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宝钗和薛蟠,无论多贵重的东西,才不会嫌麻烦

薛宝钗和薛蟠,是一对兄妹。

说是兄妹,两人的差别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用王熙凤形容探春和贾环的话就是,真真一个娘肚子里跑出这个天悬地隔的两个人来。

宝钗和薛蟠,也是如此。宝钗自不必说,相貌出众,十分优秀,处事圆融,在贾府的风评极好,连贾母都忍不住夸赞。至于她的亲薛蟠,那就是一个令家人头疼的惹事精,要头脑没头脑,要学问没学问,只知走马斗鸡,吃喝嫖赌,甚至视人命如草芥,他一出场就是强抢香菱,打死冯渊。

虽是家中唯一的男子,但薛蟠却撑不起一个家庭,反而惹是生非,引来不少的麻烦。出生商贾之家,却又不是做生意的料,为人行事,更是大大咧咧,不经大脑。也难怪他会得到“呆霸王”的绰号。

薛蟠干了不少坏事,对于女性从来不懂得怜香惜玉,而薛宝钗是众人眼里完美的化身,谨慎得让人挑不出一丝错来,是大方美丽的宝姐姐。

不过,薛蟠再坏再不中用,对于家人,尤其是这个妹妹,她却是上心的,而薛宝钗无论多循规蹈矩,在薛蟠面前,她却不用再戴着面具,而只是一个有着正常感情,需要被疼爱和照顾的妹妹。

宝钗和薛蟠,无论多贵重的东西,才不会嫌麻烦

薛宝钗固然比薛蟠优秀一百倍,是家里真正有主意,拿主意的人,可是薛蟠依然能给予她兄长的温暖和呵护。做薛蟠的妹妹,显然比香菱这样的妾室,夏金桂这样的妻子要幸福得多。不仅没有鸡飞狗跳,反而有许多场面。

众所周知,薛宝钗因体内热症,需常年吃冷香丸,而这丸药的配制相当麻烦琐碎。薛姨妈母女足不出户,能够配得此药的,也只有时常在外走动的薛蟠。连林黛玉住在外祖家,都怕因了燕窝而遭人议论,不敢要东要西,而薛宝钗的冷香丸,岂不是更麻烦?

况且,这病原也不怎么样,非得弄个冷香丸吃着。当薛宝钗将这方子说给周瑞家的时,周瑞家的直咋舌,直言太难了。而只有爱你的人,才不会嫌麻烦,不会把你当作累赘。

有了好东西,薛蟠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宝钗,可见他真是将妹妹放在心上的。当他得了“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时,他特特地请宝钗共享。

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形,薛蟠一边兴奋地向宝钗形容,一边连比带划的样子,真的是呆萌有趣。只是薛宝钗说了, 自己福小命薄,不配吃。薛蟠才又请了宝玉众人。这像不像贾宝玉,一有了好东西,马上要跟黛玉,并且要赠给黛玉。只是,一个是爱情,一个是亲情。

宝钗和薛蟠,无论多贵重的东西,才不会嫌麻烦

可以说,满身戾气的薛蟠,一到了家里,到了宝钗面前,就是一个带着孩子气的兄长。让人替他担心,却又会感动于他的付出。而宝钗在薛蟠眼里,无论多有才华多有见地,也是自己的小妹妹,理应被照顾和牵挂的。

他们互相照应,相濡以沫,虽然只是家庭里短,却展露了薛蟠可爱的一面,和宝钗接地气的一面。外人眼里的宝钗,是精心掩饰过的,可是在家人面前,这些都不必。

薛蟠看似蠢笨又糊涂,可是在维护家人时,也是不遗余力,小心翼翼的。

第二十五回,凤姐与宝玉遭魔魇,众人慌作一团。而此时的薛蟠,却比别人更忙乱。他在忙些什么呢?“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得不堪。”

原来,他怕母亲有所闪失,而作为一个混世魔王,他太了解贾珍等人的作风,更怕自家女眷的安全和清白受到侵犯。虽然有些像瞎忙,毕竟是光天化日,而且宝钗等是十分仔细的。可是他的这副样子,着实又好笑,又有趣。

薛蟠与宝钗的兄妹情,着实是豪门里的一处温情,薛蟠粗线条,薛宝钗温厚,两人虽无多少共同语言,感情却很真挚。但也并非从无争执。当贾宝玉挨打后,宝钗以为跟薛蟠有关,没控制住情绪,便去问了。这一问,不得了,把个呆霸王惹急了,口不择言起来。他直接对宝钗说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她。”

宝钗和薛蟠,无论多贵重的东西,才不会嫌麻烦

宝钗的反应是什么样?这话没说完,把宝钗气怔了,是啊,金玉良缘虽一直在传着,却从未摆上明面。宝钗的心思,是极其复杂的,为了家族,她不得不隐忍,不能不配合。而贾宝玉向来拿她只当姐姐看待,甚至讨厌她不时地说教。对于这桩长辈想要促成的亲事,薛宝钗还能做什么?

宝钗委屈气极,又怕母亲伤心,不敢怎样,回到自己房里,却哭了一整夜,第二天连梳洗都无心,见了母亲又哭了一回。

宝钗哭了一整夜,而冒失的薛蟠呢?估计他也没睡好,听到宝钗和母亲在房内说他,连忙跑进来,他赔罪的样子倒是可爱,对着宝钗左一个揖,右一个揖,不断说好话。又说自己喝多了胡说,又说妹妹从不是多心说歪话的人,又起誓再也不要妹妹烦恼,又要让香菱来倒茶给宝钗喝。在他的一通忏悔中,宝钗终于破啼为笑,毕竟是一家人,何况自家的性子,她不是不知道,哪里还真能计较。

但仅仅是赔罪,还不够的。薛蟠继续献着殷勤,要给宝钗炸一炸项圈,要给她添置衣服。哄女孩子很有一套。

宝钗和薛蟠,无论多贵重的东西,才不会嫌麻烦

当薛蟠调戏柳湘莲不成,反被暴打,他再也挂不住面子了,想要出去走一走。这个时候,薛姨妈更不放心他。而宝钗却宽慰并说服了母亲,放薛蟠出去走一遭。到底是宝钗了解他,又帮忙收拾行李打点行装,连夜劝诫。出发前,“母女两个四只泪眼看他去了,方回来”此时的宝钗,却不像是妹妹,而成了放心不下,无限牵挂的姐姐。

到后来薛蟠回家,带回了两箱礼物,一箱是绸缎绫锦洋货等物,并没什么特别,另一箱薛蟠则笑道,“那一箱是给妹妹带的。”还亲自开箱,箱中都是少女所喜爱的小玩意儿。薛蟠虽是个大老粗,却不厌其烦,细心地为妹妹挑选礼物,真是暖心。而宝钗见了,独对薛蟠的泥人小像感兴趣,拿起细细看了一看,又看看她,不禁笑起来了。无论多贵重的东西,都不如这个小像让她感觉亲切,温暖。

连薛蟠那样粗鄙的人,都知道妹妹的心事,而的心思,宝钗又岂能看不出。薛蟠对林黛玉的暗恋,让人意外,却也更可见黛玉世外仙姝的风姿。

也正因如此,薛蟠带回的礼物,宝钗给了黛玉别人的两倍多,也算是婉转地替传递一份心意吧。她当然知道配不上黛玉,黛玉也看不上,可向来稳重的她还是在黛玉面前开玩笑,说认不得干女儿。当然,这些到底也只是玩笑而已。

他们的兄妹情和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无论两人之间有多大的差距,多少的不同,可是他们相亲相爱,抱团取暖。有薛蟠这样的,宝钗的生活多了些热闹,而有宝钗这样的妹妹,更是薛蟠的幸运。凡事宝钗还能劝他一劝。

在寄人篱下,过于谨慎和失去自我的日子里,对于宝钗来说,只有亲情,是最真实和温暖的,虽然不一定多么可靠,却是她前行的动力,也是她真正放不下的甜蜜的负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薛蟠

薛蟠,《红楼梦》中人物,字文龙(一作“文起”),外号“呆霸王”,薛姨妈之子,薛宝钗之兄。因幼年丧父,寡母又纵容溺爱,终日唯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虽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为人骄横跋扈,仗势欺人,强买甄英莲(香菱)为妾,由于英莲已经先被冯渊买去,便喝令手下打死冯渊。在赖大家的酒席上,碰到“冷郎君”柳湘莲,欲与之相交,被柳湘莲打了个半死。与同伙贩货路过平安州界时,遭遇强盗,幸得柳湘莲相助,使贼人散去,货物夺回。二人终拜为生死弟兄。其人喜新厌旧,娶妻夏金桂后,又欲夺取其陪房丫头宝蟾,并冷落香菱。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