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无人车疯狂裁员,解雇40%员工,金主爸爸也跑了一个

科技 2024-05-11 17:53 阅读:2

马斯克能改变行业现状吗

作者|王磊

编辑|秦章勇

自动驾驶行业,竞争更惨烈了。

刚刚,无人车独角兽Motional,重组靴子落地,代价是裁员550人,占据了公司规模的40%

Motional是现代汽车集团和Tier 1巨头安波福一手扶持的,自2020年成立以来,连年巨额亏损让金主爸爸也失去了信心。

前段时间,安波福也宣布撤资,甚至还要出售自己的股份。

看来L4的故事,真不好讲了。

01

裁员近一半

这已经是Motional今年来的第二次裁员,和上次裁掉大概70人的小打小闹相比,这次Motional裁得更彻底。

根据Motional提交给宾夕法尼亚州劳工和工业部的警告通知,已经确定了有145名下岗员工,并且都来自匹兹堡,大多数员工都从事软件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Motional还在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和马萨诸塞州都有办公地点,但这些州的警告通知尚未提交。

这也意味着,这次裁员的规模远远不止145名员工。海外科技媒体Techcrunch报道称,这次Motional大概会有550名员工被裁掉。

根据Motional在Linkedin的页面,目前员工规模才1333人,此时裁掉550人,占据了员工总数的40%。

如此大规模的裁员,意味着很多部门甚至高层都有可能受到影响,事实也的确如此。

有内部员工表示,公司每个职能团队都受到了波及,甚至Motional的首席运营官Abe Ghabra也已经离职。

负责自主性和云运营的技术项目管理团队,从44人减少到19人,Motional的计算设计团队在硅谷的Milpitas办公室也正在关闭。

其高性能计算团队则是被全部拿掉,甚至包括其部门主管David Fermor也被裁掉,位于洛杉矶的威尼斯办事处也正在关闭,该办事处是与Uber合作的一个小型运营和商业中心。

Motional远程车辆辅助平台背后的团队也是大幅裁减,测试、产品、安全、网络安全和法律团队工作的员工都有所波及,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该公司的所有职能部门都遭到了裁员。

不过也有公司内部人透露,Motional的自主性和基础设施软件团队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目的是为了帮助改善其核心技术和商业模式,同时保留其剩余的有限资本。

对于被裁员工,Motional“贴心”地提供了另类的遣散费和缓冲时间

一名已经被解雇的员工表示,受影响的员工将在10周内继续领取工资,他们的最后一天定在了7月6日。

也就是说,这10周时间里,被解雇的员工,不会收到一次性付款的遣散费,而是像正常工资一样每两周获得一次工资,Motional还要求员工在7月6日前找到新工作时提醒公司,以“避免工作重叠”。

拥有2024年3月授予的股权的员工,还不能立马拿到报酬,因为Motional仍在等待其估值,以确定新的股价。

至于为什么裁员,Motional并没有回应更深层次的原因。

此前曾发过一份声明,称计划把资源集中在核心无人驾驶技术的持续开发和推广上,同时不再强调近期的商业部署和辅助活动。“这一更新的战略要求精简我们的团队,从而减少业务所有职能的员工。”

还有Motional的内部人士也说明了一点,2023年8月的时候,Motional的支出已经比批准的预算高出7%,如果不大幅削减,现有资金可能不足以维持这家初创公司的生存。

Motional现有资金的不足,不仅仅表现在裁员上。就在几天前,Motional表示,其将暂停与打车公司Uber和Lyft部署自动驾驶出租车。

虽然Motional官方表示,已经在拉斯维加斯完成了超过10万次的自动驾驶,在洛杉矶完成了数千次的自动送餐。

But,Motional所提供的商业化运营是全部免费的,包括送餐和Robotaxi。

也就是说,干的越多亏的就越多。

韩国金融监督院曾披露,从2020年到2022年,Motional运营亏损达到11.538亿美元,现代集团由于拥有权益所承担的损失达到3.162亿美元

公司首席执行官Karl Iagnemma坦言,不再强调近期的商业部署和支持性活动,无人驾驶的大规模部署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

在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而且部署的商业路径明确时,无人驾驶汽车才将进入市场。Motional还预计,“一旦状况好转,将恢复商业化部署”,Karl Iagnemma说道。

02

背后金主跑了一个

连年亏损的后果是,背后资本的打钱速度也跟不上趟了。以至于Motional背后两大“金主”之一的安波福在不久前直接宣布撤资。

安波福突然对外宣布,将停止对合资公司Motional的继续投资,原因是Robotaxi商用化被推迟,亏损也变得难以承受,商业化变现开始变得遥不可及。

这是因为Motional本来计划在去年年底推出Robotaxi付费服务,但后来被推迟,也没有对外给出任何解释。

安波福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Kevin Clark在其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除了暂停继续投资,也在考虑大幅减持我们的股权。因为仅在2023年,公司就因Motional的进展低于预期,而导致3.4亿美元的市值损失。

基于安波福全年的业务表现来看,去年收获340亿美元的收入,经营现金流达到19亿美元,净利润达29.38亿美元,全年利润率也达13.9%了。

显然,Motional对安波福而言就是一个拖油瓶。

虽然安波福扛不住了,但现代汽车却不那么认为。

就在安波福宣布撤资后,现代汽车集团紧接着宣布向Motional总共投资近10亿美元,以推进自动驾驶技术研发。

现代汽车先是通过其三个子公司,现代汽车、起亚公司和现代摩比斯,对Motional直接增资4.8亿美元,增资后,现代汽车集团在Motional的持股比例从50.0%增至55.8%。此外,现代汽车集团还将斥资4.5亿美元收购Aptiv持有的11%的股份。

一旦增资和股权收购最终敲定,现代汽车集团在Motional的股份将从50%攀升至66.8%,现代汽车集团也将成为Motional的最大股东。

而现代汽车也表示:“此次增资旨在获得Motional的稳定控制权,积极主导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并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

作为最大股东,现代汽车集团显然并不差钱。在去年,现代汽车营业利润创下历史新高,全年营业利润达到了624.618亿元。不过据现代汽车集团附属公司的商业报告显示,Motional 的运营亏损,也达到了14.7亿美元

更有意思的是,在现代汽车集团的年度回顾和展望材料中,都没有提及过Motional。

另外,安波福还表示预计将其在Motional的股权从50%降至约15%,让现代汽车拥有剩余的控制权。

03

谁能改变难盈利魔咒

本来安波福和现代汽车的“联姻”是美好的,双方各持股50%,安波福负责提供自动驾驶技术支持,现代则提供研发资金的支持。

而且Motional的身家也不差,由两家初创公司合并而来,分别为nuTonomyOttomatika,并且还有名校背景,一个源自麻省理工,一家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两家企业都是从事自动驾驶的研发,后来都被Tier 1巨头德尔福收购。

后来,德尔福分拆为德尔福科技和安波福,这两家公司就在这次分拆过程中并入安波福。

2020年,安波福和现代汽车集团以50:50的比例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也就是现在的Motional,总投资40亿美元,主攻L4级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目的就是要推进Robotaxi在全球范围内商业化落地。

Motional也早早在在拉斯维加斯推出了RoboTaxi服务,与当地最大的打车平台之一Lyft合作,基于现代IONIQ 5车型、为Robotaxi专门设计的无人出租车,后续还和Uber、Via叫车平台上推出了服务。

根据Motional的表述,这是全球存留时间最长的Robotaxi车队,目前已为乘客提供超过13万次服务,这其中有超过95%的乘客给了五星好评。

但都是免费的,所以,这个曾经被视为汽车行业“下一件大事”的赛道,对投资者来说似乎是一个无底洞。

其实Motional的遭遇也已经不是个例。自去年开始,背靠福特大众的Argo AI,也直接被金主放弃,宣告破产倒闭,自动驾驶明星公司Waymo在去年初开启裁员,并宣布暂停卡车自动驾驶研发。

素有“Robotaxi全球第一股”之称的Aurora,也沦落到裁员、冻结招聘、缩减业务的地步,市值也已跌去7成。

通用汽车旗下的Cruise,则因为一场交通事故直接被叫停,随后曝出一系列高管离职、大面积裁员等事件,公开数据显示,Cruise在2023年的运营亏损高达34.8亿美元。

不久前,负责三星电子中长期发展的三星高级技术研究院已将自动驾驶排除在研究项目之外,将开发人员转移到机器人领域。

L4虽好,但对于资本而言,还是个烫手山芋。

所以,押宝RoboTaxi的特斯拉,能改变这一现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