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新领导层能否落定仍存悬念?

快报 2024-07-04 08:21 阅读:4

7月3日报道 6月27日,经过半个多月博弈,欧洲理事会敲定欧盟新领导层人选,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安东尼奥·科斯塔和卡娅·卡拉斯将在未来几年担任欧盟最高机构的领导职务。这三人中仅科斯塔可直接就职,其他两人还需经过一定程序,能否顺利就职仍存在不确定性。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面临投票鏖战的欧盟掌门人

6月27日,欧盟国家领导人提名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连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任期五年。比利时《政治报》网站报道称,这位德国中右翼政治家要面对一场走钢丝般的欧洲议会投票。就连冯德莱恩的党团盟友也承认,前方将是一场鏖战。

欧盟新领导层能否落定仍存悬念? 第1张

冯德莱恩面临投票鏖战 图:新华社资料

当720名欧洲议会议员在7月中旬开会时,冯德莱恩需要说服半数以上的议员,即至少361人,在无记名投票中支持自己。目前,中左翼社会党党团、自由派的复兴欧洲党团和冯德莱恩所在的中右翼人民党党团组成联盟,手握近400个席位。有分析师预计,不按党团立场投票的议员比例约为10%。于是,冯德莱恩的票数将恰好处在361票的及格线上下。投票最早将在7月18日进行。

2019年,身为德国国防部长的冯德莱恩被选中负责欧盟最有权势的岗位,而她仅以九票优势跨过及格线。这一次,她原本可以借鉴先前的经验,可是当年支持她的许多政党,比如波兰民族主义政党“法律与公正党”,现在不会支持她了。

这次若想成功当选,冯德莱恩必须进行难以抉择的政治计算:究竟应该坚持守住立场相对温和的三大党团,还是向左转,亲近绿党党团,抑或是扩大阵营,吸纳包括意大利总理焦尔吉娅·梅洛尼在内的极右翼党团的部分力量?6月27日晚,梅洛尼对于是否提名冯德莱恩投了弃权票。

上述三种策略都有风险。

坚守狭窄的联盟不太可能给冯德莱恩提供需要的票数。社会党党团、复兴欧洲党团与冯德莱恩领导的人民党党团总共只有不到400个席位。这样的多数派地位仅仅拥有非常微弱的领先优势,而且其中许多党派,从法国共和党到爱尔兰共和党,已经表示不会把票投给冯德莱恩。

拉拢绿党党团同样需要冒险。虽然那些环保主义者在过去五年里基本上一直跟冯德莱恩唱对台戏,但他们现在叫嚷着要加入支持冯德莱恩的多数派,以便得到影响立法的机会——哪怕他们自己的席位少于2019年。然而,虽然接纳绿党党团可以取悦社会党党团和部分复兴欧洲党团,但几乎必将疏远冯德莱恩所在的中右翼人民党党团的部分势力,尤其是强大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

不过,最冒险的策略还要数拉拢梅洛尼与极右翼“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党团”的其他成员。该党团击败复兴欧洲党团,成为欧洲议会第三大党团,获得新的影响力。

有欧盟官员强调,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故意不让梅洛尼参加六位高级政治谈判代表确定提名人选的谈判。

这与欧洲议会的情况相一致。社会党党团与复兴欧洲党团已经划定了红线:只要发现冯德莱恩与梅洛尼做交易的一丁点迹象,就会停止支持冯德莱恩。

今后几周,冯德莱恩将与欧洲议会的资深议员围绕其所谓的政治方针进行谈判。这些方针将构成其政策议程的基础。

如果冯德莱恩没有通过无记名投票(哪怕只差一票),欧洲理事会将有一个月时间考虑推出新人选。这种情况前所未有,可能引发政治危机。

每一位欧盟委员都将面对欧洲议会的严厉质询,然后整个委员团(包括被推举为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的卡娅·卡拉斯)需要在公开投票中得到多数欧洲议会议员的支持。

至于安东尼奥·科斯塔,他可以松口气了,因为他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一职不需要得到欧洲议会批准,而且可以至少担任到2027年6月。

卡娅·卡拉斯:即将掌舵欧盟外交的“爱沙尼亚铁娘子”

爱沙尼亚总理卡娅·卡拉斯6月27日被其他欧洲国家领导人提名为下一任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的人选。这个决定仍需得到欧洲议会批准。

据法新社报道,卡拉斯是一个立场鲜明的反俄派,也是一个坚定的亲欧派,长期以来一直被人推崇,可以作为国际组织高官的人选。

卡拉斯是爱沙尼亚前总理兼欧盟委员西姆·卡拉斯的女儿,她出生时爱沙尼亚还是苏联的一部分,1991年独立。

这位47岁的律师2011年首次当选为这个波罗的海国家的议员,代表由她父亲创立的改革党。后来,她赢得欧洲议会的席位,并多次被列为最有影响力的欧洲议会议员之一。

图为爱沙尼亚47岁的女总理卡拉斯

在布鲁塞尔,卡拉斯以推动创新、专注于数字和通信政策而闻名。

在欧盟任职之后,卡拉斯2018年重返国家政治舞台,担任改革党领袖,并于2021年成为爱沙尼亚首位女总理。

作为欧盟和北约内部强烈批评克里姆林宫的代表,卡拉斯支持陷入困境的乌克兰。

这个只有130万人口的波罗的海国家成为按比例而言对乌克兰最慷慨的捐助国之一,其捐助金额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1%。

卡拉斯敦促欧洲不要让对俄罗斯的恐惧主导决策过程,削弱对乌克兰的支持,她说俄罗斯“只听得懂实力”。

作为与过去决裂的象征,由卡拉斯领导的爱沙尼亚政府一直在移除苏联时期的战争纪念碑。这一进程在乌克兰战争发生后加大了力度。

莫斯科对此作出反应,将她列入“通缉”犯名单。

被国内人称为“爱沙尼亚铁娘子”的卡拉斯说:“当我们重新获得独立时,我们有太多其他的担忧。现在,当战争开始时,它实际上揭开了所有伤疤。”

但在2023年,她也面临信任危机。当地媒体报道称,她丈夫拥有部分股权的一家公司继续在俄罗斯运营。

卡拉斯顶住要求她辞职的呼声,重新当选为改革党领袖,她的国际形象基本上没有受到丑闻影响。

卡拉斯除了母语爱沙尼亚语外,还会说英语、俄语和法语,被看做是接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担任北约领导人的有力竞争者。

尽管公开表示过对这个职位感兴趣,但卡拉斯未能赢得更为谨慎的盟友的支持,他们认为她在对俄罗斯问题上太过直言不讳。

卡拉斯去年12月对法新社说:“我们这边国家的担忧是,到明年我们加入北约和欧盟已经20年了,但在涉及高级职位时,我们并未被视为平等的候选人。”

卡拉斯育有一子,她年轻时曾是一个民间舞蹈团的成员,在爱沙尼亚国内外都有演出。她有时抱怨,从政的一个缺点是不再有足够的时间跳舞。

安东尼奥·科斯塔:登上欧洲政坛巅峰的幸运儿

欧盟新领导层能否落定仍存悬念? 第2张

安东尼奥·科斯塔可直接就职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报道称,安东尼奥·科斯塔在政坛上几乎无所不能:地方议员、共和国议会议员、里斯本市长、部长、总理、欧洲议会议员……现在他将在欧洲的关键时刻主持欧洲理事会的工作,而此时民粹主义正威胁着欧洲一体化的进程。极右翼虽然内部分裂,但明显已成为欧洲议会的第三大政治团体。

去年11月,科斯塔是一位很有性格、但同时又在葡萄牙国内外都颇受爱戴和赞赏的全能型政治家。然而,在得知一项司法调查牵涉到他最信任的人甚至他自己之后,却发现自己濒临深渊。科斯塔辞去葡萄牙总理一职,以示清白。但在证实没有证据支持针对他的起诉之前,任何人都无法评估这种诚信的姿态。他辞职的理由是这项调查“有辱”其职务的“尊严”。

仅在七个月后的今天,葡萄牙人全都明白了,科斯塔卸任时表示自己“问心无愧”的言论是真诚的。欧洲各国领导人似乎也已确认,没有任何司法污点会阻碍他的上升轨迹。

报道称,科斯塔一生都是一个幸运儿:他是一个出色的谈判者,和蔼可亲,但性格倔强。这些特质帮助他打造了一个从底层崛起的“政治动物”的形象。2015年,当他成为社会党总书记时,没有人会想到,由于一项谴责动议,他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成为葡萄牙政府的首脑,并得到左翼党联盟的支持。

2019年,他赢得议会选举,并决定独自执政。2022年,在左翼推翻他的预算案后,他发起提前选举,赢得绝对多数议席。

科斯塔退出“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国际救助计划,结束了最严苛的紧缩和削减措施。在不偏离财政纪律的前提下,这位葡萄牙领导人放宽了最严厉的政策,以减少不平等和加强公共服务,这使他在选民中更受欢迎。

科斯塔一直深受欧洲理事会同僚的爱戴。他是欧洲少数几个获得绝对多数支持的社会党人之一,他与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的关系一直很好。两人结成伊比利亚同盟,多次在布鲁塞尔维护两国利益。

科斯塔现年61岁,现在可能已经到达他整个职业生涯的顶峰。在欧盟和国际舞台最困难的时刻,他的灵活性、处理复杂问题时的协调能力、开放和对话精神都是领导欧洲理事会必不可少的素质。

埃菲社报道称,虽然作为欧洲理事会主席,科斯塔的职责是寻求共识,而不是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但近年来,科斯塔已向欧洲领导人表明自己对欧盟未来的立场。

他坚持对欧盟进行机构和预算改革。他把欧盟比作一个“购物中心”,每个成员国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和需要加以利用,并提出一种永久性的恢复和复原计划,以弥补一些国家在未来欧盟扩大后失去凝聚力基金的损失。

在欧盟越来越坚定地支持乌克兰加入欧盟的情况下,他在扩大欧盟问题上的立场是最不利于他当选的因素之一。

科斯塔当时认为,给予乌克兰候选国地位并不能解决乌克兰的紧迫问题,并坚持认为欧盟不能对乌克兰产生“错误的期望”,这使他受到办事风格“模棱两可”的批评。

他还在面对移民危机时为国家间的团结辩护,这也是下届欧洲议会的另一个议题,他可能会与右翼领导人的立场发生冲突。

这位社会党人之所以能够组建内阁,要归功于他的谈判技巧。当时他与葡萄牙左翼达成前所未有的协议,将保守派赶下台。现在,他有责任在欧洲层面推动这一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