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清代名人轶事》卷二首要讲了什么故事?

  ◎傅青主卫生堂药铺

  太原古晋阳城中,有傅先生卖药时立牌“卫生堂药铺”五字。乃先生书也。青主善医而不耐俗,病家多不能致。然素喜看花,置病者于有花木寺观中,令善先生者诱致之,闻患者嗟叹,僧即言羁旅无力延医耳,先生即为治剂,无不该手而愈。

  ◎识中气

  诗文字画,皆有中气行乎其间,故有识者即能觇人穷通寿夭。王椒畦文学浩,尝述傅青主征君一事。征君偶于醉后作草书而卧,其子眉亦能书,见而效之,潜以己书易置几上。征君醒而起,见几上书,愀然不乐。眉请其故,征君叹曰:“我昨醉后偶书,今起视之,中气已绝,殆将死矣!”眉惊惶,跽白易书事。征君曰:“然则汝不食麦矣!”后果如言。盖征君精于理气数之学,故能识微知著如此。

  ◎徵君有子

  傅山,字青主,一字公之他,太原人。母梦老比丘而生,生不复啼。一瞽僧至门云:“既来,何须不啼?”乃啼。六岁食黄精,不乐谷食,强之乃复食。读十三经、诸子史,如宿通者。崇祯中袁临侯(继咸)督学山西,为巡按御史张孙振诬劾,被逮,山橐饘左右,伏阙上书,白其冤。马君常(世奇)作《烈士传》,比之斐瑜、魏劭。乱后,梦天帝赐以黄冠衲衣,遂为道士装。医术入神,有司以医见则见,否则不见也。康熙己未,征聘至京师,以老病辞,与范阳杜越君异,俱授中书舍人归。山工分隶及金石篆刻,画入逸品。子眉,字寿毛,亦工画,作古赋数十篇。常粥药四方,父子共挽一车,暮抵逆旅,辄篝灯课读经、史、骚、选诸书,诘旦成诵乃行,否即予杖。

  ◎不该博学鸿词

  傅征君山,字青主,山西人,擅皇甫元晏之重名,秉司马子徽之高节,兼以笔精墨妙,为世所珍。康熙己未,诏求博学鸿儒,当事竞为引荐,青主以老病辞,强之一再,乃令其子执鞭,乘一驴车至崇文门外,称疾荒寺。八旗自王侯以下,及汉大臣之执政者,履满其门。坚卧不起,朝廷遂听其返乡。是年应试中选者,俱授翰林院反省,然其人各以文学自傲,又复拓落不羁,与科第进者,前后相轧,疑谤旋生,多不能久于其位。数年今后,鸿儒扫迹于木天矣。全国莫不叹征君贞志迈俗,而有先见之明也。

  ◎二曲讲学

  二曲主讲关中,康熙中,初以隐逸荐,后以鸿博征,皆称病力辞。自谓不幸有此名,乃学道不醇,洗心不密,不能自晦所造成的。遂杜门断交代,朋友诣之者绝不得见。一日,白昆山顾炎武、元和惠周惕至,倒屣迎之,谈宴极欢。一时门外展望色彩、服侍车骑者骈肩累迹,几如荀、陈会坐,李、郭同舟,东汉风流,再会今日也。

  ◎阎百师幼钝

  百诗先生为清代经学大师,记诵精博,而其天质实奇钝。幼受书,读百遍始略上口,性又善病,母禁之读。遂暗记,不复作声。如是者十年。一日,自觉豁然,再观旧所研讨本,了无疑滞。盖积苦精力之应也。世之以下愚自诿或遁词因病废学者,观于先生,愧可知已。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