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今日快报

“云南亿万富翁被杀案”重审的二审宣判:凶手被判死刑 家族仍置疑“为兄杀人”,是什么样的呢?

“云南亿万富翁被吸毒人员杀戮案”重审的二审迎来宣判。1月20日,死者王华聪的妻子马杰芳向红星新闻记者发送了20日领到的纸质判定书,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驳回被告人马寿聪的上诉,保持对马寿聪“因成心杀人罪判处死刑”的判定。

王华聪(右)

尽管在屡次审理后法院仍保持了对被告人马寿聪的原判,但死者王华聪的家族一向对于马寿聪所说“因死者王华聪强占他的产业而计划玉石俱焚”的杀人动机表明置疑,以为这是一宗策划缜密的“为兄杀人”案,凶手还有其人。1月19日,受害者王华聪的妻子马杰芳告知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将会一向清查下去,找到“暗地主使”。

被告人屡次上诉均保持原判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导,2018年8月7日,不久前刚回云南文山老家的吸毒人员马寿聪,驾车撞伤当地身价上亿矿企老板王华聪后,又用双刃刀捅刺数刀,致其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马寿聪脱离现场后,电话报警自首。

死者王华聪生前是云南文山州华联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履行董事,曾在当地运营多家矿藏公司和冶炼厂,被称作“身家上亿的大老板”。马寿聪则是吸毒人员,曾在广东某戒毒所承受为期18个月的强制戒毒。马寿聪在供述中称,他曾经过哥哥马寿兴,花50万元现金入股王华聪的公司,后公司关停后,自己一向没拿到钱,遂起意杀人。

2019年5月,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以成心杀人罪对马寿聪提起公诉。同年10月30日,该案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并于11月初次宣判,以成心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马寿聪死刑。马寿聪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该案发回重审。

法院判定马寿聪死刑,补偿受害者家族69129元

2022年6月,“云南亿万富翁被吸毒人员杀戮案”重审一审宣判,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为,马寿聪成心杀人罪名建立,保持死刑判定,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补偿受害者家族丧葬费及车辆受损损失费共69129元。在马寿聪的再次上诉后,案子进入重审的二审阶段,并于2022年12月7日迎来保持原判的判定。

受害者妻子马杰芳表明,家族尽管一向认同对于马寿聪获死刑的判定成果,但从始至终,她都以为该案背面的“暗地凶手”为被告人马寿聪的哥哥马寿兴,而马寿聪仅仅被亲哥使用然后“顶包”的弟弟。

此案一审宣判时,马杰芳曾表明乐意为查清是否存在暗地黑手抛弃刑事顺便民事的150万元补偿,只希望家族能持续介入此案,法院能严惩凶手。一审时,法院支撑刑事顺便民事补偿共69129元。

受害者妻子称将持续追凶

据王华聪的家族叙述,马寿聪的哥哥马寿兴则曾与王华聪运营矿山生意,来往亲近,后因经济纠纷争吵,二人近6年毫无来往。直到事发前几个月,王华聪发现自己一处价值上千万元的房产在2009年被马寿兴转卖,托付律师维权时,两人又开端有了交集。

自案发到此次重审的二审,被告人马寿聪一向宣称他是因为购买王华聪公司股份一向未收到钱,与王华聪存在经济纠纷才起意杀人。马寿聪及其辩护人辩称,死者王华聪存在严重差错,强占其产业,且马寿聪具有自首和从轻处分的情节。

重审二审法院

法院以为,马寿聪及其爸爸妈妈出资50万元在哥哥马寿兴的瑞安公司取得的股份为兄弟二人暗里的股份,哥哥马寿兴与死者王华聪的经济纠纷与弟弟马寿聪无关。即使马寿聪以为他和王华聪存在经济纠纷,也不该成为杀人的理由,王华聪并无差错。

马杰芳则表明,马寿聪在案子中对于其与哥哥马寿兴通话等重要情节仍有隐秘。马寿聪与王华聪也不存在经济纠纷,不存在从轻处分,且不存在自首情节。若马寿聪能供出“暗地人”,家族乐意体谅。

2022年12月7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马寿聪的上诉恳求,保持判处马寿聪死刑的原判。该案子的重审二审曾有两大争议焦点,一个争议焦点为死者家族是否有权在再审期间要求刑事顺便民事补偿,另一个焦点为马寿聪是否具有自首和从轻处分的情节。

近五年时刻,先后屡次开庭,拿到重审二审宣判成果后的马杰芳大哭了一场,“拿到这个判定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马杰芳向红星新闻记者表明,对马寿聪的判定没有定见,但他们以为本案暗地有真凶,在等候最高法死刑复核的期间,他们仍然希望案子可以持续查下去,把暗地主使查出来。

红星新闻记者 陈卿媛 实习生 华苒君

修改 郭宇 责任修改 魏孔明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