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清末中国行(18)1909年张柏林拍摄的灌县到漩口镇老照片

引子

第18篇行程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909年4月8日,考察团一行从灌县(今市)出发,前往漩口镇(今属县)县,4月10日返回灌县。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我们找到清朝时期绘制的地图,再根据罗林的回忆,大致还原了考察团从灌县到漩口镇的行程路线,4月8日8时45分,从灌县出发,沿着河岸前行,在下午抵达漩口镇(当时属于灌县管辖)4月9日7时零5分从漩口镇出发,沿着溪谷往山上考察,下午4点45分返归漩口镇,4月10日7时10分离开漩口返程,沿途游览了二王庙,为节约时间,当日未在灌县入住。

一、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1909年4月8日,考察团一行从灌县前往漩口镇考察,上一日考察团以12个多小时完成了成都到灌县的行程,根据罗林的回忆,有一半的轿夫累垮了,选择不干直接返回成都( 有读者朋友分析轿夫是驿站接力,从这段话可以看出轿夫是从成都一路而来,不过罗林也提到了万县到成都之间他们经常换轿夫)由于灌县经济繁荣,谋生很容易,从事轿夫的人并不多,考察团耽搁了一个多小时,8点45分才找齐轿夫出发,这是途中经过灌县的西关,罗林在门洞里拍下的城外景观。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细观,西关门外可以看到一个人影,由于曝光原因,阳光只留下了他脸部的轮廓,其后方的建筑可能是禹王宫。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我们找到的卫星地图,标注了西关的位置,第一个箭头从宝瓶口到西关,第二个箭头指向安澜索桥。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罗林站在西关的城楼上,远远拍下了远景照片,我们追溯到秦昭襄王五十一年(公元前256年)李冰为蜀郡守时修建了这处伟大工程,泽被蜀地两千余载连绵至今。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我们再放大细观,罗林回忆中提到从图中的桥上走过,那是一条由粗重的竹绳悬挂,上面铺设木板而建成的索桥( 根据他的描述正是安澜索桥)桥的正上方是一座大坝,它将河水中的大部分水偏转到灌溉沟渠中,并控制着整个灌溉,灌溉着成都平原。沿着河的东岸步行,可以欣赏到壮丽的西部景色。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3、沿着灌县西关外的石板路,罗林拍下的这处弯道,正前方是普通民宅,右侧画面的一座碑坊,是禹王宫的所在,再往前方的楼阁是二王庙,因为要赶路去漩口镇,考察团是在返程时游览了二王庙。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4、过了安澜索桥之后,罗林在一处高坡拍摄了金马河与岷江附近的风光。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6、沿着西岸的官道,罗林在一处油菜花田前按下了快门,我们可以看到油菜花已经盛开,一个村落出现在山脚下。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7、考察团绕过油菜花地,沿着岷江西岸的松茂古道继续前行,前方是一处较大的拐弯,河底满是冲刷过的巨石,几处民居沿岸而建。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细观,右下角的水边,有一个村民在钓鱼,这样的渔樵田园正是如今很多人羡慕的闲适人生。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8、继续上行,罗林从高处俯拍,岷江的河道开始收窄,从黑白照片中,我们可看到从雪山而来的江水很是清幽。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9、罗林在次日行程所拍的照片注释并不详尽,笔者只能按照图片的拍摄光影、色调、地形等综合判断分析,上几图都是在岷江东岸拍摄,江水都在右侧,此图注释为阿尔卑斯山(罗林认为这些高山很似阿尔卑斯)的入口,江水出现在左侧,右侧的山坡可见隐隐约约的官道,至于是何处,则有待的读者朋友们考证了。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0、又经过一处油菜花地,左侧的土坡上是杉树,几间茅草屋建在路的转角处,后方是竹林,远处的一座高山矗立。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1、半山腰的古道更见狭窄,罗林看见了一处茅屋,居高临下而建,下方的岷江只在右下角露出了一点。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2、再往前行,那座高山近了一些,大树下,一条路通向远处的村落,由于曝光问题,照片有些暗。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3、考察团顺着官道走到村子前,罗林以油菜花地和村落为前景,拍摄了这张他认为是阿尔卑斯山的高峰,期待读者朋友们能找到这座高山的具体所在。

二、漩口镇的考察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4、考察团一行在4月8日下午到达漩口镇,第二天4月9日早上7点零5分,他们开始沿着峡谷往高山考察,罗林所摄的这张漩口镇照片景色优美,岷江与寿溪河在汇流于此,河滩上堆积着木料和毛竹,有几个人在忙着编筏,准备运往下游。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细观,右边的古镇,房屋临水而建,一座吊桥连接两岸,中间高地的宝塔是回澜塔,建于清道光年间(公元1844年)可惜2003年建设紫坪铺水库,如今这里都被淹没,古塔也迁移新址。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5、考察团沿途经过的一处索桥,此前网络上有文章将此图解读为安澜索桥,笔者发现与第2图的安澜索桥形状不同,暂时根据图片顺序列入到漩口镇附近,如果有熟悉此桥真正位置的读者朋友,还要烦请指正。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细观,桥头前的门边,依稀可见一个老百姓坐着。其后的对联有“砥柱”的字样。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6、考察团没有选择漩口镇往西的路线,而是沿着岷江的峡谷一路向北,晨光下,对岸的山林间,可以看到炊烟弥漫的景象。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7、山谷间的一处村落,住了好些户人家,田地在房前屋后,虽然交通不便,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恰如陶渊明笔下的隐居之境。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8、罗林回忆到这条从北方流入的河流(岷江)流经一个陡峭的峡谷,峡壁大多是石灰岩构造,在距离漩口镇直线大约6英里的地方,他们发现了巨大的花岗岩山体,后来走到松茂古道的交叉口,老张柏林与王翻译继续考察峡谷的花岗岩,而罗林则顺着古道开始爬山。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8、这是罗林渐渐登上高处,向着南方俯拍的照片,下方的岷江穿行在峡谷之间,如同一条巨龙蛰伏。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9、与前图同一位置稍微偏左,罗林又拍摄了一张面向南方的群山俯瞰图。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19、罗林沿着山坡爬到古道的尽头,又再去下一个山谷,径直爬上草坡,穿过灌木丛和荆棘,向北爬到海拔1722米的高坡,这张照片注释为往高原的方向瞭望,罗林回忆中认为群山的壮观异常迷人,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山系,并对如此大体量的花岗岩山体感到很震撼。下山后,考察团于下午4点45分返回漩口镇过夜。

三、漩口镇返回灌县途中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0、1909年4月10日早上7时10分,考察团一行开始从漩口镇返回灌县,途中他们又拍摄了岷江上的一处索桥景观。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细观,桥上有好些人在上面,另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引桥是直接进入桥亭门洞,除了遮蔽风雨,不知道还有其它什么考量。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1、在松茂古道上,罗林遇到了两个年轻的背夫正在路旁休息,他们为了生活,翻山越岭,背负重物。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细观,面对外国人,他们不卑不亢的笑容,即便相隔一百多年,仍然让我们感受到川人祖辈的坚韧与乐观。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2、快回到灌县的附近,此图与第6、7图同在一处,官道上,其他人给坐在滑杆上的罗林拍摄了照片。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细观,前面的汉子穿着草鞋,一路走来抬着客人,面露疲惫之态,罗林则安然坐在上面,右上角还有一个小女孩背着筐,看着这远方的怪人们。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3、过了安澜索桥,考察团特地参观了二王庙,此庙始建 于东汉年间,初为纪念蜀王杜宇的“望帝祠”后在南朝时期齐明帝建武年间迁至郫县,原庙改为“崇德庙”转而祭祀李冰父子,宋朝时期封李冰父子为王,后世便称为“二王庙”照片中山门处的匾额为“玉垒仙都”四字,这是因祠庙建于玉垒山麓的缘故。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4、二王庙的内景,照壁上有一个大大的“静字”

25、二王庙内的一处楼阁,几层飞檐展现了中国古代建筑的神韵,左上的廊柱对联清晰可辨: 鸿恩周阖省、玉磊流恩永。表达了川人永不忘李冰父子的丰功伟绩与感激之情,下方的碑刻落款为清咸丰三年,即公元1853年重修。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6、二王庙内的戏台,两棵当时已经有百年的紫薇树种在石台中,周壁还刻有诗句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26、二王庙的大殿,一群道士正在殿中做着法事,主殿的门匾是“粒乃蒸民”四个大字,落款时间是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874年)可惜罗林拍摄的这些二王庙建筑大多在民国时期的1925年被火烧毁,随后经过复建,到2008年大又惨遭震毁。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放大而观,喜欢历史与楹联的读者朋友可以细细研究。

留下了百年前中国的影像,18,灌县到漩口镇的途中

收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口镇

口镇位于莱城区中部。辖口镇东街、口镇西街、口镇南街、口镇北街、赵家、狂山、龙马庄、野槐峪、江水、谷堆山、栖龙湾、桃花、李家楼、青石桥、山口、上毛家圈、下毛家圈、小庄、林家庄、陈林、三山、塔山、上水河、小冶、大冶、庙河圈、北崔家庄、毛家庄、官水河、下水河、古城、太平、冶庄、田庄、林马庄、花水泉、康陈、刘陈、申陈、马陈、郭陈、雪陈、许家洼、陶南、陶北、垂杨46个行政村,55个自然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