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踩”前东家营销自有品牌的“碰瓷”? 华熙生物公开回应

商业 2024-07-04 10:51 阅读:4

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华熙生物(688363.SH)前员工遭遇“职场霸凌”一事有了最新进展。

6月26日,华熙生物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表示,“已完全掌握相关个人侵犯知识产权、违反竞业禁止约定、违规违法套取经济利益的全部事实,必将维护投资者权益与市场正常秩序”。

此前,华熙生物前员工、昵称为“枝繁繁”(本名程菲)的用户在抖音、小红书等多个平台发文称遭到了前公司的“职场霸凌”,相关内容点击浏览次数已超6000次,转发超4000次。

01、预谋炒作目的明显,高调开“撕”前东家后直播引流

6月16日,昵称为“枝繁繁”的抖音用户发布视频称,离开华熙生物旗下品牌夸迪后受到多种负面消息骚扰并遭受了网暴。“枝繁繁”并无证据证明网暴言论由华熙生物主导,但还是在相关视频配上了“华熙生物”“女性职场”“职场霸凌”的标签,并在视频中要求华熙生物公开道歉并澄清事实。

公开资料显示,“枝繁繁”为夸迪前产品运营总监,2017年加入夸迪,今年3月份离开夸迪,其抖音更新也停留在了3月7日,内容为夸迪产品宣传影片,直到此次公开控诉老东家,期间并无内容更新。

据了解,夸迪为华熙生物旗下个人护理品牌,2018年6月发布后快速实现了市场拓展。华熙生物财报显示,2020年至2022年,夸迪分别实现营收3.91亿元、9.79亿元和13.68亿元,是华熙生物旗下第二个10亿级品牌。

“枝繁繁”在社交媒体上曾多次自诩为“夸迪主理人”,但这一说法并未受到华熙生物认可,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枝繁繁”是夸迪品牌的初创团队成员之一,负责一些品牌传播工作,担任类似品牌总监职务,并非所谓的品牌主理人。

离开老东家三个月后突然开撕,“枝繁繁”的做法引发不少网友质疑。鳌头财经了解到,在从华熙离职后,“枝繁繁”创办了自己的品牌“繁妆”,不少网友认为“枝繁繁”对华熙生物的发难意在通过炒作为自有品牌引流。

事情向着网友们怀疑的方向发展。26日,华熙生物发表声明,对于前员工通过恶意炒作离职事件并公开发布同业竞争品牌的相关事宜作出回应,表示企业发展中相关人员“做一吹十”“炒作个人IP”“试图用早已过时的手法为自己的违规生意吸睛拉粉”。

在华熙生物声明发出后,“枝繁繁”6月26日在个人社交媒体称“我无法回应不是点我名的回应”。三天之后,其又发布视频,有意无意的将内容向自有品牌繁妆引导,并预告7月3日繁妆直播。

“‘枝繁繁’近期的一系列做法有舆论爆点,有传播节奏,在我看来不像没有预谋。”品牌咨询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先通过职场霸凌等能引发讨论的社会议题引起关注,之后顺势开启直播宣传自有品牌,不禁让人怀疑有炒作的成分。”

02、自有产品专利来自前司,职业道德惹争议

除了“拉踩”前公司,炒作个人IP之外,“枝繁繁”自有品牌繁妆的产品不仅使用了华熙生物的专利,还在成分上与夸迪产品高度相似。

且有证据表明,“枝繁繁”在华熙生物任职期间就已经开始自有产品的筹备工作。天眼查显示,繁妆品牌属于揽华生物科技(山东)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24年2月29日,注册资本1000万,成立时法定代表人为刘莉娜,刘莉娜也是持股99%的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揽华生物的成立时间早于枝繁繁离职的3月份。

就在华熙生物发出声明的6月26日,揽华生物发生了股权变更,刘莉娜退出,翎华生物科技(山东)有限公司持股99%成为第一大股东,程菲持股1%,而翎华生物则是程菲在5月29日成立的公司,程菲为单一股东、法定代表人和收益所有人。

化妆品业内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从成立公司到产品上市,繁妆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完成了产品备案、产品功效检验,而化妆品备案中普通化妆品需要15天到3个月的时间,特殊化妆品则需要半年甚至更长时间。”这似乎更加印证了“枝繁繁”在离职前就已经开始自有品牌的筹备工作。

而繁妆,几乎是对夸迪产品的精准“复刻”,甚至专利都来自于华熙生物。繁妆目前的两款产品从成品名到成分、配方都与夸迪旗下产品高度相似,化妆品成分查询软件显示,“繁妆集致紧颜蓝铜胜肽次抛精华液”所含成分与“夸迪焕颜凝萃蓝铜胜肽次抛精华液”所含成分中,仅有2种成分不同。

违反竞业规则,产品侵权,未离职期间便开始筹备自有品牌……面对种种质疑,“枝繁繁”在最新回应中“大方承认”,“枝繁繁”称,繁妆不是3个月就做出来的产品,而是经过“6年的思考和专业的团队科研支撑”所得出的产品,6年的时间,正是夸迪面世到“枝繁繁”离开夸迪的时间。

换言之,“枝繁繁”在华熙生物工作的6年期间,利用在华熙取得的资源支持和专业科研支撑,得出了“自己的思考”,并在离职后“光速”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利用前东家专利发布了两款和夸迪高度类似的产品。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向鳌头财经表示,“员工在任职期间所做出的技术和成果,例如专利权、专利申请权等属于职务成果,职务成果归属于所属单位和企业。”

事实上,“枝繁繁”的做法混淆了职务成果与个人工作成果的概念,将公司成果视为“私产”,除此之外,“枝繁繁”还在对外发布的内容中多次夸大其在夸迪发展中的作用,磨灭了公司及夸迪团队的贡献,这无疑是职业道德缺失的体现。

鳌头财经调查发现,夸迪连续3年的快速增长与华熙生物在运营上的强投入有关,华熙生物2020年报显示,夸迪品牌和头部主播李佳琦进行了深度合作,通过直播触达红人主播背后的广大粉丝群体,结合天猫及微信小程序等不同渠道,实现爆发式增长。

“一个品牌能否快速成长与企业对其投资的精力息息相关,很难说一个品牌的成功是一个人努力造就的,往往是靠公司战略、团队分工、资源倾斜决定的。”前述品牌资讯行业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究竟是“职场霸凌”确有其事,还是借着“碰瓷”前司推广自家产品,发展至此,事实似乎已经越来越明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