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创新

祁涛,21世纪的视觉技术带来的感官危机

当代哲学家维利里奥(Paul Virilio)曾断言,现代性正随着公共再现的逻辑而瓦解。在短、全息投影、超高清图片大行其道的今天,我们越发可以理解图像(image)不再单纯地刺激感官,模拟人们的现实生活—视觉技术的野心在于建立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新现实:人们不再仅止于用肉眼观察世界,通过日益强大的视觉技术,人们更乐于通过镜头去接触世界。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就展现了虚拟现实技术对于未来人类的感官控制,哪怕现实世界已经是一片荒漠,人们依然可以沉迷于数据构造的“绿洲”中,维系情感、欲望与社会交往。它透露出视觉技术对于未来的预言,在更强烈的感官刺激面前,人类可以毫不犹豫地抛弃以往和世界打交道的感知方式。

祁涛,21世纪的视觉技术带来的感官危机

本雅明

但无论如何,人们还是能够通过肉眼观看油画。但到了照相术和技术降临的时代,人们所看到的相片和都是镜头运用的产物。照相术可以放大或缩小拍摄对象的尺寸,可以控制视觉的速率与节奏,人们只能接受镜头运动的指令。相较于肉眼观察世界的直观,镜头语言明显要暴力得多。世界整体呈现在我们的视域中,它依然遵循着自然的秩序,但镜头的运动则要求粗暴地干涉对象世界,并以语言的方式加以重组。

本雅明用精妙的比喻揭示了画家和摄影师的差别。画家就好比古代的巫师,画家在作品中同现实保持着一段距离,就像巫师在患者身上保持自然距离,借助经验来判断现实。但是摄影师就像是外科医生,外科医生要将手术刀刺入患者体内,摄影师则深深地刺入了现实的织体。这两种对待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态度与手段,反映出摄影技术的全部辩证性:摄影的创造深度完全取决于它对于世界的改造程度,现实世界越是被肢解得彻底,影像世界才越能多姿多彩。

由此,我们触及本雅明所提示的感官危机。一方面,视觉技术全力地冲击现实世界,从蒙太奇到鬼畜,视觉技术的先锋性总是不断超出它的预期,实现仿佛无止境的效果。换言之,视觉技术总是属于未来的,当现行的视觉技术还没能足够成熟之际,它就已经开始畅想更遥远的未来。另一方面,视觉技术对于人的感知方式提出了更激进的要求,快速剪辑显然比长镜头更加符合碎片化时代的需要。在高度流动的现代生活中,快速变动的节奏让长镜头的技术显得格格不入,后者恰好是最符合人类自然观看的方式。现代生活及其视觉技术要求人们的感官适应肉眼无法捕获、却在镜头中游刃有余的影像效果。比如对于高速运动的慢镜头捕捉、微观世界的影像还原,等等。人们不仅要能适应这些“反自然”的视觉效果,还被要求把这些效果看成是更有魅力的现实。如果听觉、嗅觉和味觉还在和世界的节奏相同步,那么视觉技术呼唤人们不满足于现实,而是去创建视觉中心主义的虚拟现实。

本雅明万万想不到,21世纪的视觉技术带来的感官危机,远比他在20世纪的预言来得更重。在我们还能在技术时代保持反思的时刻,本雅明再度获得了重读的理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视觉

视觉是一个生理学词汇。光作用于视觉器官,使其感受细胞兴奋,其信息经视觉神经系统加工后便产生视觉(vision)。通过视觉,人和动物感知外界物体的大小、明暗、颜色、动静,获得对机体生存具有重要意义的各种信息,至少有80%以上的外界信息经视觉获得,视觉是人和动物最重要的感觉。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