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野生动物园东北虎死亡风波:动物园欠上百万未还,驯养公司称动物未被善待

快报 2024-05-16 10:48 阅读:2

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2018年,上海知润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和另两家企业成立了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用于经营阜阳野生动物园。2019年,知润公司以项目停工为由退出该项目。在此期间,动物园与阜阳腾飞驯化展演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动物租赁合作,合作期间腾飞公司出租给动物园的部分东北虎、长颈鹿等出现死亡。据央视新闻报道,2019年至今,共有20只东北虎在阜阳野生动物园死亡,其中,成年虎10只、幼虎10只,目前阜阳野生动物园所剩东北虎共16只。李良华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腾飞公司具备相关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直和上海的动物园进行合作。近几年,他因为年纪大告老还乡,受到邀请才参与经营阜阳野生动物园;但东北虎在动物园里没有得到善待。针对动物园内野生动物的生存情况,阜阳市林业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相关部门正在调查。

阜阳野生动物园位于阜阳城郊、颍东区新华街道“五彩颍东·印象田园”用地西部及新征园区道路北侧一片农田内,总用地1200余亩。据阜阳市颍东区政府官网信息,该动物园在2021年5月试营业。记者调查发现,阜阳野生动物园在未取得人工繁殖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展示展演、人工繁殖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北虎。阜阳动物园内包括20只东北虎、2只非洲狮、3头长颈鹿等珍贵野生动物出现死亡,而影响这一情况的原因是动物园经营权纠纷。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2月,由李良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知润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和另两个企业在2018年成立了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用于经营阜阳野生动物园项目。当年年底有12头长颈鹿被放进动物园里。据央视新闻报道,2019年4月,七彩公司从与知润公司为同一法定代表人的腾飞公司租赁25只东北虎,运送至动物园,当年和次年共死亡6只。李良华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腾飞公司具备相关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而且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直和上海的动物园进行合作。近几年,他因为年纪大告老还乡,受到邀请才参与经营阜阳野生动物园。2019年12月,知润公司以项目停工为由退出该项目。在这期间,由知润公司出资、以七彩公司名义购买的12只长颈鹿已经出现1只死亡。前述协议约定,此后长颈鹿所有权归知润公司所有,知润公司接管并负责长颈鹿的饲养、安全。11只活的长颈鹿在2020年3月底前转移走,死亡的1只长颈鹿尸体完整交知润公司处置。2020年8月16日,腾飞公司与七彩公司达成协议,并签订了动物租赁合同,同意向七彩公司租赁价值约360万元野生动物用于经营展演,合作期限为三年。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合同协议对于租赁期内野生动物的养护作出了明确规定。其中,协议提及在租赁期间,腾飞公司负责租赁期间动物的饲料、动物防疫、医疗、饲养人员、管理人员等费用,七彩公司负责动物笼舍水电费用。此外,腾飞公司应保证动物数量不变,并对出现野生动物死亡情形自行承担,并拥有这一期间野生动物繁殖的子二代所有权。在这一期间,动物园内东北虎死亡的数量还在攀升。据央视新闻报道,2021年至2023年3月,阜阳野生动物园内有4只成年东北虎死亡。租赁来的东北虎繁殖了11只小虎,存活1只。李良华称,东北虎在阜阳野生动物园里没有得到比较好的照料。“不给它吃,不给它喝,野生动物生存的环境特别恶劣”。对于目前在动物园内生活的东北虎如何处置,他目前仍不知情,只知道已经由政府接管。5月15日,阜阳市林业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针对此事相关部门正在调查。阜阳野生动物园因内部道路正在维修,暂停营业。动物园大门附近的餐饮店也关着门。有游客带着孩子前来,被告知无法入园,只好悻悻离开。一名在动物园门口看守的安保人员称,该动物园因内部道路正在维修,暂停营业。当被问及是否与该动物园被曝有20只东北虎死亡一事有关时,该工作人员又称“没发生什么事”。阜阳野生动物园是一家民营动物园,运营方为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动物园的宣传资料显示,该动物园属于阜阳市颍东区政府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五彩颍东·印象田园”的一部分,总用地1200余亩,设有食草动物区、猛兽放养区、小熊猫岛等。2018年4月,七彩公司与阜阳腾飞驯化展演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合同,腾飞公司将33只东北虎、5只非洲狮、11只黑熊、3只骆驼等动物以总价254.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七彩公司。然而,根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文件显示,2018年9月11日,该局就对七彩公司做出不予许可的决定,理由是“不具备人工繁育东北虎、亚洲象和孟加拉虎相应的场所和设施条件”。这意味着,七彩公司旗下的阜阳野生动物园在未取得人工繁殖许可证资质的情况下,多年以来都在非法展示展演、人工繁殖东北虎。5月10日,《中国慈善家》记者实地走访阜阳野生动物园发现,死亡的野生动物幼崽的尸体至今仍存放于冰柜中,而成年东北虎、非洲狮、长颈鹿、黑熊等动物的尸体,则堆放于一个约10平米的冷藏室,等待处理。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公益法律中心执行主任李恩泽指出,人工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出现死亡事件,在实务中很难被定性,一旦被饲养人认定为老死、病死等自然原因死亡,就很难追责,除非有证据证明动物被长期虐待,比如连续的监控视频证明不给动物投喂或暴力殴打等。只有掌握相关证据,公益组织才可以提起公益诉讼,民众有相关线索也可向主管的林业局或国家林草局投诉。他进一步指出,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的是保护野生动物,所以在繁殖利用过程中应该逐步被放归自然,这样才有利于生物多样性。但目前很多人工繁殖野生动物项目都是以营利为目的,是否放归自然全凭主导者的个人意愿,这个现象亟待改变。《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应根据野生动物习性,确保其具有必要的活动空间和生息繁衍、卫生健康条件,具备与其繁育目的、种类、发展规模相适应的场所、设施、技术,符合有关技术标准和防疫要求,不得虐待野生动物。据此,李恩泽认为,如果阜阳野生动物园长期将国家一级野生动物关在牢笼中,没有给予必要的活动空间,则属于虐待行为,已涉嫌违法。目前已经造成大量的东北虎、非洲狮等野生动物死亡,需要进一步调查,追究肇事者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