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ERP拿下2000万大单,用友金蝶到底慌不慌?

科技 2024-07-11 18:41 阅读:2

华为每次进入一个新赛道,总是会引起不小的关注。6月底的一则中标信息再次将华为的MetaERP推到了风口浪尖,业内也在密切关注华为的这一举动会对用友、金蝶等国产ERP厂商产生何种影响。

01 华为ERP中标2000万项目背后

6月底,中广核发布了一则采购结果,华为中标了该公司的新一代ERP产品预研技术支持服务项目,而且是单一来源采购,报价为2000万元。

尽管这个订单的金额在大型企业ERP项目中并不算太大,但作为已对外披露的华为MetaERP服务的首个外部客户,这个项目还是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数智前线,中广核的ERP项目并不是最近才拿到的项目,华为去年就已经在做了。

而国内一家ERP厂商的人士则告诉数智前线,华为拿单并不让他感到意外,因为ERP产品从预研到规划、研发,再到小规模打磨,大规模验证,然后再推向市场,需要一个生产周期。现在华为这个大单本质上还是一个原型验证的阶段,"距离他大规模的商用其实还有比较远的路要走"。

华为公司高级顾问田涛等人撰写的《华为MetaERP替换的奇迹》一文中描述了华为MetaERP研发过程的艰辛。

华为ERP原本用的是Oracle,自从被美国制裁后,华为ERP系统遭遇断供停服,公司生存受到严重威胁。华为一度想采用国产软件包替代,也进行了测试和验证,但由于华为全球业务场景过于复杂,国内厂家的软件包难以匹配,需要进行大量的定制化开发。

华为的ERP系统数据已积累到惊人的150T,而且,华为对ERP系统进行了大量定制开发,代码高达490万行。在ERP系统外围还有300多个作业系统,与ERP系统拉链式集成,频繁进行数据交互,形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庞大系统。

最终在2019年底,华为决定自研ERP,项目正式立项,并明确了总体目标:面向未来打造云化、服务化的泛ERP架构,用3年时间完成新ERP主体建设,5年完成覆盖。根据华为披露的信息,ERP项目共设立了12个子项目组,投入1800人,高峰期有3000多人。

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奋战,这个被比喻为"强渡大渡河"的项目在华为主力业务上线使用,覆盖了华为公司100%的业务场景和80%的业务量,并用15个小时完成了全球88家子公司的大规模切换,经历了月结、季结和年结的考验,实现了零故障、零延时、零调账。"这相当于边开飞机,边换发动机。"华为CIO陶景文说,他也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

不过,据数智前线获悉,华为在去年底开始缩小MetaERP团队的人数,各个业务线重新接收这些人。

MetaERP之所以今年人数会降下来,一方面是华为自身的ERP替代已经告一段落,全部业务已经完成了迁移;另一方面,面向外部客户还在产品化阶段,并没有大规模铺开,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此前有消息称,MetaERP这两年主要做少数几个客户。目前看来,中广核是其中一家,但其他客户尚未披露。

另外一个重要的外部因素是,ERP是一个非刚性市场。相比于芯片、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等关键基础设施,ERP虽然也重要,但相对而言,紧迫性没有这么强烈,而且ERP的更换往往会经历数年的周期,非常漫长。

"据我们了解的真实情况是,大型央国企可能认为替换ERP还不是最重要、最紧急的事。"一位ERP厂商人士告诉数智前线,大型企业的需求还很旺盛,但是没钱,"你过来先给我出方案,先诊断,聊来聊着,一看需要花钱,最后很多都不了了之;有的说签单,但尾款周期很长。这种情况的概率比以前高了很多。"

另外,部分央企也在自研高端ERP,在华为宣布MetaERP落成后不到十天,中石油旗下数科公司昆仑数智也对外宣布,昆仑ERP在大庆石化公司实现单轨成功运行。

02用友金蝶会受何影响?

华为MetaERP自从2023年披露后,外界一直在关注对其他国产ERP厂商的影响。此前该消息还在资本市场引起不小恐慌,导致用友和金蝶的股价大幅下跌。不过,这次中标的消息披露后,资本市场的反应比较平淡。

其实,华为在自主研发MetaERP的过程中,也得到了国内大量合作伙伴的支持。比如用友负责财务总账、金蝶负责人力资源、武汉天喻负责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等,通过项目协同发力,实现了产品模块的突破。

一位华为的合作伙伴告诉数智前线,华为在被断供后,外方人员撤离,合作伙伴立马从全国调人手过来支援,没有去谈条件也没有涨价。而另一家厂商的人士则透露,他们负责的板块向华为开放了源代码。陶景文在MetaERP的表彰大会的发言中也提到:"特别感谢我们的伙伴,你们是‘强渡大渡河’的同路人。"

不过,这也让国产ERP厂商们与华为的关系有些微妙。华为做出来的产品与他们有在同一个赛道竞争的风险,市场反应一度非常激烈。

2023年4月,华为专门搞了一场MetaERP的表彰大会,上台的合作伙伴包含用友、金蝶、奇安信、中软、金山、天喻、上海汉得、广州赛意等。而任正非还专门上台与这些企业代表合影,以缓解外界的情绪和顾虑。任正非提到,大家是一个战壕的人,要互相多交流,多喝咖啡,华为的东西,合作伙伴也可以拿过去,大家毫无保留、开诚布公,一起为国家的软件信息安全作出贡献。

用友和金蝶近些年都在往头部央国企客户深耕。而且有意思的是,这次华为中标的中广核也是用友和金蝶的标杆客户。2023年9月,用友宣布,其承建的中广核智慧司库系统票据业务成功上线。也是在同一年,金蝶助力中广核成功打造税务数字化平台。但在这些大型企业里,不同的业务模块采用不同供应商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现象。

"其实不用太担心,这几个公司的赚钱逻辑不一样。"一位服务过大量央国企客户的人士告诉数智前线,根本的原因就是目前这个行业的利润,支撑不了华为高水平人才的薪资,"这个事不是华为没这个能力,是没这个必要,你花那么多钱,你说这钱好挣吗?华为还没有完全踏足这一块儿,没有完全的把脚上伸到这个水里。"

目前,国内重硬轻软的现象并没有得到太大缓解,软件占整个IT预算的比例依然非常有限。而在部分人士看来,华为每次进入一个新赛道,选择的都是赛道足够宽,水足够深,利润足够丰厚的大业务。

ERP市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规模并不算大,头部的三家加起来还不到200亿元,其中用友在2023年的营收规模为97.96亿元,金蝶为56.79亿元,浪潮软件为25.53亿元。

"从我们的角度看的话,不认为他是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对手。"一位头部ERP厂商的人士告诉数智前线,他们是all in在这个赛道,而且是通过海量客户的需求,找到共性提炼出来形成的产品,而华为是把自己公司的流程提炼出来,然后往外复制,"这完全是两个路径"。

不过,在国内另外一家头部ERP厂商工作的人士看来,现在整个软件行业最苦恼的是低价竞争,而华为一向不喜欢打价格战,说不定可以把整个软件行业的价格往上抬一抬,"未免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