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海警查扣台湾渔船,民进党还要自取其辱!

快报 2024-07-04 08:24 阅读:5

这是《湾区望海峡》的第191期

福建海警查扣一艘台湾省籍渔船

海警局新闻发言人刘德军表示,7月2日,福建海警位泉州近海依法登检查扣一艘涉嫌非法捕捞的台湾省籍渔船。该渔船违反伏季休渔规定,在底拖网禁渔区线内违规拖网作业,且使用的网具远小于国家规定的最小网目尺寸,破坏了海洋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其间,台有关船只试图干扰我正常执法,福建海警依法予以警告驱离。

福建海警查扣台湾渔船,民进党还要自取其辱! 第1张福建海警位泉州近海依法登检查扣一艘涉嫌非法捕捞的台湾省籍渔船 资料图

海洋伏季休渔是我国涉及人口最多、持续历史最长、影响力最大的渔业资源养护管理制度,自1995年起全面实施。通过在每年春夏两季,也就是主要海洋生物种类繁殖期和幼体生长期实施伏季休渔,使主要海洋渔业资源品种得到普遍养护,并有利于资源群落结构的改善。在休渔期间,除刺网、钓业和笼捕外的其他所有作业类型都禁止作业,一律实行“船进港、网封存、证(捕捞许可证)集中”。

今年的5月1日12时,我国渤海、黄海、东海和北纬12度以北、含北部湾在内的南海四大海域进入伏季休渔期。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已于4月23日发布关于农业农村部、公安部、中国海警局联合部署2024年海洋伏季休渔专项执法行动的通知,决定自2024年5月1日至9月16日开展海洋伏季休渔专项执法行动。通知提到,行动任务之一是以巡促防开展海上常态化检查。统筹执法力量,落实常态巡航要求,扩大巡逻防控区域,加强进出港通道管控和重点海域巡查,不定期组织开展交叉检查、突击抽查和区域联查,做到管控无漏洞,打击无盲区。

福建海警查扣台湾渔船,民进党还要自取其辱! 第2张图为海洋伏季休渔专项执法行动启动现场

而根据刑法的规定,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行为属于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突然改口的“深绿”媒体

台湾省籍渔船非法捕捞被查扣一事,最先由“深绿”媒体“自由时报”于昨天(2日)深夜以“独家”的形式曝出,标题以“绿媒”一贯颠倒黑白的方式说我海警“闯”相关海域并“强行登检”带回渔船。没过多久,民进党籍民意代表苏巧慧就配合报道,在社交媒体恶意发散,说这种行为是“直接当街掳人”。然而一夜过去,“自由时报”却突然改口,引用安全部门相关人士的说法,将事件定性为错在渔船,因此遭到执法。报道中甚至驳斥,有人怀疑这是大陆“报复”赖清德,这种说法就是“典型意识形态充脑”,强调闯入休渔期的水域作业,遭遇大陆的执法,却硬扯两岸关系,这种论调不是外行就是恶意。

或许也是因为“绿媒”的表达过于不符合一贯的做派,偏蓝营的媒体在时政节目中也忍不住调侃,一直以来“意识形态充脑”“硬扯两岸关系的”不就是你们“绿媒”?竟然能够从你们的报道中听到驳斥别人。外界观察分析认为,民进党当局或许一开始想打“抗陆保台”牌,但后来发现渔船错得太离谱,因此就转变风向,放弃渔船。

福建海警查扣台湾渔船,民进党还要自取其辱! 第3张涉嫌非法作业船只 图源:台湾“联合新闻网”

台湾地区前民意代表郭正亮在网络政论节目中说,台湾渔船在大陆禁渔期过去捕捞作业,可能是大陆渔民看不下去向海警举报,海警船就带走跑到最前面的一艘船,渔船看起来是明显的违规,台海巡部门的新闻稿也承认。前海基会负责人洪奇昌则表态称,可以理解大陆在休渔期间行使管制权,但基本上是以作业准则采取罚款或扣留,不宜让此事后续引发两岸民意,双方也应做出危机处理。有岛内“名嘴”就嘲讽民进党当局,凡事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违规,不要遇事就“政治操弄优先”。

有人关心海洋资源保护吗?

海警局在新闻稿中写明台湾省籍渔船涉嫌在休渔期非法捕捞,台海巡部门也承认相关做法违反了大陆的规定,看似对事件的定性没有异议,但岛内围绕该事件的讨论却出现了非常可笑的一幕——岛内讨论的焦点依然集中在这几个问题:赖清德上台不断挑衅大陆,两岸的交流还剩多少?过去的一些“默契”是否就此不复存在?民进党当局是否有渠道将人带回?以后类似事件是否还会出现?

却鲜有人讨论,那些在休渔期仍然到相关海域“偷鱼”、破坏海洋资源的人,是否应该得到严惩?自诩“环保”“进步”的岛内民众,是不是应该补上“保护海洋生态平衡”的这一课?大致览遍岛内“名嘴”关于事件的评论,大概只有台湾地区前安全部门副秘书长杨永明提到一嘴,“台湾方面应该要尊重大陆休渔期规定,何况这是为了海洋资源的保育”。

福建海警查扣台湾渔船,民进党还要自取其辱! 第4张图为岸边的渔船 图源:台湾“中时新闻网”

渔业是台湾地区赖以生存的产业之一,近年来岛内不少论述都在讨论海洋资源逐渐匮乏的大背景下,如何解决渔业生存的困境?而他们给出的方案是:发展养殖业,或者去更远的地方捕捞远洋鱼。岛内“农传媒”还刊登了今年初对岛内渔业部门负责人的采访,里面就声称,台湾地区的渔获能力在全球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前三,而远洋渔获总配额的制定是参考往年的捕获实绩,再根据渔业资源进行调整,“也就是说配额的多寡,是由长期以来的渔获能力所奠定的基础。正因如此,维持现有作业能量是远洋渔业永续发展的关键,如果作业能量降低、渔获量随之减少,未来所拥有的配额将会越来越少”。翻译一下大概就是,总数在减少,但台湾可以通过抢占更多的比例,实现渔业的可持续发展。

岛内的一些地方也意识到过度捕捞可能带来的伤害,尝试过用休渔的方式保育。比如2013年,台湾海洋大学前校长李国添团队发表的报告指出,台湾岛附近海域花腹鲭的最大体长,已从2004年的43公分降到37公分,关键就在2、3岁的成鱼遭过度捕捞。因为每年2到3月是鲭鱼的产卵期,6至7月是重要生长期,经过多方讨论,宜兰和新北市等渔会于2013年达成共识,每年6月是鲭鯵渔业的休渔期,但是相关规定执行三年,渔民发现捕捞到的鱼体型更小了。当时有渔民坦言,休渔只是行业内规定,没约束力也没罚则,再加上其他地方也有扒网渔船在抓,到时候只会一起“摆烂”,所以这份“内规”若没有全体适用就是形同虚设,喊话相关负责部门要尽快出来协调,提出配套,“如果要扩大休渔期,就应该要提供补助给渔民”。

大概这些年不断“去中国化”的民进党当局,已经删掉了关于竭泽而渔的记忆,想的是如果渔民不捞钱,自己还怎么捞选票?如果对立的情绪不上涨,自己的支持率怎么涨?遇到非法捕捞这般破坏海洋生态的事,眼里也只有政治算计,看不到一点对自己政策的反思,对家园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