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引子

1969年7月,酷暑把南京烤得像一个大火炉。深夜一点,暑气减退,没有那么炎热了。从郑州开到南京的列车里,走出一对夫妇。男的虽然不修边幅,却掩盖不了英俊的脸庞和虎将凛凛的杀气,他一手提着一只破旧的皮箱,一手拎着3只鸡。女的双手还抱着孩子,胳膊挎着竹篮,里面放的都是一些农村土特产,地瓜和玉米等等。

乍一看,还以为这是退伍军人进城来走亲戚呢。奇怪的是,在火车站的站台上,居然有一位军长亲自来迎接他们,他就是第尤太忠少将。尤太忠抢先一步接过那个男的手中的皮箱,有点责备地说,老首长,你还是老脾气,怎么连个卧铺票都不买呀,坐着就来了,看看,还有孩子呢,把孩子累坏了吧。

堂堂的军长为何亲自来接一位“退伍军人”呢?说出这位“退伍军人”的身份能吓死你。

尤太忠主动检讨,王近山说当时我说话过头了,只是吓唬人

他就是曾经让敌人胆寒的疯子、一代名将王近山将军。他当然不是“退伍军人”他曾经是个军人,刚刚准备回归部队。

王近山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和尤太忠一起来的还有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肖永银,再加上,这就是王近山手下赫赫有名的三剑客了。可惜来不了,他当时的确比较忙,分身乏术。

王近山是湖北红安人,三剑客清一色的都是河南信阳人,其中尤太忠是光山的。他比王近山小了3岁,应该是跟随王近山最久的一位爱将了。参加红军之初,尤太忠就在红四方面军的红93师当司号员,当时93师的师长正是王近山。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尤太忠是386旅772团的营连级,王近山是772团的副团长,再到解放战争时期,王近山担任刘邓大军第六纵队司令员,尤太忠是他麾下的副旅长、旅长。

在奔袭上官村的战斗中,部队久攻不下,王近山非常恼火,骂道:

冲不进去,你把那些营长、连长给我枪毙几个,你看冲不冲进去?

在这次战斗中,尤太忠旅的第46团没有及时打开突破口,倒是让旅的49团抢占了先机。王近山很生气,让尤太忠指挥第46团从49团的突破口杀进去,展开迂回穿插。战后,王近山批评尤太忠说。

第46团是有光荣传统的老部队,这次表现还比不上49团,今后,要多在战斗中给他锻炼的机会,要记住,拳头部队是打出来的,是在血与火中挺起来的。

尤太忠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尤太忠低头作自我检讨说。

他怕王近山真的开杀戒。王近山说。

王近山对部下了如指掌,尤太忠机动灵活,善于分割穿插

王近山之所以能成为一代名将,是因为他手下有三大猛将。作为纵队司令员,王近山对三大猛将的作战风格了如指掌。其中能打硬仗,善于攻坚。而尤太忠则机动灵活,善于分割穿插,端掉敌人的司令部,展开巷战,甚至掏洞,都是他的拿手好戏。

在上官村战斗中,就是率先打开了突破口,王近山让尤太忠赶紧跟进。敌人在司令部里负隅顽抗,王近山冷笑一声,说道。

命令尤太忠,让第46团去搞掉他。

在1948年的襄樊战役中,王近山带着三剑客攻打易守难攻的襄阳城,他再一次合理调配使用部将。王近山首先拿出的是,让他攻坚,刀劈三关,打开突破口。是尤太忠。一旦攻入城去,交给尤太忠指挥。王近山对尤太忠说。

攻城之后,巷战不可避免,要用小包炸药开路,用小型的迂回钳击,分割敌人,一口一口地吃掉他。

左二起:杜义德、尤太忠、和肖永银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尤太忠深刻领会王近山的打法,顺利完成了作战任务,最后活捉大特务头子康泽,襄阳解放了。淮海战役中,王近山统领的第六纵队仍然是打硬仗的,首先是牵着黄维兵团的鼻子走,要阻击黄维兵团,迟滞他的前进。那是用血肉之躯阻挡的机械化部队啊,王近山说。

这回要和黄维拼老命,准备烧床铺草了,六纵就是拼光了也在所不惜。哪个团打得不好,就解散,部队编到其他团里去,谁要是贪生怕死,一律枪毙。

第十六旅旅长尤太忠第一个站起来说。

我保证指挥好,打死也不让第十六旅编散!我个人准备牺牲,请纵队给我一个鉴定就满足了。

六纵上下一心,死拼硬打,挡住了黄维,为主力部队合围争取了时间。

王近山因为离婚风波被撤职,尤太忠非常惋惜

可以说,在多年血与火的征程中,王近山和尤太忠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尤太忠对王近山非常尊重。战争结束了,和平时代到来了,进入60年代,王近山却出事了。

他和妻子感情出现了裂痕,妻子去组织上告他的状,王近山一不做二不休,向组织提交了“离婚申请书”在那个年代,作为一员高级将领,闹离婚影响可不好,王近山正好又撞在了枪口上。

好多老部下劝王近山收回“离婚申请书”等形势缓和一下再说。尤太忠也劝过王近山,可是没有用,王近山一身英雄气,脾气非常倔,谁劝都没有用,最终等来了组织的处理。

王近山韩岫岩夫妇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职务丢了,中将降为大校,军衔也丢了,最惨痛的是开除党籍,调往河南一家农场当副场长。应该说,这个处分是相当严重的。一代名将遭遇人生的滑铁卢。

这个时候的尤太忠正在南京军区担任第,因为兢兢业业的工作,多次受到军区司令员的嘉奖。听到老首长的问题,尤太忠只能是暗暗伤心,替老首长感到万分的惋惜。

顶住压力,亲自迎接王近山,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1969年,在的亲自说情下,同意王近山复出,让他去哪里呢?担心王近山这头老虎无人能够驯服,说,我要了,让他来南京军区吧。

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王近山带着妻儿乘坐火车来到南京,那么远的路程,他一家人买的却是硬座。一下火车,王近山愣住了,三张熟悉的脸庞,两位是他的老部下。

当年是他的老部下,如今却都已经是身居高位,今非昔比了。那一刻,王近山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没想到,老部下会亲自来火车站接他。其实呀,当时敢去迎接王近山也是需要极大勇气的。

生活中的王近山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毕竟,王近山是犯过错误的同志。尤太忠得到王近山要来南京的,打电话给好多老战友,邀请他们一起去接王近山,却遭遇了拒绝,很多老战友不愿意去,他们避之唯恐不及呢。尤太忠生气了,说道。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尤太忠来了,肖永银也来了,当年的三剑客,来了两位,王近山已经是受宠若惊了。他说道。

辛苦你们了,尤军长,吴军长,肖司令,其实用不着这么多人来,也没有多少行李。

要是在战争年代,王近山会称呼尤太忠为老尤,或者直呼尤太忠,会称呼肖永银为老肖,或者直呼肖永银,毕竟他们都是王近山的老部下。可是如今不同了,尤太忠和肖永银都是有身份的将领,而他王近山却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同志。

面对现实,王近山称呼了他们的职务。这却让他的老部下感到生分,很不适应。尤太忠从王近山手里接过行李,略带责备的口吻说。

老首长啊,你还是那个老脾气,这么远的路程,怎么连个卧铺票都不买呢?坐着就来了,不是年轻时候了,应该注意身体,看看,还有孩子呢,把孩子累坏了吧。

这些体贴的话说得让王近山心里暖暖的。然而,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谁都知道卧铺和硬座票价差别是很大的。王近山是从农场来的,以他的经济实力,估计也只能买硬座了。他没有什么好东西,只带了一些土特产,地瓜和玉米,全是自己种的,还带了3只鸡。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王近山说,鸡是他自己养的,全是吃野地里的虫子长大的,杀了舍不得,就带过来了。上如麻的铁血将领,如今连3只鸡也舍不得杀了。

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王近山打了一辈子仗,不客气地说,估计他也只会打仗,像种菜养鸡这种事情,都是后来在农场学的,在那种环境下,学不会是不可能的,不会种菜就要饿肚子,不学会养鸡,哪有鸡蛋吃?

尤太忠职务不断升迁,王近山因患癌症病逝

毛主席同意王近山复出,尤太忠机动灵活,责备说,责备老首长不肯买个卧铺票

尤太忠故居中尤太忠夫妇的照片

晚年的王近山在南京军区当了副参谋长,当时的参谋长正好是他的老部下肖永银。尤太忠也在南京军区任职很长时间。三位老战友齐聚南京军区,应该是给晚年的王近山几许安慰吧。

不久,尤太忠升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这是王近山曾经担任过的职务)内蒙古军区司令员。王近山却在1978年因癌症病逝了,享年只有63岁。

后来,尤太忠还担任了成都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在1988年授上将,职务不断提升,军衔也超过了王近山,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可惜,这些,王近山看不到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近山

王近山(1915-1978),原名王文善,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1932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任机枪连副连长、连长,第一营副营长。参加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各次反“围剿”作战。同年11月任红四方面军第十师第三十团第一营营长。率部参加红四方面军西征入川。1933年2月任第三十团第二营营长。7月任红四军第十师第二十九团第一营营长,9月任第二十九团团长。1934年6月至1935年8月任第十师第二十八团团长。率部参加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和各次反“围攻”战斗。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