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同样毫无伦理道德底线,贾珍的品味,他进退有度

贾府祖上虽是以战功起家,但发展到第四五代之后,子孙安富尊荣,大多数都是躺在祖先的功劳簿上混日子,再不就是指望着家里的女人能在后宫打出一片天地,延续家族富贵。而家里的男人,基本是一个顶一个的大写的“没用”

同样毫无伦理道德底线,贾珍的品味,他进退有度

不过,贾府,到了盛世也懂得成功“转型”抛开武功选择文治,老一辈极为重视子孙教育,在家中开设学堂。有了这样的治家方针,贾家逐渐成了人们口中的诗书之家。

到了文字辈,贾敬好歹也考了个进士,黛玉的母亲贾敏被嫁给侯爵之家的探花郎林如海。贾家也是既富且贵的人家了。

因此,贾家的子弟尽管不务正业,但外在的体面和富贵总不差多少。贾府的男人,无论的成熟的已婚男人,还是年轻的未婚公子,待客处事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从表面来看,大多气度涵养不凡,似乎只有一人除外。

贾珍的品味

宁国府里当权者贾珍,尽管“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但在贾母跟前,他进退有度,并不让长辈挑出礼数的粗疏。贾珍虽有丑事,但他的丑闻却是和儿媳秦可卿闹出。那么,秦可卿又是何人?

这位秦可卿虽是宁国府的少奶奶,却也是贾母眼中“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她“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有宝钗那般妩媚妍丽,也如黛玉一样袅娜风流,是个难得的品貌俱佳的女子。另外,在太虚幻境,她另有一个身份,她其实是警幻仙姑的妹妹。

袭了三品爵威烈将军的贾珍,在饱暖思的念头下,既看不上家下仆妇,也对一众侍妾少有关照,更对续娶的太太尤氏无多兴趣,他看上的,偏偏是品貌俱佳的儿媳秦可卿。

同样毫无伦理道德底线,贾珍的品味,他进退有度

反观同是军曹人家的孙绍祖,同样毫无伦理道德底线,他可以将“家中所有的仆妇丫头将及淫遍”这是到了怎样的不加拣择的地步。

贾珍却略有不同,为了一己私欲,贾珍可以将名声抛下不顾。他如此罔顾家族的颜面和自己的脸面,也要闹出“扒灰”的丑闻,让自家的奴才醉酒中破口大骂,这既是他鲜廉寡耻的表现,但也可见秦氏的迷人之处。而另一方面,不难推测,贾珍对于女性的欣赏,有着远远高出粗俗男人的品味。为了满足这种不俗的品味,让他甘愿冒险。所以,贾珍品味不俗。

薛蟠的附庸风雅

薛蟠是个公认的呆子。贾府里看不上这个亲戚家兄弟的大有人在,贾珍、贾蓉父子瞧不上他,贾蓉逮住机会还要把薛大叔取笑一番,贾珍见薛蟠遭难,免不了心头一笑。贾琏平日里也直呼他“薛大”

薛蟠呆归呆,傻归傻,他对于女子,却也别有一番评选的标准。

他刚出场,就看上香菱。想来进京路上车马繁华,被卖的女孩子也不少,薛蟠却独独看上香菱,还一定要将香菱要到手,为此甚至宁可背上人命官司。可见薛蟠对香菱,至少当初是有强烈的一见钟情的念头了。

香菱也非普通女子。

同样毫无伦理道德底线,贾珍的品味,他进退有度

在见多识广的周瑞妇眼里,香菱有些“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蓉大奶奶就是秦可卿。香菱的美,不独被周瑞妇所夸赞,就连才从南边回来,见惯姑苏美女的贾琏,也夸她“标致”贾琏甚至骂薛蟠得到香菱是玷辱了香菱。可见香菱气度不凡。

薛蟠看上的不仅仅是香菱,他更是曾因在大观园里远远地看了林黛玉一眼,而“已酥倒在那里(第二十五回)”尽管薛蟠此举,难免让人觉得他唐突了林妹妹,但也不难看出,薛蟠这个人,是懂美的。

同样毫无伦理道德底线,贾珍的品味,他进退有度

我们可以说薛蟠并不懂真正的风雅,但他是能附庸风雅的。不至于让人觉得俗得没一点趣味。

那个被宝玉嫌弃“粗俗”的人

宝玉还是贾府里一个可爱的少年,虽则整日无忧无虑只知道和姐妹们玩耍,但他身为弟弟,也曾在心里冷眼评价家里的兄嫂们。

宝玉的评价极为准确。

那次,凤姐生日,全府上上下下热热闹闹地给她庆寿偏偏这个时候,身为丈夫的贾琏,偷着在贾府奏出一连串极不和谐的音符—他又“犯病”了。

以这位琏二爷的独特本事,他生生把个喜剧给奏成了丑剧。

贾琏的病不是别的病,不需要大夫治,能治好他病的,除了凤姐,还有别的许多女人,恰恰正是这些女人,生生把贾琏的品味给暴露出来。

同样毫无伦理道德底线,贾珍的品味,他进退有度

贾琏是个能把“脏的臭的都拉了屋里去”的男人,贾母等人为了他这毛病,当着一众姐妹和家下仆妇的面,照样把他骂成“下流种子”弄得贾琏斯文尽失。对应他找到多姑娘、鲍二家的,画风一时倒也还对得上了。只是与贾府这样的名门望族太不匹配。

那次,平儿受贾琏凤姐夫妇牵累,哭得“哽咽难言”好不容易被李纨袭人等拉到大观园,宝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禁为她难过,要替嫂子给平儿赔不是。随后又让小丫头为平儿舀洗脸水,烧熨斗,又体贴细心地教她上脂粉,擦胭脂口红等,随后还帮平儿戴上一朵秋蕙。

照顾好平儿后,宝玉怡然自得,忽然想到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而平儿在贾府没有父母和兄弟姐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和凤姐夫妇,但“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平儿竟还能照顾周全,也是平儿薄命了。

经此一事,贾琏这位堂兄的品性,贾被宝玉一字概括:俗!

贾珍喜欢秦可卿,薛蟠喜欢香菱,贾琏在凤姐淫威下,放着平儿只能当“瓶儿”此外招惹的却只是贾母口中那些“脏的臭的”不是厨子的媳妇,就是清俊的小厮,一下子把贾府子弟的层次都拉低了不少—前面说过,贾府也算是诗书礼仪之家了,无怪乎贾母忍不住对贾琏大骂特骂。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贾珍

贾珍,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人物,系贾敬之子,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其曾祖父是宁国公贾源,祖父是“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其父贾敬喜好炼丹,百事不问,因此贾珍贾蓉父子行为放纵,无拘无束。他虽有一妻二妾,但仍和儿媳秦可卿、妻妹尤二姐关系暧昧。据脂批透漏,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曾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写的是秦可卿与公公贾珍私通被丫鬟撞见使得秦可卿自缢而亡,脂砚斋劝曹雪芹删掉此节。秦可卿死后,贾珍如丧考妣,“哭的泪人一般”,向王夫人请求让王熙凤料理丧事,让她”爱怎么办就怎么样办”,恣意奢华,为了丧礼上风光些,他特意花一千两银子为儿子贾蓉捐了个五品龙禁尉,这都强烈的表现的贾珍与秦可卿之间的暧昧关系了,后因作恶多端,被人参奏革去世职,派往海疆效力赎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