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特朗普是被定罪的重罪犯 他不适合担任总统

快报 2024-06-06 09:31 阅读:4

财联社6月5日讯(编辑 夏军雄)当地时间周一(6月3日),美国总统拜登表示,鉴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已被定罪的重罪犯,如果他再次当选总统,将对美国构成更大的威胁。这是迄今为止拜登对特朗普的刑事诉讼问题做出的最尖锐的攻击。

拜登:特朗普是被定罪的重罪犯 他不适合担任总统 第1张

图为拜登资料图,他表示,特朗普是被定罪的重罪犯,不适合担任总统

自特朗普开始参与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以来,他所身负的四起刑事诉讼就是其竞选的最大障碍。上周,纽约一家法院陪审团裁定,特朗普在“封口费”一案中有罪,34项重罪指控全部成立,每一项指控成立均可判处最高4年的监禁,而特朗普可能最终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此案的判决日期定在7月11日。

特朗普成为了美国第一位被判有罪的前总统,除了“封口费”案之外,他还在佐治亚州选举干预案、佛州文件案和联邦选举干预案中面临刑事指控。

自从被定罪以来,特朗普一直对判决和法律程序表示不满,并且计划上诉。特朗普上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抨击了拜登政府和民主党,称他们在利用司法系统对自己进行政治攻击。

拜登周一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一次筹款活动上说:“这在美国历史上是第一次,一位被判有重罪的前总统正在竞选总统职位。”

拜登表示:“尽管这令人不安,但更具破坏性的是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司法体系的全面攻击。”他补充称,特朗普及其盟友仅仅因为对审判结果不满,就说司法体系被操纵了,这种言论是鲁莽且危险的。

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预定于11月5日举行,届时拜登和特朗普将再次展开对决。此前公布的民调显示,两人支持率旗鼓相当,特朗普甚至略微占据优势。

然而,根据上周的一项最新民调,10%的共和党选民表示,在特朗普被定罪后,他们不太可能在11月投票给他。

延伸阅读

“官司大戏”搅动美总统选举,两位总统候选人都创历史惹官司

距离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还剩不到半年的时间,围绕着两位总统大选候选人的另类“对决”已经开始。上周,几乎确定获得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在纽约州的34项重罪指控被宣告成立。4天后,民主党人、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紧接着也惹上官司的烦恼——他的儿子亨特·拜登因涉枪重罪指控,6月3日开始接受审讯。

图为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拜登

两位总统候选人都创历史惹官司

202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几乎确定是现任总统拜登跟前任总统特朗普的二度对决,而两位总统候选人,此时都创下历史第一。特朗普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被判有罪的前任总统,而拜登则是美国首次在任总统子女被控。围绕着他们的司法官司,让2024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增添了很多的不确定性。

拜登:特朗普是被定罪的重罪犯 他不适合担任总统 第2张

图为特朗普和拜登资料图,两人迎来二度对决

拜登儿子,现年54岁的亨特·拜登长期滥药酗酒。2018年,他在隐瞒自己吸毒的情况下,购买一把0.38英寸口径左轮手枪。美国司法部在去年夏天起诉亨特非法持枪与逃税等行为等多项罪名。此外,亨特还被曝出与已故哥哥的遗孀有染。

亨特·拜登的涉枪案审判在拜登老家特拉华州威尔明顿进行。亨特在妻子的陪同下进入法庭,拜登夫人吉尔·拜登也进入法庭为儿子打气,拜登本人没有出席第一天的诉讼,预计整个审判期间他也都不会露面,外界猜测他试图与儿子的法律麻烦保持距离。不过拜登对案件发表个人感言,强调自己作为总统及父亲的双重身份,他与妻子吉尔深爱并为儿子感到自豪。

亨特·拜登的案件属于美国联邦法院审理,即使最后被判入狱,作为总统的拜登有权赦免他或者为其减刑,不过白宫方面已经表示,如果亨特·拜登被判刑,总统拜登不会赦免他。美媒分析称,亨特·拜登惹下的官司,极有可能对拜登的连任竞选造成不利影响。从现在起,拜登的选举要试图“去儿子化”。

“坑爹第一人”亨特·拜登将如何影响拜登选情?

亨特·拜登可谓是美国历史上的“坑爹第一人”。他长期酗酒滥药的经过、和已故兄长遗孀的关系,以及与乌克兰能源公司的商业关系等,都让拜登的政治生涯饱受压力。

亨特庭审期间,拜登家族的风风雨雨都将搬上台面,预料拜登家族丑闻将贯穿整个选举季。这对竞选连任的拜登来说,外扬的家丑除了让自己颜面无光,也会成为共和党攻击自己的话题,并极有可能给拜登的选情带来意外。换句话说,亨特·拜登注定要“坑爹”一把。

而且,除了这起官司,亨特·拜登还涉嫌逃税漏税。相关案件定于9月份在加州洛杉矶开庭,离美国大选日期更近。那起案件如果有什么猛料曝出,那亨特·拜登就更加“坑爹”了。

目前,案件的陪审团成员人选已出炉。此次选定12名陪审团成员和4名候补成员,包括10名女性和6名男性。亨利·拜登案件对拜登连任的影响,在案件的陪审团成员人选挑选过程已初见端倪。要知道,审判举行的地点,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是拜登一族的家乡。这不仅是拜登担任总统后常驻的地方,还是他开启政治生涯的地方。在这里,拜登家族拥有极大的影响力。起初约有250名特拉华州居民被传唤出任陪审员。考虑到拜登与特拉华州的联结,在陪审员遴选的过程中,居民被频繁问及有关今年美国大选和总统拜登的问题,例如是否有在过去投票给拜登。可以想见,从现在一直到大选结束,儿子所涉案件带来的负面压力将与老父亲拜登的选举过程如影随行。

特朗普选情因“罪” 看涨?

反观因“封口费”而获罪的特朗普,有罪在身对其选举影响还难下结论。

图为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上发言(资料图)

路透社与益普索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56%的共和党登记选民表示,特朗普的有罪判决不会影响他们的投票;35%的选民表示,他们支持特朗普的可能性更高。只有10%的共和党登记选民表示,投票给特朗普的可能性较低。

在登记的中间选民中,25%的人表示特朗普的定罪,使他们更不可能在11月的大选中支持他,而18%的人表示更可能支持他,56%的人则表示定罪不会影响他们的决定。

在特朗普的“封口费”案宣判后,他的竞选团队在网上通过小额捐款筹集到约3500万美元,这似乎显示,判决结果前所未有地激发了对特朗普的支持。不过对特朗普来说,比起获得超过三分之一共和党人强而有力的支持,失去十分之一的共和党选民可能更为严重,毕竟前者中的许多人是无论特朗普有无定罪,都可能会投票给他。

选举大幕刚启“司法大戏”先上演

在拜登的邀约下,拜登与特朗普的第一场选举公开辩论几天后登场。不曾到想到,刚刚拉开的选举大幕,第一高潮竟是两人的“司法大戏”。

美媒直言,特朗普与亨特的案件“都有政治动机”。《华盛顿邮报》称,两人行情都不可避免受到“官司”的有可能影响,或许还会互相影响。毕意,大多美国人认为,法庭是政治的另一种形式。特朗普一直在宣扬这一观点,他希望借此可以“成功地减轻了自己被判重罪带来的影响”,但同样地,这一观点也可能有助于拜登免受自己儿子案件带来的负面影响。

亨特受审究竟会被选民视为特朗普案件的“解毒剂”还是“相似物”有待观察。但显而易见,这是美国政治分裂和丑陋的又一个例子。

作者丨方志忠,深圳卫视直新闻资深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