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战场风云,第一〇三师这支抗战部队,下

1942年夏,何绍周专任第八军副军长,副师长熊绶春升任第一〇三师师长,郭惠苍任副师长,谭国铎仍任参谋长。1942年秋,第一〇三师移驻贵州安顺。1943年秋,第一〇三师进驻滇南文山。1944年初,何绍周升任第八军军长,第三〇八团团长田仲达与第八十二师的团长文安庆互调,分别任第三〇八团团长和第八十二师的团长。

//

松山初战失手

//

1944年4月,第八军奉命开赴保山归入远征军序列,作为总预备队。1944年5月,集结于怒江东岸的中国远征军开始强渡怒江,拉开了滇西的序幕。为截断松山之与龙陵、芒市之间的,远征军司令部决定攻占松山。松山位于怒江西岸,为高黎贡山主峰,前临深谷,波涛汹涌的怒江奔流其间,是滇缅公路通往昆明的咽喉要道,攻占松山才可打开滇缅公路。

战场风云,第一〇三师这支抗战部队,下

远征军司令卫立煌(中)与何绍周(左)在前线指挥

6月30日,以钟斌为军长的第七十一军进攻松山失利。远征军司令卫立煌决定以擅长山地作战的第八军替换第七十一军继续进攻松山。此时,第一〇三师尚在祥云、弥渡等地。7月7日,第一〇三师第三〇七团在团长程鹏率领下自祥云启程,9日,抵达腊勐街。军长何绍周决定以第三〇七团至核桃箐担任主攻任务,攻击滚龙坡的任务交给第三〇七团刘家骥的第一营,预定发起攻击时间为7月12日下午3时。

初上松山的第一〇三师第三〇七团,沿用既往经验,成群结队沿着上山的路线发起冲锋。的机枪一响,全团官兵拥挤在山间的洼地无法散开,无处躲藏。的榴弹炮和迫击炮正对准他们猛烈轰击,第三〇七团对滚龙坡的第一次攻击失利,损失军官10名,士兵199名。

滚龙坡的阵地设计极其狡猾,暗堡星罗棋布,三五成群,互为犄角,火力交叉掩护;相邻的阵地之间,火力互为侧防、斜防,消除一切射击死角。松山之战,最难对付的不是阵地坚固,而是的火力网组成不仅隐蔽,而且互相依托,不留死角,使攻击者无隙可乘,绝难靠近。

第三〇七团第一营几次攻击不能得手,损失惨重。团长程鹏只好下令停止攻击。7月13日拂晓,第三〇七团按照计划对滚龙坡发起强攻。在我重炮对目标进行密集轰炸之后,第三〇七团官兵已经越过阵地外壕,突破铁丝网,突入敌阵地。第三〇七团第一营刘家骥令三个连呈倒“品”字型队形。刘家骥自己居中指挥。火力从四面八方的隐蔽位置密集射击,第一、第二两个连伤亡惨重。由于牺牲官兵的遗体无法运出,一下雨,漫山遍野尸水横流,进攻的士兵泡在半米深的尸水中。刘家骥身边五个传令兵全部阵亡,遂令第三连顶上来。

第二营在刘洪斌营长率领下,从另一个方向发起进攻,隐蔽的火力急速猛射,导致第二营尚未获得任何战果,即已造成大量伤亡。

为了加强攻击力量,第八军获配一批美制火焰喷射器。从7月14日至19日,主攻团第三〇七团进行了火焰喷射器的使用训练。7月25日,第三〇七团发起对滚龙坡的第二次攻击。团长程鹏以第一、第三两个营担任主攻。在先期取得作战经验的基础上,发挥了火焰喷射器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第三〇七团陆续攻破了数个堡垒。正当第三〇七团继续扩大战果时,不料在大垭口遭遇顽强抵抗和反扑,第三〇七团已经取得的战果转瞬化为乌有。

//

炸平松山主高地

//

盘踞松山的主要占据三大据点:松山山顶、滚龙坡和大垭口。松山顶峰(子高地)是控制滇缅公路的最高点,为驻守松山的主阵地。在此构筑了极其坚固的工事,计有母堡两个,子堡星罗棋布,铁丝网三道,严实掩盖的各子母堡经交通壕直通指挥部。

此时,中国远征军滇西的两大主力兵团正与鏖战于龙陵、腾冲之间。因松山未能攻下,滇缅公路不能贯通,造成补给困难,影响了进程。远征军司令官卫立煌转严令:第八军限期克复松山,“如果违限不克,军、师、团长以贻误战机领罪”

在付出重大伤亡代价、攻击屡屡失利的情况下,第一〇三师师长熊绶春、副师长郭惠苍等研究决定:采取进攻作战最老旧,也是最笨的办法,实行坑道作业。通过挖通从攻击发起点至阵地前的地道,最大限度地迫近之后,快速发起攻击,使死守在坚固工事里的猝不及防,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歼灭,我军则迅速夺取阵地。

8月6日凌晨3时,第八军司令部下达“怒战字第28号”攻克松山作战命令。8时,第一〇三师师长熊绶春发布“作命滇字第10号”命令:第三〇八团率先由坑道向滚龙坡辛高地极力推进,第三〇七团以主力经坑道向滚龙坡壬高地推进。10时许,第三〇七团攻击部队迫近敌阵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密集投掷手榴弹,毙敌甚多;11时50分,第三〇七团完全占领壬高地。

收复滚龙坡之后,第一〇三师所辖第三〇七团、第三〇八团,在第八军第八十二师第二四五团的协同下,于8月10日攻克大垭口。

在第八军的作战地图上,松山主峰包括顶峰子高地和丑、寅、卯、辰、巳、午、未共8个山头。第八军欲爆破松山主峰子高地,所选坑道掘进入口在其东北方向。为分散子高地的注意力,遂牵制性地攻击其南部。在将未高地附近之敌完全肃清之后,第一〇三师以第三〇八团主力从东斜面攻击未高地。却因火力不足,顽强抵抗,一时难以得手。

8月12日上午10时,我军炮火轰击松山主峰,掩护工兵向子高地进行坑道作业。当日,第八军所挖掘的4条坑道齐头并进向前推进了120多米。每条坑道宽1米、深1.8米,人在其中走,不会露出头来,但显然已经发现我军的作业行动,子弹不断擦着地皮打过来,稍一露头就会伤亡。为了压制火力,支援前线部队攻击和作业,枪声一响,我军炮火立即压制,并不断发射烟雾弹,造成阵地上空黑烟滚滚,遮住视线。久遭围困,又被我军炮火压制,对于眼皮下不断迫近的坑道,难以顾及。

我工兵不分昼夜地进行作业,至8月19日基本完成了土方作业。在离松山主峰主堡顶下面30米处掘进两条地道,构筑两个炸药室,装进两卡车(约6吨)TNT炸药。为了,20日早晨,我军继续对子高地进行猛烈火力攻击,以吸引尽可能多的为守卫而进入区。大约一小时后,我军步兵退到安全区域,9时15分,工兵奉命引爆。

“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浓烟突起,高耸入云,整个松山主峰山顶被炸翻,并炸出两个直径30~40米、深约15米的大坑,松山山顶子高地不复存在。15分钟后,我军兵不血刃占领松山主峰子高地,但死伤的仅有9具尸体,另5名因被震晕而被俘。

松山主峰子高地虽被攻占,但是,第八军未能在规定时限8月26日攻占整个松山,远征军司令卫立煌大为恼火。此时,第一〇三师已经伤亡惨重,仅剩奉命警戒守卫云南驿机场的第三〇九团尚为完整。远征军司令部令第三〇九团归建第一〇三师。

//

松山收尾不易

//

至8月28日,第八军围攻松山已历50多天,精疲力竭,已是强弩之末。团长陈永思率第三〇九团归建,师长熊绶春颇为高兴。但是,此时第八军参与松山作战的荣一师、第八十二师和第一〇三师共三个师,也就剩第一〇三师第三〇九团这点生力军了。第八军军长何绍周令第三〇九团作为攻击主力,由师长熊绶春亲自指挥,充分利用已经攻占的松山主峰子高地,展开对松山残部的攻击,以迅速瓦解整个松山的,从而结束松山战役。

战场风云,第一〇三师这支抗战部队,下

被6吨炸药炸飞的松山主峰

当晚10时许,第三〇九团第二营在营长滕兴成带领下,率部攻击3120高地。在攻占松山子高地胜利的鼓舞下,我军士气旺盛,但在秘密攻击到距阵地约200米处被敌发现,转瞬之间,照明弹凌空而起,弹雨扑面而来。第二营在攻至距敌50米处发起冲锋,力战不支,向后溃退。第二营乘胜追击,直至目标消失。打扫后,第二营营长滕兴成清点人数,全营伤亡近半。

虽失去松山主峰,但由于残部所据各个山头自成体系,加之有日空军空投给养和空中支援,依然负隅顽抗。至9月3日,第三〇九团第一营营长张炳其和第二营营长滕兴成先后负伤,团长陈永思继续指挥部队向顽强攻击。

对于松山久攻不克,远征军司令卫立煌恼火至极,一面下令以“作战不力”枪毙第三〇九团团长陈永思,一面严令第八军军长何绍周“勿以身试法”何绍周和熊绶春都了解陈永思正在率部苦战,枪毙陈永思不仅不公平,还会令一线官兵心寒,挫伤攻击部队士气;于是令师部参谋王光伟代理第三〇九团团长,将该团所剩人员编成九个突击队,指定由副营长和连长担任突击队长,并组编三个爆破小组,在攻击时为突击队开辟通道。被临时撤职的团长陈永思和副团长周治成都编入了突击队。

9月6日,陈永思和从师部调来代理团长的王光伟,一同手执冲锋枪,率领敢死队对占领的松山最后一个高地再次发起攻击。9月7日,我军宣告完全攻占松山。此时,第一〇三师已经力竭,有的连被打光,有的营仅剩二三十人。

整个松山之战,因为顽强抵抗,地形易守难攻,子母堡防御工事互为犄角,阵地之间在火力上互相掩护,造成我军攻击难度空前加大。最后统计,松山之战共歼敌1250人,而我军伤亡近8000人,其中阵亡超过4000人,营连级军官阵亡率高达60%。

攻克松山,为收复滇西打下了基础。10月24日,我军克复龙陵,12月20日,收复芒市,12月24日,收复遮放。第八军因为伤亡过重,开赴保山休整。

1945年春,第八军参谋长梁筱斋升任第一〇三师师长,第三〇九团团长陈永思升任副师长,第三〇七团团长程鹏升任师参谋长。1945年8月,当第一〇三师奉命进入贵州安龙、册亨地区时,传来了宣布投降的特大喜讯。第一〇三师这支抗战部队,在八年的英勇抗战中,走过了从贵州出发,最终胜利回到贵州的光辉历程。

//

第一〇三师归宿

//

1946年,内战爆发,第八军被改编为整编第八师,李弥任师长;第一〇三师被改编为整编第一〇三旅,王伯勋任旅长。1948年,由于内战扩大,命令以整编第一〇三旅为基础在烟台成立第三十九军,王伯勋任军长,副军长程鹏;下辖三个师,含第一〇三师,师长曾元三。辽沈战役中,第三十九军奉调出发至葫芦岛登陆,加入。淮海战役中,第三十九军又奉调至徐州参战。

战场风云,第一〇三师这支抗战部队,下

中国远征军士兵学习使用阵地战中作用巨大的火焰喷射器

1949年4月21日,朱德下达解放军向全国进军的命令。4月23日,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10月13日,第一〇三师主力溃逃至粤西三水县附近,解放军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率部向三水追歼逃敌,15日拂晓向第一〇三师发起攻击。

继续顽抗还是接受和平改编,重大出路问题摆在了曾元三及4900余名第一〇三师官兵面前。10月18日,曾元三和第一〇三师选择弃暗投明,宣布脱离统辖,接受党和平改编。19日,陈赓司令员在广州酒家宴请曾元三及第一〇三师团以上军官。国民军第一〇三师走向终结。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攻击

攻击,词语,其意是指发动总攻击。

高地

《高地》是作家徐贵祥的一部小说以及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名称。

延伸 · 推荐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