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敲定210亿美元收购,Trodelvy失利成并购悲歌

科技 2024-06-04 10:05 阅读:3

在ADC领域的并购史上,吉利德必然会是被时常提起的话题。2020年9月,吉利德以收盘价108%的溢价,总计2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抗体药公司Immunomedics。而这次交易的的核心产品,是首个获得FDA批准上市的Trop2 ADC药物Trodelvy。在收购Trodelvy上,吉利德有自己的盘算。很长一段时间里,吉利德用于治疗丙肝、乙肝、艾滋病的药物全球领先,并且依靠着这些药物赚得盆满钵满。但同时,由于药效太好丙肝患者正在迅速消失,吉利德的丙型肝炎业务持续衰退。

两次严峻失利。2023年,Trodelvy销售额达到10.65亿美元,首次跻身重磅炸弹行列。对于一款药物来说,Trodelvy已经非常成功。但遗憾的是,并购至今,Trodelvy已经遭遇了两次重大打击。5月30日,吉利德宣布,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3期验证性TROPiCS-04研究失利:Trodelvy治疗组在延长先前尝试过化疗和PD-1/L1治疗的尿路上皮癌患者的生命方面,无法胜过单药化疗。与化疗相比,该研究将Trodelvy与因不良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增加联系起来。

缩水的乳腺癌预期。Trodelvy的乳腺癌适应症的预期,因为竞争对手的出现也在缩水。在2022年的ASCO大会上,吉利德公布了Trodelvy的TROPiCS-02三期临床数据,在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中,Trodelvy的客观缓解率为21%,化疗为14%;Trodelvy将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34%。虽然整体数据达到了统计学意义,但在一个关键指标无进展生存期上,Trodelvy的表现不及预期。Trodelvy治疗组无进展生存期5.5个月,化疗组则为4个月。

总结。ADC药物的确拥有足够高的预期。然而,在足够闪耀的前景之下,隐藏着不容忽视的风险与挑战,Trodelvy的经历便是这一现状的典型反映。挑战一方面,来自于早期研究的乐观陷阱。ADC药物在早期阶段往往展现出令人振奋的疗效数据,但这些数据常基于较小规模的临床试验,样本量的限制可能导致结果过于乐观。另一方面,则来自于竞争格局的超预期演变。ADC技术的快速发展吸引了众多药企的加入,技术创新和新药物的涌现速度超出预期。Trodelvy作为ADC药物的代表之一,其在乳腺癌治疗领域取得的进展一度令人不可忽视,但同时也遭遇了市场预期调整和竞争加剧的双重考验。

对于吉利德来说,最大的困扰或许是,这笔210亿美元并购不及预期之后,下一个重磅炸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