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科技集团董事长张雷:人工智能本质上是能源

科技 2024-06-28 12:52 阅读:5

当人工智能正在颠覆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人工智能与能源行业间的一条“牛顿定律”正浮出水面。

6月25-27日,世界经济论坛第十五届新领军者年会在辽宁大连召开。远景科技集团董事长张雷出席本届夏季达沃斯,并在“管理能源需求中寻找机会”的对话中,围绕人工智能与新能源行业发表观点。

张雷认为,人工智能本质上是能源。随着各类大模型的相继面世,一条人工智能界的“牛顿定律”日益明晰:智力就是能量。只要有足够的能量,能产生足够多的算力,就能产生智力。“智”即是“能”,“能”就是“智”。“智能”将像钢铁、飞机、汽车一样,成为一款产品,只要有足够的能量,人类就可以大规模地制造智能,这是对人类历史具有颠覆性的技术突破。一场能源和人工智能的“双向奔赴”拉开序幕。

一方面,生成式人工智能依赖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和巨大的存储容量,数据中心需要消耗大量电力,造成电力供应与电网的瓶颈;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在构建以可再生能源为中心的新型电力系统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可以作为“超级智能体”,大幅提高能源效率。

张雷认为,风电、光伏、水电等可再生能源的本质是天气,而天气模型的本质是统计学。远景在利用能源垂直模型预测天气的实践中发现,人工智能可以提高中长期天气预测30%的准确率。在向新型电力系统转型的过程中,人工智能这个“超级大脑”可以实现风电、光伏、储能及用能设施的高效管理和协同,优化未来能源系统的管理。

在实践中,远景将领先的人工智能算法与大模型应用于新型电力系统的搭建中,实现源随荷动、源荷互动。风电、光伏发电侧可以实现秒级响应负荷变化,储能侧可根据需求进行实时响应,绿色氢能作为长时储能调节发电与用电侧需求。

基于新型电力系统,远景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和赤峰分别打造电池零碳产业园与绿色氢氨工程,成为新能源时代的“新基建”,开启新一轮绿色产业革命。

附:远景科技集团董事长张雷在夏季达沃斯发言的文字实录

6月25日,世界经济论坛第十五届新领军者年会在辽宁大连开幕。远景科技集团董事长张雷出席本届夏季达沃斯,并在“管理能源需求中寻找机会”的对话中,围绕人工智能与新能源行业发表观点。

参与讨论的嘉宾还包括上海人工智能实验室数字经济研究执行负责人杨燕青、马来西亚经济事务部部长拉Rafizi Ramli、Lamar Holding总裁兼创始人Lina Noureddin、国家电网总经理庞骁刚、全球电池联盟联合主席兼欧亚资源集团首席执行官Benedikt Sobotka等。

以下为张雷发言的文字实录:

关于人工智能,其实本质上是能源行业,因为最近大模型的出现,大家其实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你有足够的算力,只要你放入足够的能量就能产生智力,所以说原来智力是什么?智力就是能量,这是一个类似于人工智能界的牛顿定律。大家认为能量就是智力,所以智能这个字很有意思,智就是能,能就是智,所以说在历史上产生了一个新的产品,什么产品?智能作为一个产品,就像钢铁、飞机、汽车,还有一款产品叫智能,人类可以大规模地制造智能,只要你有足够的能量,所以这是一个对于人类历史非常开启性和颠覆性的技术的突破。

从这个角度,能源跟人工智能开始了一场双向奔赴。一方面,人工智能对于能量的需求,大家看到是目前能源瓶颈的最主要的形式。西方国家本身的电力发展需求比较缓慢,像美国过去是一年1.5%的增长,突然人工智能的加入,一年需要实现3%的增长,所以电网的瓶颈就出现。

所以说人工智能不是仅仅去给能源带来挑战,怎么让人工智能为能源来解决挑战?所以我们发现其实这个里面有大量的足够的空间。一方面,大家要看我们在转型成为一个以可再生能源为中心的一个新型电力系统,这个背后是什么?背后是风、电、光伏、水电这些一级初次能源。它本质是什么?本质是天气。所以对于天气的预测,谁掌握了天气的预测,谁就掌握了未来的能源的动态,跟去掌握石油欧佩克组织的需求发布很接近。但是对于天气模型本质是什么?本质是统计学,这么多年来大家做天气预测,本质用的是统计学,所以当我们把能源模型远景建立了我们自己的能源垂直模型,应用到天气预测的时候,我们发现对于中长期天气预测居然能够提高30%的准确率,对于整个电力系统的调度来说是至关重要。

所以大家看到人工智能其实也可以对能源体系的预测管理有帮助。同时当我们在转向新型电力系统的时候,这么多碎片化的风电光伏、充电桩、储能包括用能设施空调在一起的时候,它是一个碎片化波动式的能源系统,一个新型电力系统,通过一个人的大脑已经不行了,通过超级大脑来管理协同,所以我们看到这就是人工智能对于一个未来能源系统的管理和优化的作用。

最近我们推出了大模型应用在中央空调领域。这个举个例子,新加坡50%的电力是用在制冷的空调上面,当我们在新加坡帮助樟宜机场,帮助住宅发展局,包括新加坡的很多高端楼宇,推进了我们基于物联网的人工智能中央空调的管理模型,结果我们发现能够降低20-30%能源。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工智能虽然对能源有巨大的需求,但是它一旦学习完之后,吸收完足够的能量之后,它变成一个超级智能体,可以帮你来提高能源的效率。

所以说从短期来讲,人工智能是对能源的需求极大的增长,但是对于中长期来讲,人工智能对于社会体系、能源体系、交通体系的优化非常显著,不管是无人驾驶也好,新型电力系统也好,还是说是新的生活方式也好。所以说从这个角度,这是一场双向奔赴,既是挑战,但更大是机遇。

能源转型的问题,毫无疑问我们需要化学工程,动力电池也好,我们需要机械工程,像风机也好,我们需要电气工程。

其实从远景作为科技公司角度来讲,我们感觉目前掌握的这些工程能力去实现碳中和是有绝对把握的。但我们看到了另外一个工程,全球范围的主要是在很多发展中国家,我们叫社会系统工程,整个市场工程,所以说我们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更加需要去理顺优化,包括你的金融工程。

所以再举一个例子,这个就像我们今天为什么风电和光伏能够大发展,是取决于24年以前德国的一个可再生能源法,它给可再生能源电力设定了一个全额收购的高价,从此就带动了从欧洲开始到中国的一波的光伏和风电的大发展。

所以说我们说金融工程、市场工程、社会工程这个里面的潜力非常之大,所以说为什么远景在内蒙古在鄂尔多斯打造零碳产业园跟政府一起,在赤峰也在打造全球最大的绿色轻安工程,通过零碳产业模式,这也是我们在尝试去把金融工程、社会工程跟我们的化学工程跟电气工程结合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解决我们所面临的巨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