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材鉴定阐释考古发现

科技 2024-07-01 09:51 阅读:5

陈渡归

木材鉴定阐释考古发现 第1张

相关原木样品DNA提取分析。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工业研究所供图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工业研究所研究员、木材构造与利用研究室主任殷亚方是南海西北陆坡二号沉船原木样品鉴定团队的负责人,提起这项工作,他有说不完的话。

自建DNA数据库鉴定木材样品

“鉴定分两步,先属后种。”殷亚方介绍,“木材鉴定首先要依据木材内部的解剖特征,识别出木材样品的属,接着再提取木材的DNA,与DNA数据库中的序列进行比对,确定木材样品的种。但在提取二号沉船原木样品DNA时,团队却犯了难。”

“二号沉船已经在海水中浸泡了数百年,大部分木质部细胞中的DNA都发生了严重降解,从原木样品中提取到合适的DNA难度很大。”殷亚方说,团队好不容易提取到DNA,却找不到合适的DNA数据库可供比对,“全球的柿属植物DNA数据库多为果树类植物,对二号沉船原木的柿属商用材分析的参考价值不大。”

“没有可用的DNA数据库,我们就只能自己建。”团队在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标本馆DNA数据库前期工作基础上,花了两个多月时间,将馆藏的柿属木材标本DNA一一提取出来,与原木样本的DNA序列进行比对,最终确定样品为柿科柿属乌木。

殷亚方表示,将进一步推动木材标本馆的标本实物、组织切片、DNA及相关数据信息的保存、研究与利用,提升我国林草领域中木材这一独特生物资源的保藏水平。

探知木材蕴含的丰富信息

二号沉船木材样品鉴定结果有何意义?殷亚方解释:“柿科柿属乌木树种主要生长在季节性干旱热带地区,自然分布地区包括斯里兰卡、印度的南部、安达曼群岛以及尼科巴群岛。”为由此可推测明代时中国与印度、斯里兰卡有贸易往来。

从一块木头探知其蕴含的历史文化信息,这是木材鉴定工作的魅力。鉴定考古发现的木材有助于了解古人利用木材的行为方式、特点等。同时,木材作为天然形成的生物材料承载了丰富的自然信息,鉴定木材可以推演当时当地的气候特征和植被条件。

2022年,殷亚方团队及其合作者利用古DNA方法确定了故宫古建筑中楠木构件的样本主要是樟科楠属的楠木和细叶楠两个树种,这表明古人在尚未形成系统的植物分类学框架条件下,亦能通过生产生活经验准确认知和掌握木材的类别及主要特性并充分利用。

“古人探索认知树种、了解木材,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让我们在开展木材鉴定时具有优势。”殷亚方表示,目前社会整体对木材鉴定的认识尚显不足,我国具有木材专业知识背景的考古人才相对较少。“未来,我们要加强对木材学和考古学领域交叉专业人才的培养,同时积极推动新型鉴定技术和工具的研发,提升我国木材鉴定工作水平。”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