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今日快报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11月,两名BBC记者卧底科威特,他们在上寻找女佣:但不是雇佣她们,而是买下她们!

没错,在科威特只需一部手机就能购买奴隶!这不是几个世纪前的历史,而是发生在2019年的真实新闻。

一出,全世界哗然。前有集装箱惨案,后有奴隶买卖,第三世界的生活有多惨?

一、“法律?我们不care的。”

故事要从两名假装定居在科威特的BBC记者说起。

他们在一个叫4sale的APP上搜索关键词“services”“housekeeper”跳出来的页面上有各种报价的女佣,多数在1000多第纳尔左右(1000科威特第纳尔约等于23200)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她们知道要去不同的地方工作吗?”

“我不会告诉她们。”

“她需要休假吗?”

“老实说我们科威特人不会让她们休息,我们是罪犯。”

“那手机呢?”

“那不关键,她们都是一些没受过教育的人,你懂我意思吧。”

“那法律怎么规定的呢?”

“法律?我们不care的。”

最让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在instagram上找到的一名卖家。他在明面儿上是警察,暗地里却是人口贩子。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电话里,他忠告记者:“只要把女佣的护照拿走,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她就会乖乖听话”

而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

见面后,带着女佣来面试的是一个黑衣蒙面女。令人震惊的是,这名女佣只有16岁。

对人口贩子来说,这是贩卖的黄金年龄,既涉世未深、不会逃跑,又是花季少女,体力充沛,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名警察卖家经手的女佣远不止这一名花季少女,而是已经形成产业链:“有人以600第纳尔的价格买下一个女佣,以1000第纳尔的价格卖掉她”

据报道,每10户科威特家庭中就有9户有女佣,而女佣大多数来自贫瘠地区、东南亚、菲律宾等地。

由于家境不好,她们或主动、或被骗来到了海湾地区,只是希望找到满意的工作。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但入境后,她们中的很多人护照被扣留。就像木偶戏里的木偶一样,手握护照的人仿佛握住了她们的咽喉。

更有甚者,因语言不通,买卖双方当着女佣的面讨价还价,她们却一无所知。

来自第三世界的穷人对海外世界怀着美好的憧憬,但等待她们的或许是死于半路的集装箱,或许是世界那头的奴隶生活。

二、杜特尔特:“我无法忍受”

这名16岁的女佣叫法图,在记者和政府的努力下最后逃离了女佣生活,回到了家乡几内亚。

来自几内亚16岁的法图(化名)与卖家在科威特城合影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如今,法图回到学校继续上学:“我非常开心,现在谈到这件事(被解救)我依然很开心”

法图是幸运的,她在科威特工作了9个月,期间曾为3个家庭打工,虽然只获得两个月工资,但最终逃离了虎口。

但是,像法图这样的幸运儿寥寥无几,活在科威特人统治之下的女佣有多惨?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女佣从凌晨五点工作到深夜一点,遭受、性侵犹如家常便饭。

雇主家里一般没有女佣的床,她们一般睡在婴儿台、沙发、甚至厨房。

有位卖家暗示记者:“你可以让她做任何事”暗指包括和性侵。

她们不需要“一天或一分钟或一秒钟”的休息,每过几个月打一次电话回家里就行。

最基本的人权在女佣这里是不存在的,甚至有时候都性命难保。

有位雇主上传过一段。中,一位埃塞俄比亚女佣掉出窗外,整个身子只有一只手挂在窗沿上。

在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楼下的车辆,据此推断可能有10层楼高。

女佣恐慌地乞求雇主拉她一把,但雇主却掏出手机拍、发社交软件…

万幸的是,这名女佣被遮挡板缓冲了一下,没有摔死。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与此相比,一名叫德玛菲利斯的菲律宾女佣就没这么幸运了。

2016年,德玛菲利斯失踪;2018年初,她的尸体被发现在雇主家的冰箱里,并且已经封藏一年之久。

德玛菲利斯家人说,她从未说过雇主的坏话,一年只能和家人通话三次,调查显示是被勒死的。

杜特尔特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但是,在中东国家的石油面前,杜特尔特也不敢太过分,他只是号召国人回国:

杜特尔特发话后,有500多名女佣得到救助;但像德玛菲利斯一样遭受不平等待遇的女佣,海湾地区还有几百万。

拯救需要死亡来唤醒,代价未免太大。

三、把锅扔给社交软件

科威特女佣的惨状曝光后,举世哗然:为何在21世纪还会出现光明正大的人口贩卖?又有谁该为人口贩卖负责?

首当其冲的就是社交软件。

卧底记者寻找卖家用的是4sale软件,该APP相当于58同城。令人更震惊的是,除此之外,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Haraj等热门软件竟然公开为人口贩卖打广告。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软件里,女佣们按照年龄、肤色、国家、种族被分为三六九等,明码标价。

但同时,卖家标注自己贩卖的是合法商品和服务,于是人口贩卖披上“合法商品和服务”的外衣,公然叫卖。

社交软件成了众矢之的,被称作“硅谷的线上奴隶市场”

Facebook高层很慌:“我们将继续与执法部门、专家组织和业界合作,防止这种行为在我们的平台上发生”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社交软件的确是人口贩卖的温床,但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硅谷,这个锅未免太好扔了。

问题的症结不在于奴隶市场,而在于科威特人的传统。

法律出台后,科威特人不能在明面上交易奴隶,他们就把目光转向社交软件,买卖双方一对一、直接私下交易,避免了相关部门的。

这才使得“硅谷的线上奴隶市场”应运而生。

法律为何禁止不了科威特人那颗贩卖奴隶的心?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女佣就是奴隶,就该被贩卖交易。这是融进血液、刻进骨子的观念。

2018年,科威特再次出台法律:佣人一个星期必须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并且不能克扣她们的护照。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第二天,科威特化妆博主sondos al-qattan就在ins上公然抗议:

“我不想要菲律宾女佣了,她们多糟糕啊,一星期要休息一天,如果她们跑回自己的国家谁来补偿我。你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仆人拿着自己的护照呢?”

在他们眼中,女佣和奴隶没有任何区别。

在对女佣的看法上,法律无法改变在雇主心中早已约定俗成的观念:护照由雇主掌握,没有休息日,法律不会保障佣人的利益。

实际上,人性的黑暗面一直存在,硅谷只不过放大了这种黑暗而已,“卡法拉”Kafala这样的观念体制才是最该为奴隶交易负责的。

16岁少女被挂在网上公开标价售卖,科威特一部手机就可以买奴隶?

把锅扔给社交软件很简单,社交软件下架相关服务也很简单,但离开社交软件的温床后,科威特人那颗贩卖奴隶的心还是会隐隐躁动,还是会、性侵、甚至杀害女佣。

在他们眼里,女佣的命如同草芥。

科威特真正需要的不是让社交软件来背锅,而是更有效的“严刑重典”

当两名记者拿着偷拍的黑衣蒙面女售卖女佣的给科威特官员看时,该官员明确表示:“这是违反法律的…任何参与这种交易的人,将会受到处罚”

于是,官员根据这段开始寻找法图。仅仅10天后,法图被解救,她先被送进庇护所,后被遣返回国,回到那个让她“非常开心”的故乡。

科威特政府不是没有能力去解救受害女佣,只是碍于“kafala”观念,他们不敢站在雇主的对立面罢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