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独守通义千问,钉钉开放大模型底座,协同办公市场竞争加剧

科技 2024-06-27 16:18 阅读:6

不再独守通义千问,钉钉开放大模型底座,协同办公市场竞争加剧 第1张

本报记者卢晓 北京报道

进入大模型时代,大模型厂商向下开放生态鼓励中小企业卷应用的场景并不鲜见,但身处协同办公赛道的钉钉,却向上卷起了大模型厂商。

6月26日,钉钉在生态大会上宣布对所有大模型厂商开放,这意味着虽然位列阿里N序列中的一员,但它不再只使用与自己关系最紧密的通义千问大模型。

AI让钉钉不再只是那个以打卡考勤知名的APP,与更多大模型厂商合作则意味着它与飞书、金山等协同办公玩家们的比拼进入一个新阶段:谁提供的AI选择更多更好用。

开放大模型底座

钉钉希望能调用越来越多的大模型。

据记者了解,目前它已经与MiniMax、月之暗面、智谱AI、猎户星空、零一万物、百川智能六家大模型厂商达成合作。在这之前,阿里的通义千问一直是钉钉唯一的大模型技术底座。

据记者了解,钉钉公布的首批六家大模型合作厂商基本都是创业公司,这其中,阿里、美团、小红书等互联网厂商都下注的月之暗面,李开复带队孵化的零一万物以及王小川投身再创业的百川智能都在2023年才成立。

钉钉总裁叶军当天在发言中透露,钉钉的IM、文档、音视频等产品的AI能力主要由通义大模型支持,在此基础上钉钉将结合其他各家大模型的特点,探索不同模型能力在产品和场景中的应用,例如钉钉正和月之暗面一起,基于大模型的长文本理解和输出能力,探索教育类应用场景。

对于自家的新选择,叶军称:“模型开放是钉钉生态开放战略的再进一步。随着行业从模型创新走向应用创新,探索大模型的应用场景是钉钉的责任所在。”他同时表示,钉钉拥有大量企业客户,数据优势与场景优势叠加,和大模型之间彼此需要,另一方面,钉钉上的大企业客户也对模型开放提出要求。

作为参照,叶军去年8月曾首次披露,截至2023年3月末,钉钉软件付费企业数达10万家,其中小微企业占比58%,中型企业占比30%,大型企业占比12%。阿里财报还显示,截至2023年末,钉钉的用户数已经突破7亿人,软件付费企业数达到12万家,付费DAU已达2800万。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大模型厂商的B端价格战可能是钉钉接入多家大模型的原因之一,同时也有可能是钉钉发展战略进行了调整。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大模型各有特色,但没有一家具有鹤立鸡群的优势,通过接入多个大模型底座,用户可以体验更多样化的应用场景和解决方案,钉钉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流量的源头,通过与不同大模型厂商的合作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实现互利共赢。 ”

“四小龙”的独立价值

寻求与外部大模型合作的钉钉,历经近几年来的组织架构变动,需要对自己在阿里内部的独立价值做出有力证明。

据记者了解,钉钉于2019年6月并入阿里云,次年6月的阿里云峰会上,“云钉一体”战略被提出,当年9月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与阿里云全面融合。但2023年8月,进行“1+6+N”调整的阿里将钉钉重新列为N序列中的一员,2023年第二财季开始,钉钉的收入也被从云智能集团划分至“其他”业务中。

阿里相关人士当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钉钉独立出来是因为需要更好的创新,钉钉和云的客户也不完全一致,“钉钉将采用市场合作的方式跟阿里云一起服务中小企业,效率会更高。”钉钉内部人士在跟记者交流时也表示,钉钉与阿里云目前的发展模式并不一样,云业务当前的重要目标是要做大规模上市,而钉钉还未盈利不过增速很快,“成为N是为了做大钉钉,在集团能享受到的资源更多。”

但从集团层面来看,阿里对钉钉的重视程度还不止于此。

去年11月,阿里集团CEO吴泳铭在2024财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中公布了阿里的首批战略级创新业务“四小龙”——1688、闲鱼、钉钉和夸克。他当时表示,这些战略级创新业务在组织上将作为独立子公司运营,业务上也将打破以往在集团内的定位限制,阿里将以3-5年为周期对其持续投入。

吴泳铭当时公布的业务选择标准是:具备足够巨大的市场空间,具备独特的市场定位,符合用户需求趋势和集团“AI驱动”。他当时还称,“钉钉因为AI时代的到来,获得前所未有的想象力。”

生态竞争加剧

AI大模型确实为钉钉的生态带来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华夏时报》记者从钉钉方面了解到,去年4月其接入通义大模型,至今已经完成了20多条产品线80多个功能的AI化。去年8月,钉钉还开放了AI PaaS底座,叶军当时表示,希望解决生态里中小企业“用得上”和“用得起”大模型这个问题。而在今年1月发布了智能化的AI助理后,6月26日钉钉还推出7.6版本,并开启了全新AI搜索产品的邀请测试。叶军认为,钉钉AI助理解决了钉钉功能繁多的问题,AI搜索则要解决钉钉上信息分散的问题。

不过自去年AIGC之火燃起以来,协同办公赛道的玩家们都热衷于用AI大模型来改造自己,但玩法不同。

据记者了解,相对于此前钉钉和企业微信主要接入自家大模型,今年4月,金山办公推出了面向B端市场的WPS 365集成了MiniMax、智谱AI、文心一言、商汤等国内大模型的AI能力。此外,字节旗下飞书去年11月推出的智能伙伴也宣布支持百川智能、MiniMax等国内大模型。需要提及的是,正是字节旗下的豆包大模型在今年5月打响了B端市场的价格战。

钉钉在大模型底座上的变化,意味着协同办公市场的竞争加剧:如果说以前只是拼有没有大模型能力,现在拼的则谁给出的选择更多。事实上,钉钉与企业微信、飞书等对手围绕B端用户的争夺早已展开,这是它们建立更大生态的基础,也是它们早日实现自我造血的重要途径。例如,钉钉在6月26日就宣布,其生态伙伴总数超过5600家,其中AI 生态伙伴已经超过100家,钉钉AI每天调用量超1000万次。

通信高级工程师袁博在跟本报记者交流时也认为,协同办公市场的竞争首先还是看生态,此外还要看企业在功能和价格间如何做出平衡,以及企业在B端市场的推广能力。他认为,只有真正为企业省钱又能提升其效率的办公应用,才能让企业心甘情愿去付钱。

而如何更多且更高效地调用AI大模型,看起来是协同办公玩家们的集体解题思路。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