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人搞副业,尽头是离职博主?

科技 2024-07-08 09:48 阅读:4

10个大厂人9个想做副业,如今,这些大厂副业青年正疯狂涌向自家APP。

Amy在字节跳动负责运营相关工作已经5年了,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教商家如何拍视频带货。去年8月开始,想要探索副业的她开了个抖音号,想用自己在大厂学到的技能做带货剧情号。

但很快Amy就认识到理论和实践的差距。在大厂操作项目时大都有平台的推流助力,如今轮到自己操盘,那些理论上“7天起号,分分钟卖爆”的流量逻辑开始失效,即便每天投入四五个小时在副业上,仍旧做得不温不火。

与此同时,离职博主也成为2024年最拥挤的自媒体赛道,在小红书上扎堆的离职博主中也不乏小红书自家员工的身影。

上传一张与办公室门口“小红书”标识的合影,标记好“上海市马当路388号SOHO复兴广场”(小红书总部)的坐标,再配上“我从小红书离职了”的标题以及过往履历的文案……埃文终于也一脚迈进了离职博主的赛道。

因为公司业务调整,埃文目前所做的工作与自己的长期规划相悖,并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半年。埃文决定辞职的底气之一,正是自己已经浇灌了三年的副业。

“副业收入过万,能够覆盖过渡期的开销。”比起在职时“偷感十足”地经营着副业,如今离职的他,不仅大大方方亮身份,副业也在“求职干货”外增加了“运营指导”和“职场干货”两项新的收费业务。

大厂人搞副业,尽头是离职博主? 第1张

互联网社交平台充斥着离职贴

来源:字母榜截图

曾经的大厂员工风光无限,一度成为高薪的代表,虽然加班内卷,但胜在手握股票,一旦变现,学区房豪车都不是梦。但近年来,大厂股价或腰斩或触底,晋升通道不断收窄,断崖式裁员更是屡见不鲜,35岁“毕业红线”也逐渐逼近。

多元化自己的收入结构,成了大厂人应对职业危机的不二之选。越来越多大厂人卷起了副业。

和普通人不同,大厂青年左手一张思维导图分析锁定副业项目,右手一张OKR表格进行目标和成果管理,时不时还要计算ROI(投资回报率)以修正副业方向。

于是,根据个人职场经验开辟职场服务,依托大厂平台进行资源整合开展社群服务,基于对直播和短视频流量分发逻辑的了解进行直播带货,个人技能外包接项目,个人爱好变现成为自媒体博主……互联网大厂人开发出了五花八门的副业。

小红书、闲鱼、抖音、知乎、B站和豆瓣等社区,被卷“副业”的大厂人逐一盯上。对自家互联网产品的了解,抑或对互联网产品通用逻辑的熟悉程度,共同构成了开辟副业赛道大厂人的底气之一,并希望以此打开流量密码。

为了丰富内容,平台们也纷纷敞开怀抱,拥抱副业青年。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不仅小红书和抖音成为年轻人副业赚钱的新战场。近日,闲鱼也推出“闲鱼简历”功能,供用户展示个人闲置时间、爱好、经验以及技能,并通过发布副业宝贝实现技能的商业化。

只是,随着人们对互联网大厂去魅,连带着大厂青年的副业也变得不再轻松。

A

大厂青年做副业,往往“偷感十足”,毕竟没人想被公司的HR约谈。

从决定开展副业的那一刻起,Amy考虑的头等大事不是如何快速变现,而是如何不被公司发现。“其实大部分同事都有副业,但基本上都是隐秘开展,因为合同里规定了不能发展别的业务。尤其是跟主业关联度越高,保密工作也就做得越好。”

利用自身业务优势,每天教商家拍视频带货的Amy,很快锁定了“特效不露脸剧情号”的抖音账号定位,“只要账号做起来了,就能帮别的商家带货,收取佣金。”

即便每天下班后要晚上10点才能到家,Amy仍旧会抽出三四个小时忙自己的副业,凌晨一两点睡觉成了常态。因为自己日常毒舌的人设,Amy把剧情场景锁定在了合租好友日常,利用特效换脸一人分饰多角。

“这肯定不是起号最快的方案,但却是不被公司发现的最佳方法。”对于账号运营,Amy信心满满,毕竟每天教商家如何做号和运营的她,比一般人更懂平台运营的逻辑,做副业无非就是把理论实操落地而已。

曾经,埃文也和Amy一样,一边干着需要大厂光环引流的副业——“简历优化和面试辅导”,一边遮遮掩掩地在社交平台上“亮身份”。

在小红书账号简介中,埃文挂出了自己多家互联网大厂的工作经验,带过多少个团队,以及有着多么广泛的资源和人脉。但对于目前所在的公司,埃文却一直避而不谈。

在咨询过程中,不乏有人一上来就要求埃文亮工牌的,也都被他一一拒绝了。对于用户的质疑,埃文的解决方案是先进行10分钟的免费交流,如果对方认可自己的专业能力,再进入付费咨询环节。

不过最近,已经离职的他在账号中大方出镜,一下子炸出了不少同事和熟人。当然,埃文这样做更多的是为了吸引商家,为自己的运营课程变现做铺垫。

虽然手握经验和资源,但埃文很清楚自己并不具备独家和稀缺性,从事“简历优化和面试辅导”的同类型博主更是比比皆是。而有多年内容运营的他一直碍于自己在职员工的身份,相关副业做得遮遮掩掩。

比起从应聘者那收取咨询费,收取商家运营费显然是笔更划算的买卖。但埃文清楚,这样的生意更依赖于个人IP的打造,在经历了半年的业务调整后,埃文最终决定辞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想尝试下副业是否能变成创业。

比起Amy和埃文,把塔罗牌占卜当副业的王欣然则不太顾虑自己的大厂员工身份。“同事中有不少人知道我会算塔罗牌,副业甚至都是他们鼓励我做的。”从初中时就喜欢塔罗牌的王欣然,念书的时候帮朋友算,工作了之后帮同事算,熟悉她的人基本知道她这能掐会算的技能。

因为算塔罗牌耗时耗力,同事们基本上都会请喝咖啡或者请顿饭以表感谢,更因为觉得王欣然算得准,而把她推荐给朋友。正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她开始发展自己的占卜副业,算一次收费200元-600元不等,如果需要做化解,再额外收费。

因为感兴趣且能增加额外收入,2022年,王欣然开始经营自己的小红书账号,在几次成功预测了选秀节目的晋升选手后,积累了第一批粉丝,开始了线上算牌。“从找牌阵、算牌、开牌,再到开牌解答,算一次耗时大概一个小时。”要是用ROI来计算,王欣然副业的时薪远不如主业,甚至没有在办公室加会儿班赚得多。

B

环境越动荡,副业越繁荣。内卷、裁员和“35红线”之下,大厂青年们或以副业增加被动收入,以备不时之需,或把副业当作投石问路的“石子”。但对于依赖技能和资源变现的大厂人而言,几乎每条能想到的副业赛道上都挤满了同行。

这一点,埃文深有感触。早在2021年的时候,埃文就顶着大厂人的光环开启了“简历优化和面试辅导”的副业,最高的时候月收入接近两万元,这还不包括内推成功后公司给予的奖励。

过去十年,互联网行业急速扩张,对人才的渴求也与日俱增。大厂内推这一应运而生的新产物,也被大厂人们做成了生意。

因为横跨过多家大厂,埃文积累了丰富的面试经验、HR资源和同行人脉圈子。为了发展这项副业,埃文一边混迹各种学校论坛,一边经营自己的小红书账号。与此同时,埃文经常约认识的HR朋友和大厂同行们吃饭,了解当下的招聘需求,积攒内推机会。

费用上,埃文也是两头儿赚。内推他不单独收费,同样也不承诺一定会进。但埃文可以根据大厂需求,帮求职者进行职场规划、面试辅导,甚至根据不同的岗位进行简历修改,提高内推面试的成功率。这部分的收费从一百元到一千元不等,收费标准则是根据自己投入的时间精力而定。

当时埃文所在的公司内推奖励从5000元到2万元不等,那一年,埃文凭借内推拿到了近5万元的奖励。

但如今,几乎每家互联网公司都在裁员、锁HC(暂停招聘计划)或减少招聘,再想靠内推赚钱几乎不可能。与此同时,埃文也感受到,做求职咨询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定价越来越低。“2021年的时候我还收取过千元以上的咨询费,但现在同类型的咨询费用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定价高基本没有人会买单。”

比起之前动辄过万的副业收入,埃文离职前的副业收入仅仅能达到之前的一半,“这靠的还是之前积累的口碑,有不少付费咨询的都是熟客。最近有个同行跑来跟我取经,说自己一个月只赚到了300元。”

去年8月份才开始发展副业的Amy也感受到了变现艰难。过往虽然有成功的实操案例,但都是基于平台的项目,所以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平台的流量倾斜。

当她独立运营自己的带货账号的时候,各种问题接踵而至,Amy也开始不断地质疑自己的能力。Amy在公司是个小leader,职业发展也一直比较顺利,但如今32岁的她眼看着逼近的“35红线”,也不得不思考打工这条路的性价比和可持续性。

“离开平台我是否还有独立赚钱的能力?”从过了30岁开始,Amy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在答案上她却一直摇摆。

于是,副业成了她投石问路的“石子”。但如今的反馈却更加让她退缩,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账号粉丝刚刚过1000,至今尚不具备变现能力。不仅没赚到钱,Amy在投流上还花了3000多元。

王欣然的玄学副业也存在淡旺季,每到求职季订单就变得多了起来。“近期能拿到大厂offer吗?”“某大厂面试要注意什么问题?”“要不要跳槽?”“面试结果怎么样?”……甚至“面试成功的公司要不要去?”和年终奖系数等,都是求职季的热门订单。

每到旺季,下班后接单的王欣然甚至会忙到凌晨一两点,收入也轻松过万,淡季的收入则要少上三分之一。“虽然这份副业性价比不高,但就如玄学被年轻人视为精神支柱一样,对我而言,帮他们算塔罗牌答疑解惑也是一种放松。”

C

热爱搞钱的年轻人,早把副业当作了“刚需”。后浪研究所发布的《2023年轻人副业报告》显示,45%的年轻人做过副业,还有超五成的年轻人有做副业的念头。

在豆瓣小组“副业失败的一天”中,有近28万人在讨论有关副业的心得和经验。其中,做自媒体成为年轻人热度最高的副业选择,还有一部分年轻人将视频剪辑、设计和翻译等技能变现,塔罗牌测试和美甲等兴趣,也成为年轻人利用互联网的优势线上兼职的选择。

随着更多人的涌入,副业焦虑也随之而来。在后浪研究所的调查中,15.4%的年轻人没有通过副业赚到钱,近七成年轻人的副业月收入不到3000元,靠副业月入过万的年轻人只有12.6%。

因为能够接触到更多的行业信息和资源,大厂青年一度自认为掌握着副业的“财富密码”。然而,当亲自下场之后,更多人迎来的并非鲜花和掌声,更可能是暗礁和打击。

Amy每天在公司带团队教商家做账号捷报频传,但到了自己副业这儿,一个小小的账号却增粉困难,变现无期。Amy一边不断质疑自己的能力,一边审视脱离平台赋能后自己的真实价值。

在公司的评价体系中,Amy的能力是被认可的。虽然每天陷入带着团队“新项目、做策略、冲业绩”的循环之中,但Amy对自己的管理能力、策略运营能力和商业洞察力是满意的,但这些仍旧无法抵消她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

而在副业体验中,Amy的担忧再次被放大。“日常工作高压内卷自不用说,但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让我感觉自己这两年的成长停滞了。”在尝试副业前,Amy甚至有过辞职创业的念头,但如今不温不火的副业给她浇了一盆冷水。

如今,Amy开始在重复的主业工作中寻找“真问题”,不再高高在上地输出方法论,而是更加接地气地了解商家和小二在账号运营过程中碰到的问题,并有针对性地给出解决方案。而副业的账号正好成了Amy的试验田,使她将平台赋能真正转化为自己的能力。

与Amy的焦虑不安不同,因为入局早且吃到过副业红利,副业甚至给了埃文离职的勇气。眼看着副业赛道越来越卷,越来越多离职博主也纷纷涌入抢食。埃文一边躬身入局蹭起离职博主的流量,一边总结三年副业经验,推出教离职博主做副业的相关课程,丰富自己的产品线,将大厂人做闭环的习惯发挥得淋漓尽致。

除此以外,离职后的埃文着手打造个人IP,并将自己多年的内容运营经验整理成了课程。“虽然简历服务的副业收入减少了,但有账号内容运营辅导需求的商家和个人却很多。”在此前发出的笔记中,埃文曾透露过自己有多年的账号内容运营经验,因此,在职场咨询之外,也曾有部分商家找埃文帮自己做账号诊断等。

这也是埃文一直在做也喜欢做的事情,于是,面对此次公司业务调整,埃文决定离职all in副业,并在职场咨询板块之上,增加账号诊断和运营指导,用自己在大厂学到的技能创业。

“有之前的积累,对于变现我并不担心。等孵化出更多成功案例,产品定价还能再调高一些。”目前埃文的副业每月收入刚刚过万,但足以覆盖他的日常开销。“如果不行,再重新应聘回自己喜欢的领域继续打工。”对于Gap这段时间的空白,埃文也丝毫不担心,在他看来,副业期间指导运营成功的账号就是简历中最好的案例。

越是不确定的时期,王欣然的玄学副业的生意就越好。“无论是不是大厂人,年轻人都希望在不确定中抓住一部分确定性。”在王欣然看来,玄学是如此,副业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