甄选“去董宇辉化”,以及为董宇辉的收入和地位打抱不平。

而这场闹剧,最终以东方甄选原CEO卸任、董宇辉“升职加薪”,并单独开设“与辉同行”账号告终。

不过如今看来,这起事件已经在董宇辉粉丝的心底埋下了怀疑的种子,余波还在继续。

就在最近,俞敏洪又被质疑提前去河南直播是为了抢董宇辉风头。导致俞敏洪不得不出面回应和道歉,并表示只是河南新东方文旅宣传上出了问题,造成大家误解,已经要求该账号全面停止直播,并进行整顿。

头部主播正在失去光环

不过我们也看到,如今遇到纠纷时,成熟的直播电商公司面对大主播已经越来越有底气:辛选能够放任昔日的“快手一姐”出走,东方甄选也通过设立新账号和董宇辉进行了切割……

在这背后,主要还是因为依靠单一主播所带来的流量红利已经开始消失,甚至还伴随着更多的风险,机构化运作、大规模复制才是直播电商的未来。

就像完成了“去罗永浩化”的“交个朋友”,虽然热度可能不如从前,却也赚得盆满钵满。

3月26日,交个朋友发布的财报显示,其2023年营收10.74亿,同比增长152.4%;经调整后净利润约人民币1.8亿,同比增长约601.3%。其中新媒体服务板块(主要是直播电商)呈强势增长,完成商品交易额超过120亿元。

交个朋友业绩亮点 图源:交个朋友直播间公众号

据悉,截至目前,交个朋友旗下已在抖音、淘宝、京东等多个电商平台拥有超过30个直播间,全网粉丝数超5000万,合作品牌方超11000家。

显然正是因为不局限于单一主播,交个朋友才能有机会去往纵向和横向不断拓展,覆盖更多的行业、品类,也服务更多的消费者。

要知道,直播电商发展到今天,最不缺的就是人才——此前发布的《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2024)》显示,截至2023年底,中国已有1508万名职业网络主播——如今正是充分发挥规模效应的最佳时机。

而为了企业的长远发展考虑,直播机构自然也开始敢于对所谓的头部主播说一句:“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作者 | 李松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