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华试乘后,“凭啥认为中国人要永远买西方车?

科技 2024-05-11 17:19 阅读:4

【文/观察者网 阮佳琪】当地时间5月9日,美国新能源车行业媒体“InsideEVs”网站刊登了资深汽车媒体人凯文·威廉姆斯在中国参观北京国际车展的一周见闻。凯文在这篇长文中称,试乘过十几辆中国品牌的电动汽车后,他惊觉“西方车企完蛋了”。

在他的观察中,中国电动车技术先进,又愿意迎合消费者的喜好做出创新,新产品层出不穷。再加上中国城市基础设施的完善,能够点燃全国“电动车热潮”;反之,西方汽车制造商尤其是美国制造商压根就没有努力,没有试图了解并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只想傲慢地卖掉他们自己想造的车。

他直言:“亲眼所见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自主品牌会获得这么多人的追捧。这让我有些尴尬,我曾试图理解这些西方品牌被挤出中国市场是政治因素导致的,而非其自身过错。但事实上我亲眼看到的是,在中国努力进步的同时,我们只会一个劲地抱怨。”

凯文认为,美西方对于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批评是错误的,事实上西方车企的节节败退是咎由自取,往中国头上扣锅是一种“酸葡萄心理”,打压中国进口产品完全是赤裸裸的保护主义。

“当西方车企、科技公司和监管机构打压中企时,那种所谓的‘保护市场’的说辞显得非常空洞,更像是在哗众取宠。这不是在竞争,而是想把竞争完全排除在外。”他批评道。

截图自凯文·威廉姆斯的X账号

凯文·威廉姆斯在文章开头称,他曾与许多汽车界业内人士、工程师和专家学者讨论过,其中一些批评者毫无根据地坚称,中国在制造业上的进步,尤其是开发和销售电动汽车方面,只是在通过大量补贴的方式打入别国。

这些人的论据是,如果中国是一个真正开放的市场,中国消费者就会继续大量购买西方汽车,西方车企的销量也不会出现如此急剧下降。凯文说,如果只是将中国电动汽车的成功简单归咎于此,“这种想法就太幼稚了,是酸葡萄心理”。

4月下旬,凯文在中国待了一周,参加了汽车行业的盛会北京国际车展。在与其他几名国际记者试乘了十几辆汽车,坐进了更多的汽车体验,还进行了许多的重要谈话后,他发现,那些宣称中国在电车领域过度投资,倾销劣质产品的说法完全是错误的。事实上,西方车企一败涂地,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造成的。

根据凯文的介绍,他先来到上海,这里和美国市区一样繁忙,但不同的是这里非常安静——听不见在美国甚至是在欧洲经常能听到的那种汽车引擎声和排气声,因为车上跑着的大多是新能源车,品牌五花八门,有中国本土品牌,也有不少西方品牌。他说,就这五分钟,已经足以证明他一直被告知中国“排挤西方品牌”的说法是个伪命题。

在参观一家中国本土汽车企业总部时,凯文惊讶于其所展示的各类新款产品,无论价位高低,都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新科技、性能卓越。“这是我在欧美制造商那里从未体验过的”,他感慨万分。

这一幕已经足以令人印象深刻了,而当凯文来到了北京车展现场,他才发现自己“见识少了”:整个展会人头攒动,与美国国内车展媒体预览日那种空荡荡的“鬼城”景象不可同日而语。他所到之处,到处都是乌央乌央的人。

“我后来才知道,这次车展有100多款新车型首发和概念车发布。这与去年9月的底特律车展简直是天壤之别。当时底特律的车展只有一款全新车型亮相,另外两款是已上市版本的改款,而且没有一款是电动车。”他回忆道。

2023年9月13日,2023北美国际车展在美国底特律举行 图自视觉中国

凯文说,北京车展的展厅里停满了来自各家中国车企推出的新款电动车型,每一家都在竭尽全力试图证明自己的实力,表现得非常努力,“任何一款价格适中的中国电动车,它所载有的基本信息娱乐系统,都要比一些售价在六位数的欧美汽车要更胜一筹。”

他还提到,中国有许多自主品牌是与本土科技公司合作的产品,汽车公司和科技公司步调一致地共同探索,让电动车联网,并且装满高端处理器和先进技术,满足有着更高要求的中国买家。

凯文称,中国科技公司小米新推出的电动车人气相当高,排队人数众多

“中国自主品牌的展台大排场龙,不过西方品牌没享受到这种热度。”凯文说起他无意间走到一家美国品牌车企展台时的情景,“这家车企推出了两款概念车。可人都去哪儿了?那可是北京车展的第一天。两款概念车当天上午刚亮相,但别克展台前的观众却寥寥无几,似乎无人在意。”

这时,和他一起逛展的“China Driven”网络节目的威尔·桑丁告诉他:“中国人并不真正关心概念车,他们要的是可以马上买到,然后开了走的东西。”

桑丁还向他详细阐述了西方制造商在中国市场节节败退的原因。他认为,部分原因就在于西方品牌无法快速实现电动化,而且这些厂商提供的软件和产品也都质量不足。

“亲眼所见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自主品牌会获得这么多人的追捧。”凯文直言不讳道,“这让我有些尴尬,我虽然身在中国,却曾试图理解这些西方品牌被挤出中国市场是政治因素导致的,而非其自身过错。”

如此鲜明对比,让凯文仿佛梦回上世纪80年代末:当时的美国制造商就认为他们可以向公众出售任何不够成熟的车型,公众要做的只有接受,这一幕正在中国重演。

他写道,西方车企没有试图了解和满足中国市场需求的努力,他们只想卖掉自己想造的车;相比之下,中国本土汽车制造商在更努力地了解消费者的想法。

“西方制造商,尤其是美国制造商,似乎根本没有努力。比如,中国消费者想要配有大屏幕的联网汽车,中国车企就想出了解决办法,还做得不错。而在中国努力进步的时候,我们只会一个劲地抱怨。”

这让他觉得,西方汽车制造商、科技公司和监管机构用于打压中国企业的说辞虚伪至极,“他们说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市场,这种说法很空洞,反而还让人觉得是在哗众取宠,同时默认了他们根本不打算努力做得更好。”

凯文指出,这种行为不是在竞争,而是想把竞争排除在外,“所谓对网络安全的担忧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与中企目前推出的产品相比,我们的产品糟透了。做工不行,联网也很差。”

他进一步分析道,西方汽车制造商与科技公司的合作并不深入,无法为中国或其他国家的用户提供服务。他们也没有像中国那样在建立电池供应链方面抢占先机。这些西方厂商似乎也不想通过不断更新产品线以灵活地迎合中国市场或其他任何市场。

凯文哀其不争:“那么,什么时候这种责备会从针对中国的经济政策,转移到汽车制造商本身的行为上呢?这完全是西方制造商误判中国市场、没能生产出中国消费者真正需要的产品的缘故,和他们所谓的中国‘不公平补贴’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西方车企如此傲慢,认为中国就一定会永远购买他们的低品质产品和稍作修改的‘回锅肉’?”

他补充道,就算美欧真的在打压中国进口产品上如愿以偿,这也不会为消费者带来性能更好的汽车产品,因为这本质上就是赤裸裸的保护主义,“在内心深处,所有的西方汽车企业高管和一些对华鹰派专家都清楚,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比欧洲和美国品牌的产品更有吸引力。”

“我亲眼所见,我们一败涂地”,凯文在文末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