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调查|谁的蜜糖,谁的砒霜?“运费险”被薅秃:羊毛党月入过万,商家心力交瘁

快报 2024-06-28 14:08 阅读:6

店铺的退货订单越来越多,王飞(化名)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两个月前,王飞和女朋友在电商平台上开了一家新店,这家店铺主要出售小众首饰和发饰,因为首饰类商品需要消费者试了才知道合不合适,王飞主动开通运费险,“这也算是给消费者的福利,可以先下单试试,不喜欢退回来都没关系。”王飞表示。

不过这个用来吸引消费者下单的福利却给王飞带来了困扰——店铺退货率越来越高,运费险也因此从一单几毛钱涨到了2.8元。“我们是小本儿生意,一单也就能赚几块钱,遇到这种退货情况就会赔钱,还要搭上人力和包装成本,没办法只能关闭运费险了。”王飞叹气。

不同于正常退货,王飞遇到的退货情况很特殊:大部分为虚拟号码注册的用户下单十几单,到货后甚至没签收,换张快递单就直接退款寄回。

这并非王飞一个人的遭遇。

这两年,在各大电商平台的要求下,为用户开通运费险已经成为不少电商平台上商家的标配,甚至在618等大促期间,运费险也成为商家参与活动的必备条件。但是这个看上去让消费者购物后可以轻松退货的福利,给商家带来了困扰,让“羊毛党”钻了空子,形成了一条“薅运费险”黑产链条。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位电商平台商家、快递驿站负责人和快递员,调查运费险羊毛党出现的原因和解决办法。

电商分析师鲁振旺向记者表示,在电商发展过程中,“羊毛党”始终存在,自己批量发退货挣运费险。有利润的地方一定会有灰色空间,这种大批量退货挣运费险的,属于犯罪行为,需要挖掘典型案例,由国家出台法律法规,比如达到一定金额的,由司法机关加以打击。

店铺1/3单量都是“骗运费险的” 多数商家被迫取消运费险

“心力交瘁。”电商平台商家潇潇用这样概括刚刚过去的618中自己的感受。

今年618,电商平台要求参加618促销的商家必须开通运费险。潇潇发现,运费险一开通,店铺退货率直线上升,骗取运费险差价的羊毛党们涌了进来。潇潇说,最夸张的时候店铺一天有十几单,大约1/3都是收到货直接退款的,这些人选最便宜的商品下单,商家搭了运费险、人力和运费,损失惨重。

另一家卖日用百货的商家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每个月订单量1万-2万单,但这一个多月中,薅运费险羊毛的至少300单。

一线调查|谁的蜜糖,谁的砒霜?“运费险”被薅秃:羊毛党月入过万,商家心力交瘁 第1张

记者从商家处了解薅运费险羊毛情况

为什么商家们坚称大部分退货订单是“骗运费险”的订单?什么是薅运费险羊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大部分消费者在下单后商品不满意需要退换都会直接在平台选择退、换货,平台安排快递员上门取货,如果有运费险的保障,消费者在退换货时无需支付运费。

而羊毛党们看到了运费险赔付和快递差价之间的漏洞,他们通常会选择自己去快递驿站选择最便宜的快递寄给商家,运费险赔付金额多为寄送地运费平均价格,赚取其中差价。王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从黑龙江向浙江义乌退货,运费险会赔付退货人13元,如果实际下单只用了8元,一单就可以“薅”5元。

但是这种操作并非普通消费者可以复制的,因为大部分电商平台都对消费者的退货行为有监测,如果短时间内退货太多,不仅会被系统监测到后屏蔽,后续下单也会默认不带运费险。

不过大多数羊毛党会用软件注册大量虚拟电话号码,在电商平台上批量下单退货,即便号码被平台屏蔽了,也会生成更多新的虚拟号码继续下单,电商平台的屏蔽系统也很难发觉,经过多年的发展,薅运费险也形成了一条隐秘的产业链,网上甚至有各种教程。

某网站上有人分享薅运费险羊毛教程

“被太多人薅羊毛了,我现在已经能从订单中100%辨认出哪些人是薅运费险的了。”王飞表示,据他总结,如果下单后立刻退货的账户是新号,即交易量不超过十单,电话是虚拟号码或者打不通,线上也联系不上消费者,且使用女性头像实际为男性的,基本上都是薅运费险的。

一线调查|谁的蜜糖,谁的砒霜?“运费险”被薅秃:羊毛党月入过万,商家心力交瘁 第2张

王飞总结的薅运费险账户的明显特点

有“薅运费险”仓库?驿站:很难辨别真退货还是羊毛党

相比于商家的措手不及和心力交瘁,羊毛党们却是训练有素且动作隐蔽。

薅运费险的羊毛党有一个明显特征,就是大量订单收货地址是一样的,但是手机号码和收件人名字不同。

根据王飞给记者提供的他与快递员的通话录音可以得知,有一批羊毛党直接用自己家的私人仓库进行大规模的薅运费险羊毛动作,对外宣称为直播电商选品仓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加入一个名为“防诈骗运费险交流群”中,其中大部分商家都遭遇过被薅运费险羊毛的情况,其中一位商家向记者展示了一组订单,和王飞遇到的情况类似,这些收到货立刻退回的订单有着共同的收货地址(地址也为仓库),收件人和联系方式却完全不一样。

大量店铺订单联系人、联系方式不一样,收货地址为某快递仓库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根据另一位遭遇骗运费险的商家提供的线索,记者致电该用户填写的收件快递驿站电话,驿站老板向记者表示,经常会遇到一天要退货好几十单的客户,但是有些是真的每天买很多衣服试完了退回去的,很难从订单辨别客户是不是薅运费险的羊毛党。

“有时候会遇到一次性拎一大口袋东西要退好几十单甚至好几百单的客户,客户说在我这里寄得多让我多给点优惠,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运费险。”该驿站老板向记者表示。

不过据他透露,他是一个小地方的驿站,每天单量约200件,其中有30-50件是退货业务,“偶尔有时候有100多单退货”。

“运费险”背后的大生意

退货运费险,是指网络购物中买家或卖家向保险人交付保险费用,保险人根据合同约定对发生退货时的单程退货运费承担赔付责任的保险。伴随着双11等电商购物的兴起,能够弥补退货运费损失的“退货运费险”渐渐被大众所熟知。

2010年7月,为了减少买卖双方就退货运费产生的纠纷,淘宝网与华泰保险合作,在当时的淘宝商城交易中运营“退货运费险”,运费险就此诞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2013年前,承保“退货运费险”的主要是华泰保险。2012年双11,华泰保险承保的“退货运费险”当日保费收入超过1000万元;2013年双11,这一数据为单日成交1.5亿笔,保费收入近9000万元。随后有越来越多保险公司推出运费险项目。

路亿市场策略研究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退货运费险市场规模大约为2120.8百万美元,预计2029年达到6489.6百万美元,2023-2029期间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17.3%。

保险公司获利之外,这两年来,随着电商平台退货率的增加,逆向物流也成为快递公司的新增量空间。

根据顺丰发布的2023年报,顺丰2023年时效快递业务实现不含税营业收入1154.6亿元,同比增长9.2%,在总收入中占比提升至44.68%,而这部分的增长很大程度来自于“逆向物流”。据财报介绍,2023年电商退货业务量同比增长迅猛,助力该公司提高消费者网购退换货场景的市场份额。

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曾在电话会上透露,当前几大平台逆向物流的件量包裹较多,大概有千万件起步。中通快递看到了逆向物流的市场,也正不断提升服务品质,强调两小时上门揽收。赖梅松同时提到,中通在逆向物流市场的单量以及占比在持续增加,与此同时也在加快末端建设的推进,标准化的末端驿站服务附加商业和社区功能。

保险公司受益,快递公司也从增量订单中受益,但在很多商家看来,运费险的滥用对于商家和消费者来说都不是好事。一位商家向记者表示,他周围已经有很多商家都因为退货率太高主动关闭运费险这一项服务,这对消费者来说也是一种服务上的损失。

“以前觉得开通运费险可以方便消费者退换货,也能提高我们的业务量,现在我们觉得那些因为关了运费险就不下单的客户可能也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有商家向记者直言。

有商家表示,关闭运费险实在是无奈之举,“本着来了都是客的心态做生意,但是一个月有十几次这种单,对我们做小本买卖的实在遭受不住”。

律师:违法行为!数额五万元以上构成保险诈骗罪

实际上,利用运费险规则薅羊毛并非新鲜事。早在2021年,长宁区检察院公示一起虚构交易并频繁退货骗取巨额运费险的保险诈骗案。

在这起案件中,骗保人小胡使用多个手机号注册多个平台账号,2017年5月至2020年2月期间,小胡的4800多个订单均申请了保险理赔,骗取运费险赔付款高达7.3万余元。法院以保险诈骗罪判处小胡有期徒刑4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虽然已经有了处罚的案例,但是这两年来,随着电商平台对服务和用户体验重视程度逐渐提高,运费险也成为很多商家参与618、双11等大促的必备条件,商家遇到的薅运费险羊毛的情况越来越多。

在电商分析师鲁振旺看来,运费险成为电商平台“卷服务”的标配,对于商家来说,增加了很高的成本,而且退货率暴增,今年618期间,服装退货率非常高,尤其是服装商家退货率达到80%,赔本赚吆喝。在他看来,强制运费险对于某些类目来说可能成本更高,比如服装鞋帽领域,可能会引起行业的洗牌,退货率不可控的商家可能会退出竞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618全周期,也有平台对优质商家进行了运费险补贴。淘宝在618期间共投入近4.5亿元为商家降本,特别对服饰、运动户外、新商家、家居等运费险成本较高的行业,进行了更大力度的补贴。拼多多、抖音等平台也对商家进行了相应的补贴,不过和规模庞大的羊毛党比起来,这些补贴或许显得杯水车薪。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通过虚构交易并频繁退货骗取运费险理赔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针对单位进行保险诈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构成保险诈骗罪。

他同时表示,运费险一般并非电商平台强制商家购买,消费者购买商品时会根据自身意愿主动选择购买。当然商家也可以自己主动购买,作为提供给消费者的一种交易条件。至于电商平台,通常不应直接强制商家或者消费者选择购买运费险。

“如果电商平台强制消费者或者商家购买运费险,消费者或者商家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赵占领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