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改革派新总统上台,在女性中颇得好感

快报 2024-07-08 11:59 阅读:3

起码目前佩泽什基安上台以后直至明年1月美国新任总统上台,还有半年时间。这半年时间里,伊朗对俄乌方向,以及对以色列,会是什么态度?这一点,当然值得观察。

文|海上客

新华社讯,伊朗选举委员会发言人穆赫森·伊斯拉米7月6日宣布,伊朗前卫生部长马苏德·佩泽什基安在总统选举中获胜。

也就是说,在伊朗总统莱西于5月19日坠机身亡以后,原定于2025年举行的伊朗大选提前到今年6月举行,而伊朗改革派人物佩泽什基安胜选,成为伊朗新任总统。

1

伊朗改革派新总统上台,在女性中颇得好感 第1张

这是7月3日在伊朗德黑兰拍摄的伊总统候选人、前卫生部长马苏德·佩泽什基安的资料照片 图:新华社

其实,从选前民调看,佩泽什基安的当选并不令人称奇。反正根本不是一场意外。

“历史上没有一个政府能够在笼子里蓬勃发展。”佩泽什基安的这句话,披露了自己想让伊朗与世界重新广泛连接,且重启伊核问题与世界大国谈判、找寻替代方案的想法。

尽管从选举持续了两轮来看,伊朗民众并非一边倒地支持佩泽什基安,可他是此次大选的最终赢家,这一点,毫无疑问了。

在第一轮选举中,佩泽什基安得票率约为42%,排名第一却没有达到50%。因此,他就必须与得票39%的保守鹰派、说话细声细气但据说是个狠角色的伊核谈判代表贾利利进行第二轮对决。

有种“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味道,在第二轮选前,就有媒体分析称,伊朗此番选举,会有“关键少数民族支持者”,再加上改革派支持者支持佩泽什基安,使得他的赢面较大。

何所谓“关键少数民族”?其实说的是佩泽什基安父母的阿塞拜疆族、库尔德人血统!

最后的对决印证了这一评论。

贾利利(左)与佩泽什基安

第二轮对决之前,海叔所见,《环球时报》转引《华尔街日报》的分析称,“伊朗第二轮选举,就是在与西方接触还是对抗之间做出选择”。

看来,这道选择题,伊朗方面以民众投票的方式进行了回答——

选择接触,

而不是对抗。

2

佩泽什基安的胜选,还有一大看点 ——

选前,伊朗改革派,包括前总统哈塔米等,都被关照不得介入选举。也就是说,改革派能够上阵参选的,也只有前军医、参加过两伊战争的佩泽什基安了!

佩泽什基安曾在哈塔米任总统时期担任伊朗卫生部长。也就是说,对于一部分伊朗选民来说,其认为,选佩泽什基安,就相当于选哈塔米。

还有报道称,佩泽什基安的妻子1994年在一场车祸中丧生,随后此君没有再结婚,而是选择独自抚养孩子,又当爹又当妈。

伊朗改革派新总统上台,在女性中颇得好感 第2张

当地时间7月5日,一名95岁的伊朗妇女参加投票

据媒体观察,这一点使得不少民众对他很有好感。

尤其在伊朗的不少女性看来,他很是了不起。

而亦有宗教界人士认为,佩泽什基安比较有名望,符合他们的预期。

不少民众在投票点称,自己曾经给鲁哈尼投过票,希望佩泽什基安能一如当年的鲁哈尼那样,将伊朗带入与世界交流、改善民生上来。

3

其实,西方嗅觉灵敏人士已经看出,本次伊朗总统选举,佩泽什基安的外交政策顾问是伊朗前外交部长扎里夫。

扎里夫当年在与西方各种接触中,也是令外界感受到伊朗外交魅力之辈。

西方甚至已经有人在盘算,如果佩泽什基安出任伊朗总统以后,请扎里夫再次出山负责外交会如何?

在海叔看来,西方政界最好还是综合变量来考虑佩泽什基安出任伊朗总统这件事,而不是仅仅考虑伊朗的变量。这道数学题并不难做——

首先,伊朗总统并非伊朗最高领袖。也就是说,伊朗内政外交的大权并不全在总统身上。佩泽什基安即使当了总统,那也是还得有领导的,那就是现年85岁的伊朗宗教领袖哈梅内伊。

正如德黑兰大学法政学院国际关系专业教授穆萨维所分析的:

伊朗的外交政策,尤其是重要的战略外交政策实际上不会因为总统的变化而发生太大变化,它主要由伊朗最高领袖制定,然而也不能忽视所看到的微小变化。

其次,参加过两伊战争的佩泽什基安,当然明白伊朗的国家利益何在。哪怕他是温和改革派,也并不表明他是亲西方派,更不代表他是西方在伊朗利益的代言人。他所作所为一切还是要从、会从伊朗本国的国家根本利益出发。要知道,伊朗并不是撮尔小国。他有他的国家定力!

特朗普挥手致意 图:资料

还有相当重要的一点,今年也是美国大选之年,从首轮电视辩论看,特朗普的胜率不小,拜登即便不愿意提前退选让贤,也很难言自己必胜的把握有多大。而一旦特朗普上台,会怎样折腾?要知道,特朗普在担任美国总统的时候,亲自主导美国撕毁伊核协议。

也就是说,如果伊朗目前着手在佩泽什基安领导下,寻求与美国和解,是否能够达成愿望?我看难度不小的。

接下来,无论俄乌冲突,还是巴以冲突,都还没有终止的迹象。哪怕特朗普猛拍胸脯说,只要自己上台,14小时结束俄乌冲突——起码目前佩泽什基安上台以后直至明年1月美国新任总统上台,还有半年时间。这半年时间里,伊朗对俄乌方向,以及对以色列,会是什么态度?这一点,当然值得观察。

另,过去一段时间,伊朗与伊斯兰世界的一些阿拉伯国家恢复关系,这一点,也引起国际瞩目。表扬声不小。作为温和改革派,佩泽什基安会如何处理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比如如何处理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也是值得观察的!

版权说明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