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给人洗衣裳

许久没有说津门混混儿那些事儿了,有朋友让我抽空多说一说。那好,“大狮”今个儿就为各位讲讲天津卫的一个混混儿世家。

清末那会子,天津卫的规模很小,南门外还是一片大开洼,到处是荒草水坑,后来由于外地流民的不断涌入,以及外国列强为建租界拆了不少民宅,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大多数涌到南门外,这才有了儿。

在这块地皮上,有个混混儿锅伙,所谓“锅伙”类似于帮派,当家人自称寨主,带着一帮混混儿赚不义之财,全都是打架不要命的亡命徒,不但老百姓不敢招惹,就连官府也忌惮三分。

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给人洗衣裳

占据南门外的锅伙,名叫佟家锅伙,干的营生主要是开私窑,铸私钱,按现在话说就是造假币。他们将带砂子的次黄铜铸造成“光绪通宝”其薄如纸,放入水中不沉底,俗称“水上漂”贩卖给奸商后,奸商把这种私铸的次品与正式制钱掺杂在一起使用,不知坑害了多少穷苦百姓。官府拿了好处,自然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因此,佟家锅伙的买卖长年不衰,成为津门最大的私钱铸造行。

仅凭这么一个营生,佟家锅伙就赚得盆满钵满,怎么可能不让别的锅伙眼红。于是乎,成台子的窦家锅伙跟太平庄的丁家锅伙联合起来,又联络了穆灿、赵天二、马三元、马四元、秃刘、小刀子杨三等津门游侠儿,拔了佟家锅伙的旗,把佟家自咸丰年间就打下的地盘一举夺了过来。

佟家锅伙一百多号混混儿被彻底打散,自此佟家一蹶不振,好在那些人没有赶尽杀绝,让佟家留下了香火,时至民国时节,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其后世子孙成为津门一霸。

说到这里,老一辈的天津人兴许已经猜出这位再次擦亮混混儿世家招牌的人物是谁了。没错,此人正是小佟五,也就是佟海山。说起佟海山,名气真不小,此人跟袁文会、刘广海、王丰年等津门“大耍儿”是同一时期的人物,坐的是津门四霸天第二把金交椅,位列袁文会之下,压西头的刘广海一头。人都说这小子头顶长疮,脚底板流脓,已经坏透了。事实的确如此,小佟五自小就是个歪毛淘气的“臭狗烂儿”十五、六岁的时候“开逛”当了混混儿,一路熬成了“大耍儿”曾在人占领天津期间,与袁文会之流充当土肥原贤二的“小力巴儿”专干贩卖劳工、妇女的勾当,并在此期间听从人派遣,兼任“河东黑旗队”总瓢把子。

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给人洗衣裳

抗战胜利之后,佟海山利用关系上下打点,洗脱了的罪名,照样做他的逍遥寓公,只差一步就能升格为混混儿中的顶尖儿—袍带混混儿,可他偏偏不学好,只因为霸占小白玉霜一事得罪了天津警备司令部稽查队长白世维,白世维一声令下,把这个目中无人的“臭巴喇子”拉到小王庄,两枪结果了性命。

小佟五之所以这么招摇,除了他是混混儿世家的传人之外,关键是他有一个人称“佟大姑”的姐姐。要说这位佟大姑,绝对可以跟天津卫有名的女混混儿崔大脚、丁二姐相提并论。

佟家锅伙“落北”天津俗语,泛指落魄、败家、失败之后,年仅十几岁的佟大姑早早地当家,捡煤核儿、烧水送水、给人洗衣裳、帮人卖菜,基本上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

后来,佟大姑赁了个“大肉”天津管猪肉叫大肉摊子,整天推着小板车儿,走街串巷吆喝着卖大肉。

佟大姑的成名,源于一次挨欺负。有一回,佟大姑天不亮就早起推着小板车儿出了门,行至鼓楼一带,突然从一条胡同里窜出来两个二十几岁的赖小子,拦住佟大姑的小板车儿,扬言要跟佟大姑“玩玩儿”

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给人洗衣裳

佟大姑常年混迹街面儿,嘛样儿的人物没见过,一瞅两个小子的扮相,就知道这两个小子是混街面的“无事由”也就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街溜子”这种人没什么本事,专爱欺负大姑娘小媳妇儿,你要认怂,他就变本加厉地欺负你,你要跟他硬碰硬,他还真就怵你。

别忘了佟大姑出生于混混儿世家,她连街面上耍胳膊根儿的混混儿都不含糊,能含糊你俩“小狗烂儿”

佟大姑丝毫不惧,笑嘻嘻告诉他俩,玩玩儿就玩玩儿,有嘛大不了的。那俩小子一瞅佟大姑同意了,于是嬉皮笑脸地凑到跟前,刚要伸手往佟大姑身上碰,佟大姑一把将剁猪骨头用的砍刀抄起来,朝着两个小子就是一通乱砍,愣是将其中一个小子的一只手砍的就剩一条皮肉勾连着。那俩小子一见遇到了“横茬儿”调头就跑,佟大姑举刀在后面紧追不舍,倘若不是有认识佟大姑的人拦住劝阻,那俩小子的小命儿只怕不保。

佟大姑由于持械伤人被关了一阵子,等到出来之后,威名震津门,一提佟大姑,没人不挑大拇指,就连天津卫的各路大耍儿,一提起佟大姑也都赞不绝口。这叫嘛?这就叫巾帼不让须眉。

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给人洗衣裳

自从之后,甭管佟大姑的小板车儿到什么地方,再也没人敢欺负。再后来,佟大姑成了不折不扣的女混混儿,肉摊子转让给别人,她则带着一帮混混儿干一些捞偏门的勾当,买卖越干越大,势力也越来越大,谁敢在她面前“炸刺儿”她立马翻脸,轻则要对方一条膀子,重则要对方一条命,总之手段毒辣,人见人怕。照理说这样的人应该选个门当户对的混混儿嫁了,哪知道她居然倒贴彩礼嫁给了一个留过洋的黑律师。这一来,女混混儿佟大姑成了文化人的老婆。自此后,两口子包揽诉讼,坑完被告坑原告,没少干缺德事儿,也正应了那句—“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正是借着姐姐的势力,小佟五才能从一个不入流的青皮小混混儿,成为威震一方的大耍儿。这一点也正是小佟五目中无人的关键,有姐姐和姐夫罩着,他开始“飘了”认为天津卫就他佟海山是大拿,就连袁文会也不放在眼中,还要夺了袁文会的地盘。为此,两家大打出手,先后出动数百人,一连打了三天,真可谓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若不是驻津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从中调解,两人还不定打成嘛样儿。

也正是因为太依仗姐姐的势力,小佟五也把自己害了。民国三十五年,也就是抗战胜利后的第二个年头,佟海山霸占了艺名小白玉霜的李再雯。小白玉霜因为受不了佟海山的,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逃至曹锟的小儿子家中寻求庇护。曹锟的小儿子为了保护小白玉霜不受骚扰,通过军统著名、时任天津警备司令部稽查队长白世维摆下一桌“和头酒”希望借助白世维的势力压佟海山一头,迫使佟海山放过小白玉霜。

白世维请来几位北派青帮大佬,以及几位寓公贤达在登瀛楼摆下一桌酒宴,邀请佟海山赴宴。佟海山效法三国时期的关云长单刀赴会,来到之后很是嚣张,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白世维很是客气地敬酒三杯,希望佟海山给他一个面子,不要再为难小白玉霜和曹家小少爷。

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给人洗衣裳

哪曾想佟海山一杯也不喝,翘着二郎腿听完白世维的话,站起身抱拳行了一个“罗圈儿礼”大摇大摆下了楼,把白世维晾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个堂堂的军统,被一个“杂巴地儿”的混混儿当众奚落,换谁也咽不下这口气。盛怒之下,白世维派兵抓了佟海山,但只为吓唬他,并没有想过要杀他,并派人跟他说,只要他能认错服个软儿,就把他放了。

可谁也不曾想到,佟海山根本不吃这一套,漫说服个软儿,就连一句软话都不说,扬言白世维真要是个爷们儿,就一枪把他给毙了。不但如此,他还放出口风威胁白世维,要给白世维一点颜色瞧瞧,把姓“白”的漂染成姓“红”的。

佟海山之所以这么狂妄,就因为佟大姑给他通了气儿,让他不要怕,有老姐姐在,任谁也不敢动弟弟一根头发。佟大姑跟丈夫不但向天津地方递了诉状要跟白世维打官司,还公然跑到北平行辕控告白世维。

这个名满津门的混混儿世家东山再起,根本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给人洗衣裳

如此咄咄逼人,白世维再也压制不住心头怒火,在没有进行公审的情况下,也没有提前贴出告示,在一天清晨,派出军警押赴着佟海山从新华路直奔小王庄,两枪结果其性命。到了下午才在东马路贴出一张枪毙佟海山的告示,罪名是“通匪”

几天之后,有人在海河打捞起一具“河漂子”经辨认正是佟海山的姐姐佟大姑。很明显这是白世维下的手,津门百姓无不拍手叫好,盛赞白世维为津门除掉一害。

至此,混混儿世家彻底没落,佟海山的名字也仅仅存留在一些津门老人的记忆中。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大姑

大姑是汉语词汇,出自《北梦琐言》,解释为称父之大姐。

延伸 · 推荐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