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赵寿山(1894-1965)原名赵生龄,陕西人士,16岁考入陕西陆军小学,毕业后从排长起步,累迁至集团军总司令。

1947年辗转进入解放区,1948年1月任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解放后,先后主政青海、陕西。

1937年10月,时任西北军38军第17师师长的赵寿山,率部抵达娘子关,奉命在郝家坡、雪花山、荆蒲兰至曹泉一线布防。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部队正在构筑阵地时,第二战区副司令黄绍竑前来视察,询问他:“娘子关前的情况如何?”

赵寿山回答说:正面尚未发现敌情。我师有两个旅共5个团,而且士气旺盛,仅守娘子关正面,问题不大。

黄绍竑又问:“你部是怎样布防的?”

赵寿山指着刚绘好的简易地图上的标号说:我决定以主力扼守关口外的雪花山,其余则布置在铁路两侧高地间,雪花山守得住,也就是娘子关守住了。万一雪花山失守,旧关正面仍可扼守。

对赵寿山的部署,黄绍竑感到非常满意,勉励了赵寿山一番。

10月11日,守卫雪花山的第17师第102团第2营奉命前进至井陉以东的南河头警戒。尚未到达指定位置,即与小股遭遇。自知不敌,边打边撤,2营遂退回原阵地守卫。

雪花山是娘子关与井陉之间的一座石头山,正太铁路从雪花山北面的山脚下经过,它雄踞在进入娘子关的通道左侧,占据此山,即可拒敌于娘子关之外。

第17师的防御地段地形虽然比较有利,但雪花山是石头山,山石异常坚硬,构筑工事非常困难。

部队进入阵地后,赵寿山严督各团加修工事。因无法挖掘战壕,只能用麻袋填土堆砌掩体,在具有强大火力的面前,这样的掩体很容易被摧毁,这是不言而喻的。

但师长赵寿山对此战充满信心。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自古就有“狼人秦兵”之说,他的信心,就来自于麾下这万余名关中子弟兵的勇猛无畏。

10月12日上午,黄绍竑亲自给赵寿山打电话询问情况。赵寿山说:井陉已失,约有1000已进至雪花山前,估计战斗很快会打响。

黄绍竑颇为担心地问:你们能否守得住?

赵寿山斩钉截铁地说:请长官放心,我们一定守得住。

赵寿山的抗战热情和信心,令黄绍竑十分感慨。虽然他以前并不认识赵寿山,对他个人的情况几乎一点都不知晓。但在黄绍竑眼里,赵寿山是一个难得的优秀指挥官。在蒋军中,黄绍竑极少见到这样的将领。当然,这时候黄绍竑并不知道,赵寿山早已心向红色阵营了。

果然,赵寿山刚刚放下电话,就有两个中队的山炮集中轰击雪花山阵地。顿时,烟雾弥漫,飞沙走石,不ー会儿工夫,那些仓促构筑的掩体便被炸得所剩无几。随后,第20师团第39旅团第77联队第1大队向雪花山发起了冲击。被的炮火炸得有些发懵的第17师第102团官兵醒过神来,他们集中所有的轻重火力向冲锋的射击,中弹后的纷纷滚落山下。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的第一次冲锋很快被打退。第1大队随即又组织了几次攻击,均未奏效,战斗至中午,雪花山前已尸横遍野。

午后时分,第77联队长鲤登行一大佐来到雪花山前指挥作战。他仔细观察了雪花山的地形后,决定由第1大队继续攻击雪花山,实施佯攻;他本人亲率第2大队沿雪花山南麓的刘家沟、长生口、核桃园向旧关进攻,并将炮兵的轰击重心转向刘家沟方向,企图从侧翼突破,威胁雪花山与娘子关正面守军防线。

守卫刘家沟的是第17师第101团的1个连,这个连在的连番冲击下,伤亡惨重,阵地很快丢失。接着,鲤登率部向旧关攻击前进,第101团在团长张树岗的带领下在长生口与旧关之间顽强阻击,打退了的数次冲锋。傍晚,暂时停止攻击,在雪花山下与长生口附近同守军形成对峙。

13日拂晓,在后续部队的增援下,已突进到长生口前的再行攻击,相继攻陷长生口、大小龙窝、核桃园,逼近旧关。旧关是第17师与友军曾万钟第3军的接合部,防守较弱。临近傍晚时,旧关落入敌手。

在旧关尚未丢失时,黄绍竑在他的指挥所里接到赵寿山的电话。赵寿山提出,为了保持雪花山防御线的稳定并牵制西进旧关之敌,他打算亲自率1个团向井陉出击,请副长官批准。黄绍竑当即在电话里答应了他。放下电话,黄绍竑高兴地说: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何愁娘子关守不住?

13日下午5时,天色阴暗下来,出击的时间到了。赵寿山命令第98、第102、第101团各抽1个营分3路出击。右翼第98团在团长陈际春的率领下于晚9时消灭了突入刘家沟、长生口的部分;左翼由第102团第2营向井陉县城实施佯攻;中路第101团团长张树岗率第3营向雪花山石板片附近出发,截击向旧关的增援部队。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张树岗团长率第3营趁夜色悄悄前行,他们刚刚到达石板片附近,前出侦察的人面带喜色回来报告,前面山里有几百名,正在休息,骄横,连警戒哨都不设。

张树岗高兴地一拍大腿说:“机会来了,咱要叫人尝尝厉害。传我命令,隐蔽前进,突然攻击。”片刻过后,第3营接近,张树岗一挥手,机枪步枪手榴弹暴风雨般攻击,很多躺在地上睡觉的尚未睁开眼,便见了爷。

第3营随即发起冲锋,同残存的展开了白刃战。这股在损失大半之后狼狈向井陉方向逃窜。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张树岗下令跟踪追歼,战至深夜,第3营连下施水村、板桥、朱家瞳、井陉南关车站,缴获了山炮、野炮机枪、骡马等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自从同作战以来,第3营从未这么痛快过。

突然,从雪花山方向打来一阵排炮,炮弹正好落在第3营喜气洋洋的队列里,与此同时,已逃窜之敌也向井陉南关车站反扑过来。

战局突变,张树岗正疑惑之际,传令兵携带师长赵寿山的命令赶来:雪花山已失,各出击部队马上向占领雪花山之敌。

原来,乘第102团第2营佯攻井陉时,向雪花山发动偷袭,一举攻占了至关重要的雪花山。本来,第2营的出击任务只是佯攻井陉县城,但团长张世俊见其它两个团出击营都是团长带队,坚持也要随第2营出击,而且未经请示。

张世俊率第2营离开后,剩下的两个营又放松了警惕,当他们发现摸上山时,一切为时已晚。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仍然被迫退了下去。只有第1营第1连至死不退,70多人全部牺牲在雪花山顶。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可谓因小而失大,师长赵寿山急红了眼,破口大骂第102团团长张世俊。他非常清楚雪花山对于娘子关防御战的重要性,因此,他的面前只有一条路,夺回雪花山。第102团团长张世俊垂头丧气地站在他面前,赵寿山命令他组织所部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阵地,并命令其余部队支援该团。

这天后半夜,第102团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几次反扑雪花山,均以失败告终,山下和半山腰躺满了阵亡者的遗体。14日凌晨,除增兵雪花山外,还集中炮火轰击反扑的中队,几架飞机也赶来助战,再想夺回雪花山已不可能。赵寿山沉着脸命令各团,撤退至乏驴岭、荆蒲兰一线占领阵地。

在部队撤退途中,赵寿山接到黄绍竑的命令,将第102团团长张世俊就地处决,以正军法。

当浑身是伤的张世俊被押到赵寿山面前时,赵寿山的眼睛湿润了,这可是多年来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呀。

“你违抗军令,擅自出击,丢失雪花山阵地,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你还有什么要说吗?”赵寿山颤声问。

“师长,都怪我贪功心切,丢失阵地,还害死了那么多弟兄。我罪有应得,万死不足以赎罪,你动手吧,我张世俊来生还做你的兵!”张世俊大声喊。

战区司令部下令就地处决,如果我们能有几个赵寿山这样的师长,率部抵达娘子关

赵寿山背过身去,挥了挥手,枪响过后,他已是泪流满面。

19日早,攻击重点由旧关转到乏驴岭,经过一整天的,17师伤亡惨重,被迫撤离。其中守卫乏驴岭南侧阵地的黎子淦营仅剩10余人,其余全部阵亡。

至此,第17师在井陉、雪花山、乏驴岭一带浴血奋战了足足9昼夜,全师11000人仅余2000多人。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雪花

雪花,一种晶体,结构随温度的变化而变化,又名未央花和六出,一种美丽的结晶体,它在飘落过程中成团攀联在一起,就形成雪片。单个雪花的大小通常在0.05~4.6毫米之间。雪花很轻,单个重量只有0.2~0.5克。无论雪花怎样轻小,怎样奇妙万千,它的结晶体都是有规律的六角形,所以古人有“草木之花多五出,独雪花六出”的说法,世界科学史著作中有记载是中国最早知道雪花的六角结构。雪花是由小冰晶增大变来的,而冰的分子以六角形的为最多,因而形成雪花多是六角形的,并且每一片雪花的形状没有一模一样的。雪花形状的多种多样,则与它形成时的水汽条件有密切的关系。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