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甩出了AI超级应用

科技 2024-07-03 08:26 阅读:4

作者 | 刘宝丹

编辑 | 周智宇

去年11月,拼多多市值超越阿里之时,马云在内部留言鼓劲,称AI电商时代刚刚开始,对谁都是机会。

事实上,过去一年,阿里电商、阿里云等业务都在用AI重塑;对外,阿里豪掷百亿,把中国“AI五小龙”投了个遍。

相对于外部投资,阿里云和钉钉更是阿里AI布局的重头。阿里云作为AI技术底层大杀四方,钉钉则向着超级应用疾行。

6月26日,钉钉在2024年生态大会上宣布,对所有大模型厂商开放,月之暗面等模型公司均已入驻钉钉。同时,钉钉还推出了AI搜索新品,并升级了诸多相关功能。

这是一个完整的大模型落地链路,从模型到产品,钉钉试图打通大模型技术和办公场景的通路,探索出更多使用场景,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超级入口。

AI时代已然来临,阿里灵活转身,向着AI大模型的业务深处走去。

加速

很是罕见,中国“AI五小龙”齐聚一堂,为一家企业站台。

发布会上,钉钉宣布,除了通义大模型外,MiniMax、月之暗面、猎户星空、百川、智谱和零一万物六家大模型厂商将与钉钉达成合作。由此,钉钉生态开放战略全面覆盖AI领域。

引入大模型厂商背后,钉钉的野心在于,成为链接大模型和企业需求的协同办公平台和应用开发平台,这也是钉钉成为“超级应用”的必经之路。

目前,钉钉和大模型有三种合作模式。钉钉的 IM、文档、音视频等产品的 AI 能力主要由通义大模型支持。在此基础上,钉钉将根据各家大模型的特点,探索不同模型能力在产品和场景中的应用。

例如,钉钉正和月之暗面一起,基于大模型的长文本理解和输出能力,探索教育类应用场景。

在 AI Agent 开发方面,钉钉已向大模型生态伙伴开放 AI 助理开发平台。开发者在钉钉上创建 AI 助理时,除了默认的通义大模型外,还可以选择不同厂商的大模型。

此外,钉钉将与大模型厂商一起,为客户定制相应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并提供模型训练调优、AI 解决方案打造、AI 定制应用开发等服务。

随着引入众多大模型厂商,钉钉在办公场景可以挖掘出更多使用场景,而这正是当下大模型商业化探索的最主要方式。

清华经管学院商业模式创新研究中心王子阳对华尔街见闻表示,AI大模型在商业模式探索上,最核心的要素是场景挖掘,但这一点并不容易。

“AI应用生态的机会就是跟场景结合,场景化的应用价值被发现出来后可以进行商业化。”在钉钉总裁叶军看来,卖资源是最基础的大模型商业模式,卖服务能高一点,卖模式和品牌最厉害。

对于商业模式,叶军想得很清楚。目前,全球业界针对AI应用,主要有两种定价方式,一是采用订阅制的收费方式,比如,微软Microsoft Copilot for Microsoft 365,一种是依据用量计费。目前,这两种方法钉钉都在考虑。

自从2022年宣布商业化至今,钉钉一直在努力打通商业模式,如今,这一诉求正变得越来越强烈。叶军在年初表示,公司会在2025年财年实现盈利。

钉钉具备场景和数据优势,其竞争壁垒在于构建了丰富的办公和业务数字化场景,截至2023年底,钉钉的用户已经达到7亿。

此外,钉钉所在的协同办公领域被认为是承接人工智能浪潮的第一批场景,而且企业付费通路比较顺畅,具备付费潜力,这是商业变现的前提。

正因如此,阿里也对钉钉倾注了更多资源。钉钉是阿里集团接入“通义千问”大模型的第一个产品,叶军也表示,“四小龙”战略后,集团对钉钉的帮助、支持会比以前更多,空间也变得更大。

野心

在AI大模型的战略布局上,阿里是反应最快的科技巨头之一。

在很多人还在惊讶于OPEN AI带来的技术突破时,阿里已经开始行动了。2023年4月,阿里就正式发布了自研的“通义千问”大模型,这个时间点距离ChatGPT走红不到半年。

这不是偶然。从2013年引入曾任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闵万里,再到成立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达摩院,阿里对于人工智能的布局,让其早已在技术能力上进入了第一梯队当中。阿里云在5月初发布的通义千问2.5,得分就追平GPT-4 Turbo。

算力叠加基础模型,阿里云的业务模式类似于微软+OPEN AI的结合体,这是阿里云面向AI时代的最大底牌。而且凭借手中稀缺的算力资源,阿里入股了几乎所有主流的大模型创业公司。

根据IT桔子数据,目前,阿里已经投资了Minimax、月之暗面、零一万物、智谱AI、百川智能等国内主流大模型创业公司,总投资额超过130亿元人民币。根据阿里的披露,公司在2024财年对月之暗面投资约8亿美元,购入约36%股权。

阿里正在把自己打造成高AI含量的科技公司。吴泳铭提出,未来推动行业发展的动力将是以AI为代表的科技驱动力,阿里面向未来将有三个重要优先级方向: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平台业务,AI驱动的科技业务,全球化的商业网络。

过去一年多,大模型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技术迭代和资金密集投入,然而,横亘在所有大模型企业面前的待解难题是如何实现盈利,这是验证大模型能否从技术落到应用的关键。

对阿里来说,作为基础设施的云业务在AI的带动下已经实现了可观增长。根据2024 年3月份季度财报,来自AI的产品相关收入获得了三位数的同比增长,公司预计,整体商业化营收在2025财年下半年能够重返双位数增长。

但这显然还远远不够,对阿里来说,无论是自研的大模型,还是投资的大模型,至今都没有跑通商业模式。

虽然拥有庞大的电商应用场景,阿里也坚信,所有产品都值得用大模型重做一遍,但大模型对很多成熟业务的影响依然停留在降本增效阶段。

如何为大模型能力找到适合的应用场景,并跑通商业模式,这已经成为当下科技企业的共识,重投大模型的阿里更是如此。

去年,钉钉结束了由阿里云分管的局面,并被阿里集团确认为第一批战略级创新企业,钉钉在内部的战略地位显著提高,可以用更独立的策略去面对最广阔的市场,责任和压力变得更大。

过去一年多,钉钉不断加大对AI的战略布局,从AI产品斜杠到开放AI PaaS平台,再到发布AI助理产品,钉钉不断朝着超级应用的方向演进。

从算力到模型,再到场景。阿里正在下一盘大棋,其庞大的AI版图已经开始显露出协同的效果,比如,钉钉的生态战略可以借力阿里云,被投AI创业公司也能够在使用阿里云计算资源的同时,赋能阿里的业务发展。

反观全球领先的科技企业,微软、谷歌和Meta等各有所长,但又分别在AI开发能力、技术优势和云服务等存在短板,能够同时拥有大模型和云计算服务能力的公司少之又少。

对AI进行全面布局的阿里,亟须在钉钉等业务上找到突破口。阿里也能借此刷新外界的刻板印象,它不再只是一家电商公司,而是一家具备AI全产业链能力的科技公司。

这注定是条艰难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