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了十九年的秘密,“我不是卖淫幼女”

快报 2024-06-06 10:24 阅读:4

藏了十九年的秘密,“我不是卖淫幼女” 第1张

盼望

出事以后,母女感情一度撕裂。因为怨不着父亲,李佳的怨恨发泄在了母亲身上。大概有十多年,李佳只喊母亲的名字“周弘”。一不顺心,她就威胁母亲要去跳楼,这是她惯常的情感要挟。周弘知道,这不是女儿的错。

一次,她把带血的卫生巾扔在客厅泄恨,继父拿着小塑料袋跟在背后默默捡起。另一次,母亲带她逛街,她走到一家服装店,指了一圈,“一样一件!花不到你的钱我就难受!谁让你生下我,谁让你俩离婚”。周弘低着头想,孩子说得对,说啥也不能生气。她知道,这也不是女儿的错。

这些年,母女间隔阂的缝隙逐渐被不理解填满。周弘不知道女儿最深层次的恐惧来源于“案底”。对于女儿的“反常”,她的看法是“这孩子走不出来,总害怕给别人知道”。但再深一点,女儿在洗浴中心被迫卖淫所带来的羞耻,她无法切身体会。

“妈妈不理解我”,李佳常这么想。有一次,母亲给她介绍了一个宾馆前台的工作,她朝着母亲大喊大叫,“你嫌我不够丢人是吗?”

周弘也觉得女儿不理解她,她的人生也破碎了。1998年,嫁给第二任丈夫的时候,她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幸福的女人”。2005年,女儿出事了,她把网名改成“盼望”。2018年,第二任丈夫生病死了,她觉得没什么能盼望的了,改成了现在的“红红”,周弘希望这个名字能给她带来好运,祝她的人生再翻身。

这两年,她的人生似乎有了一点好的迹象。毛毛渐渐长大,李佳不恨母亲了。她好像突然看见了母亲这些年的辛苦,那些母亲无故消失的日子,那些她背过去打电话的身影,在她脑海里一遍遍闪过。

有一次,看到母亲残破的黑指甲时,她摸着看了半天,转头就哭了。那是母亲去餐厅刷碗,被84消毒液混入的洗涤灵腐蚀的,一碰水就钻心地疼。周弘其实不想让女儿看见她的指甲,这些年遭的罪,她几乎不和女儿说。

和女儿,她提得更多的是希望。去年3月,周弘认识了两位律师愿意提供免费法律援助,每次提到他们,她总不忘感叹“真是大好人啊!”其实这些年,她有许多想要感谢的人。社区的工作人员从未为难过她,每次见面总会说几句宽慰的话。她也忘不了与一位司法人员的会面,那天对方问她能不能摘下口罩,“让我看看你这位伟大的母亲”。

今年4月,听说新京报记者要来。李佳犹豫了一天。第二天,她洗了个头,穿戴整齐地来了。她是如何说服自己的?她说,“为了我自己和妈妈,我想再试一次”。她把两手的指尖碰在一起,比了个碗大小的形状,“我现在的痛苦这么大”,然后两只手慢慢靠近,叠成兵乓球大小,“如果成功,那就变小了这么多,我知道痛苦永远不会消失,但是”,她低着的头微微地抬了起来,“从此,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路上了”。

周弘也在盼着这一天。那时她会叫上女儿去庙里呆一段时间,静静心。然后找个固定工作,为女儿再攒点钱。更重要的是,“咱们娘俩都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

在周弘的申诉材料里,夹着一张剪报。那是2013年的一篇报道,那年13岁的小兰被40岁出头的杨某庆带到酒店开房,发生性关系后,杨某庆给了小兰800元。2015年3月,邛崃法院作出判决,判杨某庆强奸罪,并从重处理,有期徒刑5年。这是国内首次对嫖宿幼女的犯罪者以强奸罪判刑的案例。

七个月后,2015年10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六)》,废除嫖宿幼女罪,此后奸淫未满十四周岁幼女的罪犯,根据刑法第236条规定,以强奸罪论。

(文中李佳、李国华、王珍、王建、周弘、毛毛、李春介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