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清代名人轶事》卷一记载了哪些内容?

  ◎顾亭林好学

  亭林先生自少至老手不释书,出门则以一二羸马捆书自随。偶边塞亭障,呼老兵诣道边酒垆,对坐畅饮。咨其风土,考其区域。若与平生所闻不合,发书详正,必无所疑乃已。立刻无事,辄据鞍默诵诸经注疏,遇故友若不相识,或颠坠崖谷,亦无悔也。精勤至此,宜所诣渊涵广博,莫与抗衡与!

  ◎勖甥

  亭林先生尝勖其甥徐立斋相国曰:“有体国经野之心,然后可以登山临水;有济世安民之略,然后可以考古论今。”此正先生自道其志向。一部《郡国利病书》,胥在是矣。自汉以下,堪当此语者,殆无几人。

  ◎拒夜饮

  亭林先生貌极丑怪,性复严峻。鼎革后单身北走,凡所至之地,辄买媵婢、置庄产。纷歧二年,即弃去,终已不管。而长于治财,故终身羁旅,曾无疲乏。东海两学士宦未显时,常从借贷,累数千金,亦不取偿也。康熙丙辰,余在都下,而先生适至。两学士设宴,必延之上座,三爵既毕,即起还寓。学士曰:“甥尚有薄蔬未荐,舅氏幸少需,畅饮夜阑,张灯送回何如?”先生怒色而作曰:“人间惟‘淫奔’、‘纳贿’二者,皆于夜行之,岂有正人君子而夜行者乎?”学士屏气肃容,不敢更置一词。陆舒城常言:“人眼俱白外黑中,惟我舅祖两眼俱白中黑外。”非习见不知其描述之确。

  ◎狱事

  顾亭林狱事,志乘未详。见于《与颜吏部光敏书》,特录其略。先是姑苏沈天甫、施明、夏麟奇、吕中假造《忠节录》,托名已故祭酒陈仁锡,讥毁本朝,罗列江南北之名士巨室,认为挟害之具;又假造原任阁辅吴甡一序,诈其子中书吴元莱银二千两。事发,刑部定谳,行将沈天甫等斩决,此康熙五年中事也。次年,莱州即墨黄指挥培之仆姜元衡删易此书,增入黄氏唱和诗,控其主与兄弟子侄作诗诋毁本朝,又与顾亭林搜辑诸人诗,皆有讪语。处士于七年二月在京师闻之,即出都抵济南,幽絷半年,因援沈天甫故牍,谓姜元衡所控之书,即沈天甫等堕入之书,事旋解,牵连二十余人均得开释。处士赋诗六章纪其事,有“伟节不西行,大祸何由解”之句,又末章云:“天门讠失荡荡,日月相通过。下闵黄雀微,一旦决收罗。平生所识人,劳累云无他。骑虎不知危,闻之元彦和。尚念田书言,此举岂足多。永言失专心,不变同山阿。”诗会集皆不载,详见颜氏家藏信札。

  ◎广师篇

  亭林先生《广师篇》云:“学究天人,确乎不拔,吾不如王锡阐;读书为己,探赜洞微,吾不如杨雪臣;独精三礼,卓著经师,吾不如张尔岐;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山;坚苦力学,无师而成,吾不如李容;艰险备尝,与时屈伸,吾不如路安卿;博闻强记,群书之府,吾不如吴任臣;文章尔雅,宅心和厚,吾不如朱彝尊;好学不倦,笃于朋友,吾不如王宏撰;精心六书,信而好古,吾不如张弨。”百诗先生论人物,尝称吴志伊之饱览、徐胜力之强记,自问不如。吾乡李杲堂先生,最心折万氏家学,尝云:“粹然有得,造次儒者,吾不如公择;事古而信,笃志不分,吾不如季野。”杭太宗太史亦自谓:“吾经学不如吴东壁,史学不如全谢山,诗学不如厉樊榭。”数公皆经术湛精,文章淹贯,尚乐群策群力,撝谦自下如此。今乡里晚学粗识径途,便谓朋辈中莫可与语,志高气溢,宜其尽矣。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