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最卷暑期档,网易能否招架腾讯|万字解读

商业 2024-07-08 15:08 阅读:3

派对游戏大战失利后,腾讯正以自己最擅长的打法迎战网易。

在今年1月29日腾讯的公司年会上,腾讯COO、IEG(互动娱乐事业群)总裁任宇昕称,竞技对战类游戏还是皇冠上的明珠,也是腾讯的基本盘,要把基本盘守住,不能被当下热门的MMO、二次元所动摇。

任宇昕表示,关于IEG能不能“打”的问题,外部有文章提到IEG收入下降或者上升,大家不要太多在意外部的信息,还是要从内部看。

回顾此前做游戏的时候,当时市面上很多游戏都是MMO,但是经过调研,还是觉得要做竞技对战游戏,因为人的天性喜欢竞争,竞技对战类游戏有用户黏性,所以,要冷静看待游戏市场。任宇昕还认为,竞技对战游戏并没有衰败,并且规模还在扩大。

任宇昕说这些话的时候,正值腾讯游戏本土市场业务在2023年表现不力,尤其是腾讯倾注大量资源押注的派对游戏《元梦之星》在与网易《蛋仔派对》的竞争中失利(详见零态LT此前的文章《马化腾“坐不住”了:《元梦之星》能否打赢派对游戏关键一役|万字解读》),一时间唱衰腾讯游戏业务是声音此起彼伏。

任宇昕作为IEG总裁,他的讲话肯定被外界认为是对内安抚军心,但事实上真的如此吗?

如今距离任宇昕的表态已经过去了快五个月,腾讯游戏的业务果然迎来了显著的变化。

1、同一IP两次救主,《地下城与勇士》与腾讯的不解之缘

任宇昕提及的作为腾讯基本盘的竞技游戏,相信大部分玩家熟悉的主要是《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或者《英雄联盟》,因为这三个产品的玩家数量最多,赛事体系最受欢迎,但其实任宇昕所说的昔日腾讯经过调研后决定要做竞技对战游戏之后,推出的第一款竞技类游戏产品却是《地下城与勇士》(DNF)。

DNF也是助力腾讯游戏业务迎来飞跃式发展,并超越盛大、网易登上国内市场老大的位置的头号功臣之一(另一大功臣是《穿越火线》,此外《QQ飞车》与《QQ炫舞》也有不俗的表现,它们均于2008年正式上线,后被一起合称为腾讯游戏“四大名著”)。

在2024年,一举扭转腾讯国内游戏业务持续多年颓势的,依然是同一个IP的产品,也就是《地下城与勇士》的端转手版本——《地下城与勇士:起源》(DNF手游)。

DNF手游于5月21日上线公测,但值得注意的是,国家新闻出版署今年2月2日发布2024年第一批进口网络游戏审批信息,DNF手游获批进口版号。到了3月份,DNF手游直接宣布游戏定档Q2。从获得版号到宣布定档只相隔一个多月,这在腾讯游戏的历史上是罕见的,说明腾讯早已为这个项目的上线做好来准备,只欠版号的东风。

其实DNF手游是腾讯今年发行的第二款游戏,而今年腾讯发行的第一款游戏则是1月12日的《白荆回廊》,中间有着长达4个多月的产品空白期,这对于腾讯游戏来说是很罕见的,即使从DNF手游拿到版号的日期算起,腾讯专门为DNF手游上线而做准备的预留时间也长达3个半月以上,而DNF手游的强势表现也证明了腾讯的眼光没有看错,其再度上演“单骑救主”的神话,彻底扭转了腾讯游戏在国内市场的颓势表现。

2、称霸畅销榜超一个月,DNF手游成腾讯6年来最火爆产品

4月22日,DNF手游正式官宣定档5月21日公测,当日就拉动腾讯股价大涨5.46%,总市值上涨约1560亿港元至3.03万亿港元——这是腾讯时隔4个多月后再度突破3万亿港元市值。

在腾讯的现象级端游IP移植手游平台的历程中,DNF手游是经历最为坎坷,也最为难产的一款。最早在2016年6月,DNF手游就曾以“腾讯神秘格斗手游”的名头招募首批测试玩家,变相启动内测预约。

正当市场以为游戏上线在即之时,DNF手游又迅速陷入沉寂。

直到2019年3月,腾讯才正式在微信、手机QQ和应用宝三大自有渠道开启了DNF手游国服的预约,并定在2020年8月12日公测。但就在游戏公测前两天,腾讯官方发布紧急公告,因游戏内防沉迷系统需要升级(另据小道消息说是因游戏测试内容与送审版本不符而被举报),DNF手游延期上线,而这一延就是三年多。

在过去DNF手游缺席国内市场的数年间,多款DNF-like的产品先后抢占市场,尤以朝夕光年推出的《晶核》成绩最好,但随着字节跳动要放弃游戏市场,多个游戏项目寻求出售,业内普遍认为,正是DNF手游的出现,让《晶核》这个项目卖不上价,因此字节跳动不得已又让游戏业务重回孵化状态,《晶核》这个项目只能继续由自己来养着。

网易也曾推出过DNF-like的产品,比如2021年上线的端游《超激斗梦境》,请来“DNF之父”金允钟担任顾问,号称要干翻DNF端游,而且《超激斗梦境》公测时DNF已经过了巅峰状态,玩家开始出现流失。但遗憾的是,《超激斗梦境》并没能够吸引到这部分流失的玩家,让自己成为爆款,游戏热度始终不高导致内容一再大改,最终运营未满三年即宣告停服。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DNF全球累计收入已达2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93亿元),这样的IP号召力显然非同一般。而作为腾讯最后一款现象级端游的端转手产品,在800万勇士的热切期盼下,它毫无疑问是腾讯新品中铁打不动的C位年度游戏,不仅是预定爆款,而且剑指腾讯眼中的重点热门游戏。

由于端转手的产品往往能带来数倍甚至10余倍的用户增量,而早在十多年前端游时代便宣称有着“800万勇士”的《地下城与勇士》,极有可能拥有8000万甚至上亿的新增用户盘子,因此这款产品的商业化成绩自然就备受期待。

而被亿万勇士所期待的DNF手游上线后的成绩也不负众望,自从5月21日正式公测以来,仅用6小时便登顶畅销榜,此后连续在畅销榜上霸榜29天,直到6月19日才被米哈游的《崩坏:星穹铁道》拉下畅销榜冠军的王座。而在免费榜上,DNF手游也连续霸榜了16天。

在NGA论坛上,有玩家认为,DNF手游的爆火是特例,因为跟它进行同一个赛道竞争的几乎全死掉了,DNF已经成为了赛道本身,所以DNF手游的成功靠的主要还是情怀,游戏性反而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能回忆当年的感觉,甚至还能重新与当年好友组队,有话题交流,这才是重要的地方。

玩家在青少年的时候只能玩但氪不起,现在成年了,有工作收入了,那肯定狠狠圆梦,比如小时候眼馋天空套,现在直接一个角色一套装备,甚至轮换着穿…所以他认为DNF手游吸引的主要是从DNF端游脱坑的回流老玩家。另有玩家对此表示赞同,但他补充性地认为,DNF作为横版动作闯关游戏,天生就是适合做成手游的IP,难点在于需要在手机上重现端游技能的操作手感。

毫无疑问,DNF手游创造了腾讯手游有史以来最为火爆的开局,不过也正是由于DNF手游一直位居iOS畅销榜榜首,其游戏收入也因为缺乏参照物而变得难以预测,三方数据平台很难给出相对准确的收入预测值。DNF手游的收入持续处于黑箱状态,除了腾讯和开发商NEXON外,没有人知道游戏收入达到一个怎样的夸张程度。

直到5月29日,外媒彭博社援引Niko Parterners分析师Xiao Feng Zeng的数据,为DNF手游首周的流水收入估算了一个“超过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的数字。但这个数据仍然被认为是被低估了,比如有人就估算其首周流水或达到15亿。

据Sensor Tower发布的报告,在5月最后11天,《地下城与勇士:起源》在国内iOS市场的收入已经超过同期《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的收入总和,并使得5月腾讯游戏在移动端的收入实现了12%的增长。

今年以来,在DNF手游之前,腾讯只发行了一款二次元游戏《白荆回廊》,在上线两个月之际便掉出畅销榜Top200名之列,只有做活动才能重返Top200,而在DNF手游之后腾讯只在6月12日上线了《塔瑞斯世界》,以及在6月26日将上线一款帕鲁like的沙盒游戏《创造吧!我们的星球》的发行计划,这几个产品对于腾讯游戏上半年的业绩不会产生明显影响,也就是说腾讯游戏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增量主要由DNF手游带动。

至于对《地下城与勇士:起源》首年流水的预估,目前各种机构发布的数据更是花样百出,但笔者倾向于《地下城与勇士:起源》有望在2024年为腾讯带来上百亿的游戏收入。

可见,DNF手游不仅是腾讯的2024年度游戏,还是腾讯自《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之后等待了6年之久才收获的一款能够大幅影响游戏业绩的支柱型产品,但这既是腾讯最擅长的方式,也是不可复制的,因为这是腾讯“四大名著”或者腾讯“三驾马车”(《地下城与勇士》《穿越火线》与《英雄联盟》)中最后一款搬上移动平台的IP。

3、投入10亿的《射雕》,成为网易游戏滑铁卢

如果说腾讯5月份便已将手中最好的牌《地下城与勇士:起源》打了出去的话,那么网易则在上半年只打出几张普通的牌以及一张堪称臭牌的《射雕》——网易近两年的四大武侠游戏之一,另三款则是《逆水寒》手游、《燕云十六声》与《永劫无间》手游。

但实话实说,《射雕》一直都是四大武侠游戏之中人气与热度最低的一款,但谁也没想到游戏上线后的表现更为不堪。

《射雕》还没上线之前,网易对其宣传力度也很大,比如号称要做武侠版“原神”,为此网易宣称其由600人规模团队开发了6年,耗费成本10亿,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刚公测时的《原神》,而且迄今为止也没有几个国产游戏宣称达到10亿制作成本的,屈指可数的几个10亿级产品其实也只存在于腾讯网易两大巨头,以及近些年崛起的米哈游中。

而在营销层面,《射雕》的市场团队更是将网易一贯以来所擅长的与同行互撕的打法发挥到极致,首先是趁着竞品《剑网3》于3月11日发博宣布正式取消装备修理费而登上热搜第二位时,官方微博亲自下场贴脸嘲讽Diss:震惊了,2024年了,还有游戏修装备要收费?放心来射雕…帮你们把价格卷下来。

面对网易蹭热度,《剑网3》执行制作人回应《射雕》:别什么都找营销号蹭会吃坏肚子!便宜与否不是嘴上功夫、活过15年再说!

当然,《剑网3》执行制作人这么回怼《射雕》是有底气的,因为《剑网3》自上线至今已有15年,且业绩还在持续增长,是游戏界罕有的常青树产品。

面对着火药味十足的喊话,网易旗下《一梦江湖》与《天下3》先后加入战场发博劝架,其中《天下3》发博宣布全面取消装备修理费,而腾讯旗下的《天涯明月刀手游》与《王者荣耀星之破晓》也加入战场,其中《《剑网3》宣布联动《天涯明月刀手游》,刀剑合璧,扫清猪邪!(“猪”字还特意放大加粗)。一时间,各个产品都喜提一个甚至多个热搜。

而争议事件的始作俑者《射雕》官方则趁机宣布:《射雕》商城直售时装和配饰永久9.9元,有请大家届时监督。《射雕》的研发团队战魂工作室负责人甚至亲自写了给玩家的一封信,宣称:“同行的暴怒坚定了我们把MMO价格打下来的决心”“被卷到的同行们,对不住了”。

在收费模式上,《射雕》显然是想向去年大获成功的《逆水寒》手游看齐,但游戏上线后不仅没有复刻《逆水寒》手游那样火爆的成绩,反而创下了网易游戏有史以来投入与收益最为失衡的滑铁卢,令大玩家与游戏业内同行生发了对于网易能否打造精品游戏的质疑。

《射雕》在游戏圈掀起的商战无疑为其宣发攒足了热度,而游戏也选择在纪念金庸先生百年诞辰的不久后的3月28日公测上线,结果没料到遭遇了滑铁卢。《射雕》在畅销榜最高只排在第十五位,而在一个多月后就掉至百位开外。据第三方数据,《射雕》首月流水勉强过亿,这个数据可以说是非常之差的。

对比一下,由中手游发行的《新射雕群侠传之铁血丹心》这个几千万研发成本的产品,其首月流水都能超过2亿。而接下来《射雕》玩家流失严重,流水更是严重下滑,因此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说《射雕》这个产品是网易史上最大的失败案例都不为过。

在2024年Q1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丁磊对3月份上线的《射雕》表现不满意,声称已更换了负责人和核心成员,并表示新版本将于暑假推出,相信凭借网易在MMORPG方面的开发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仍然对《射雕》游戏充满信心。

其实暑期档或许就是《射雕》能否起死回生的最关键档期了。

因为目前电视剧《金庸武侠世界之铁血丹心》正在腾讯视频热播,而电影《射雕英雄传之侠之大者》据传也将会在暑期档上映,再加上今年是金庸百年诞辰年份,游戏可以从影视宣发中借势营销推广。不过丁磊可以信任自己的员工,但回炉之后的《射雕》新版本到底能不能挽救这个项目,到时候拉出来检验一下是驴是马就行了。

4、腾讯VS网易游戏基本盘,谁是游戏界独一档

在2023年一年时间里,腾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两款头部产品依旧保持稳定,还有一批近年上线的次新游表现突出,它们虽然未成为现象级爆款,却也在各自的细分领域占据着市场地位。

在2023年全年财报中,腾讯将这些游戏总结为“重点热门游戏”,评判标准为年流水超过40亿元,且季度平均日活超过500万的手游,和日活超过200万的端游,并对外披露数量从6款上升至8款。而在2024年Q1财报后电话会议上,长青游戏成了腾讯游戏业务被聚焦讨论的重点。也许腾讯对这两个概念的定义并不完全等同,但此前的8款“重点热门游戏”必然属于长青游戏范畴。

至于腾讯有哪些长青游戏呢?

不同的机构或者人士对此有不同的解读。比如,Sensor Tower在一份深度分析报告中表示,2019 年至2023年,全球手游市场 82 款产品全球累计收入之和超过 2200 亿美元,“保持显著的长青态势”,其中腾讯旗下《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 5 款“长青”手游在列,分别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穿越火线:枪战王者》《QQ飞车手游》《火影忍者》,而这5款产品平均每年为发行商带来52亿美元的收入位居所有厂商之最。

国金证券则发布报告称,国内目前只有20款游戏符合长青手游的定义(上线 3 年以上且每年iOS 游戏畅销榜平均排名可稳定在 50 名以内的手游),其中腾讯以50%的占比大幅领先国内其他游戏公司,且上榜游戏中有9款上线时间超过5年,包括《王者荣耀》《和平精英》《QQ飞车》《穿越火线:枪战王者》《火影忍者》《QQ炫舞》《使命召唤手游》《欢乐斗地主》《FC足球世界》及《部落冲突》。此外,在7款潜力长青手游中,《金铲铲之战》《英雄联盟手游》《暗区突围》和《元梦之星》共4款腾讯游戏入选。

另外,统计腾讯过去一年的财报可以发现,有6款游戏因为“表现突出”被点名表扬,包括《无畏契约》《命运方舟》《英雄联盟手游》《金铲铲之战》《暗区突围》《火影忍者》,但并不代表这6款游戏就是腾讯所定义的“重点热门游戏”,或许有些是,但有些只能说是潜力款,仅仅是作为新品取得了一定成绩而受到表扬。

重点热门游戏的入选标准很严格,腾讯在Q1财报宣称达到了8款,不过具体名单没有透露。笔者认为,腾讯旗下的8款重点热门游戏包括,号称“三驾马车”的老牌端游《英雄联盟》《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以及在排行榜上长期位居前列的手游《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穿越火线:枪战王者》《金铲铲之战》《英雄联盟手游》。其中《金铲铲之战》与《英雄联盟手游》就是新增的两款。并且需要强调的是,随着《地下城与勇士:起源》的最新发布,实际上目前腾讯旗下的重点热门游戏数量已经达到了9款。

腾讯2024年Q1财报显示,本土市场游戏收入为345亿元,《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两大头部游戏的流水均在今年3月已恢复同比增长,《金铲铲之战》等次新游表现突出,带动本土市场流水实现同比增长。同时,腾讯的国际市场游戏收入为136亿元,一季度腾讯游戏国际市场流水同比增长34%。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Q1财报中表示,今年一季度游戏总流水实现增长,为未来几个季度游戏收入恢复增长打下基础。

其中对国际市场迅猛增长贡献最大的功臣,则是Supercell旗下的3V3 MOBA产品《荒野乱斗》。2022年12月,《荒野乱斗》大胆移除了游戏中的随机概率宝箱模式,开始了对全新商业化模式的探索。此后其收入一度落入低谷,但经过了一年持之以恒的试错与迭代,《荒野乱斗》终于找到了适合自身的变现模式,不仅从谷底脱离,更超越了此前的峰值水平。

在2023年6月至2024年2月期间,《荒野乱斗》的MAU提高了2.4倍,DAU提高了3.9倍。这意味着全球有4000-5000万的日活跃玩家在半年内被《荒野乱斗》给吸走,也给《荒野乱斗》的同期收入带来了8.8倍的增长,目前已成为Supercell收入最高的游戏。

另根据第三方数据,《荒野乱斗》的Google Play与App Store预估收入在3月时刚刚超过6亿人民币,而到了4月更进一步突破7亿人民币大关。由于这款产品在移动端商店外还拥有官网充值渠道,其4月实际收入可能达到8亿、甚至更多,俨然有了“海外小王者荣耀”的态势。在国际服的热度带动下,《荒野乱斗》国服同样也迎来了收入的上涨。

而在网易这一边,虽然网易方面没有正式提出重点热门游戏或者长青游戏的概念,但我们依然可以用类似的标准来衡量网易旗下的游戏产品,比如国金证券发布的长青游戏报告里,网易一共有《梦幻西游》《大话西游》《倩女幽魂》《阴阳师》《率土之滨》这5款产品入选,另有《蛋仔派对》与《逆水寒手游》入选潜力长青手游。

由于国金证券的报告只针对手游,但网易还拥有《梦幻西游》与《大话西游》这两款20年以上的常青树级别的端游,还有《永劫无间》这样在全球大受欢迎的端游,这些长线运营或者全球受欢迎的游戏能够在短期没有爆款产品时,为公司提供稳定的业绩支撑,让公司能够有更长的时间内准备新产品研发。

从网易2024年Q1的财报来看,网易旗下的长青游戏生命力不减,如《梦幻西游》手游Q1收入创新高;《第五人格》在开服6周年活动中,Q1收入及5月DAU创新高;《率土之滨》在上线9年之际,Q1收入也创近三年新高。

虽然网易也拥有不少长青游戏,并且今年以来也有几款老游戏呈现出回春的逆天表现,比如《第五人格》,但与腾讯对比还远远不够,腾讯在打造长青游戏方面有着碾压级别的优势,这是由于腾讯更擅长大DAU的竞技游戏,这类游戏的生命力也更为旺盛,相反网易所擅长的MMO却很容易随着游戏生命周期的延长而衰减,比如就算是努力去走大DAU路线的《逆水寒手游》,目前也已时常掉至畅销榜10名开外了。当然,《蛋仔派对》也许可以打破魔咒,未来成为网易少有的可以比肩腾讯热门游戏的长青游戏。

对比之下,腾讯旗下的9款重点热门游戏以及在国际市场上翻红的《荒野乱斗》,都属于竞技游戏,而这也是任宇昕一再强调的,“腾讯要守住自己的基本盘(竞技游戏),不能被当下热门的MMO、二次元所动摇”,其中国内游戏厂商中最擅长MMO的当属网易,最擅长二次元的当属米哈游,所以任宇昕作为腾讯游戏帝国的掌门人,对于当今游戏市场格局的认识可谓是一针见血的。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对于旗下的重点热门游戏的入选门槛要求是行业最高的,因为这是因为腾讯坐拥中国游戏用户的最大盘子,而且入选的9款重点热门游戏都是竞技游戏,能够吸引到的玩家用户量更大,而像网易更擅长的MMO游戏赛道,在《逆水寒》手游之前走的是由重氪玩家撑起游戏收入的高ARPU低DUA的游戏模式,因此如果从游戏的活跃用户量的角度来看,很多网易旗下的长青游戏甚至都不能入选腾讯的重点热门游戏名单,因为腾讯要求手游达到500万DAU,端游达到200万DAU。

正因为在打造长青游戏表现上,网易与腾讯有着极大的差距,因此即使是网易业绩表现最好的2023年,网易与腾讯的国内游戏营收之间的差距反而再度被拉大。结合腾讯与网易的财报,剔除网易的相关增值服务收入(如CC直播等),只计算游戏收入,2022年二者的收入相差1017.3亿元;但在2023年,这一收入差距扩大到了1041亿元。当然,造成2023年网易与腾讯游戏收入差距拉大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暴雪全家桶游戏代理权的丧失,还有《梦幻西游》等PC老游戏的下滑。

5、“决战最卷暑期档”的网易,能扳回一局吗

随着腾讯DNF手游的上线,在手游领域,网易需要面临着腾讯的三座大山《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与DNF手游所施加的压力,还要面对着《金铲铲之战》与《英雄联盟》以及《穿越火线》《火影忍者》《QQ飞车》等长青手游的挑战。无一例外地,这些游戏都有着“竞技游戏”的标签,可以说,网易的游戏业务正在被腾讯以其最擅长的竞技游戏的打法爆锤了一番。

而在互联网领域,网易曾于2023年12月13日一度反超美团而坐上市值第四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位置,后来因为网游政策草案的出台一度又落后,在网游草案政策影响消除后网易市值再度反超美团,而后随着美团业绩的回暖,相反网易由于仅交出黑马新品《世界之外》,高成本大制作的《射雕》惨遭滑铁卢,缺乏重量级游戏新作的推出,总体而言业绩平平,导致网易市值早已被美团甩开,但还稳定在互联网公司市值第五的位置。

不过网易的储备产品还是比较丰富的,但神奇的是网易的重量级产品纷纷宣布要定档暑期档或者要在暑期档搞事情。比如,网易旗下的两款武侠游戏《燕云十六声》与《永劫无间》手游先后宣布将在暑期档与玩家见面,只是《燕云十六声》最近又宣布延期。另外网易的一款开放世界生存游戏《七日世界》也宣布定档暑期档。此外,《射雕》新版本宣布将在暑期档接受玩家的检阅,而《逆水寒》手游也已在一周年之际的6月28日上线“脱胎换骨”的2.0版本,并让游戏重新杀入畅销榜前五。

其中《燕云十六声》与《七日世界》都是宣称十亿开发成本的重量级新品,原本《燕云十六声》定档7月26日,不过在经过“仲吕测试”之后宣布延期,但仍然争取在年内上线,并按照以前“一诺千金”的承诺,每延期一天官方微博都要抽一个粉丝送一克黄金。而《永劫无间》手游则是网易旗下有着超4000万全球玩家的竞技游戏《永劫无间》的端转手产品,已经过数次测试,从目前游戏超3200万的预约量与关注度来看,必然是爆款预定。这几款游戏,无论哪一款都肩负着要大幅拉动网易游戏业绩的使命。

此外,网易代理的《魔兽世界》国服也一直争取赶在暑期档正式回归,现已定档6月27日开服,还有网易布局全球主机与PC单机市场的樱花工作室的首款产品《圣剑传说》也将于暑期档与玩家见面,为网易“决战暑期档”输送弹药。

也许暑期档网易将会迎来一波游戏新品“小宇宙”的集体爆发,而腾讯虽然已经打出了年度王炸的DNF手游,仍然手握不少重量级新品要入局暑期档,如《极品飞车:集结》《世界启元》《星之破晓》以及《王牌战士2》都选择在暑期档与玩家见面,其中《极品飞车:集结》获得EA知名单机作品的IP授权,并邀请周杰伦代言,号称“首款开放世界赛车手游”,预约量也高达3000万,《星之破晓》则是《王者荣耀》是第一款衍生手游,将与网易的《永劫无间》手游同日对决,而《王牌战士2》则是直到7月6日才匆忙加入暑期档战场。

而在腾讯与网易之外的其他游戏厂商,也在积极鏖战暑期档,其中声势最大的莫过于已于7月4日上线的米哈游的《绝区零》,还有定档8月20日的游戏科学研发的首款国产3A游戏《黑神话:悟空》。还有,上个月上线并挽救了B站游戏业务的SLG《三国:谋定天下》成绩也不俗,而即将上线的知名产品则有莉莉丝在“超越预期”战略下打造的首款新作《剑与远征:启程》,以及字节跳动花费40亿美元收购的沐瞳科技旗下的王牌MOBA产品《决胜巅峰》等,堪称是游戏行业有史以来最卷的暑期档。

“决战最卷暑期档”,是网易游戏业务面临的一场大考,亦是网易拉近与腾讯游戏业务距离不容有失的最佳时机。

作者|庞瑞锦

出品|零态LT(ID:LingTai_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