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魏忠贤不死,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

因其生理功能上的残缺,自古以来都被视为低贱卑下的奴才。即使如秦朝赵高、东汉十长侍般权势滔天,也在人格上被世人所不齿。

在如此的社会观念下,往往是奸险狡诈、弄权的反面形象,极少有观点会从政治权力结构的角度来看待摄政现象。

魏忠贤不死,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

明朝从朱棣开始重用,比如执行七下西洋航海任务的郑和便是个宦官。到了中后期,在明帝国核心事务中显现的身影越来越频繁,王振、刘瑾等宦官权势日益加重,终于演变出了“皇帝、内阁、司礼监”三权制衡的政治权力架构。而崇祯对魏忠贤的处置,恰恰打破了这样的权力平衡,“魏忠贤不死,大明不亡”—这句话也是从政治权衡的层面出发,表明了魏忠贤之死对崇祯王朝的重要作用及影响。

魏忠贤不死,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

史书对魏忠贤的口诛笔伐,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确实是魏忠贤心狠手辣干了不少的坏事。本事自带心理,再加之与魏忠贤组成“客魏之祸”的天启弟乳母客巴巴,也是文化素质低下,狗肚子盛不了半两油,一朝得势飞扬跋扈。

另一方面,东厂、锦衣卫素来以特务手段搞白色恐怖,但凡是个人都讨厌自己背后有人盯着、整黑材料,魏忠贤作为这两个特务部门的一把手,自然落不下好口碑、好名声。但最大的原因,还是魏忠贤在政治斗争中的落败、话语权的丧失,附带着个人形象沦为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魏忠贤不死,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

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明朝的参政制度,还在魏忠贤的出现也不例外。其实明初洪武、永乐时期,文官和并无多少实权,主要掌控整个帝国的是跟随朱元璋打天下建立明朝、追随朱棣靖难夺取的“勋贵集团”可与清朝的八旗子弟一样,勋贵集团“官二代、三代”在享受政治、经济特权的同时,从政能力和战斗力迅速退化成了一个个“贾宝玉”

魏忠贤不死,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

文官(于谦)和(王振)在帝国朝政中的作用日渐突出,勋贵集团越来越有沦为吉祥物的趋向。真正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是“土木堡之变”以英国公张辅为首的勋贵集团在这场战争中全军覆没,再也不能作为一支强劲的政治力量垄断帝国的主要权力。而以于谦为代表的文官集团,则在随之而来的北京保卫战中力挽狂澜、大放异彩。勋贵势力的消失,再加上这样一个救国救民的光辉形象,战后的文官集团顺理成章得接收了帝国的大部分权力。

魏忠贤不死,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

一家独大的文官,让皇帝感到越来越拘束,于是开始引入群体分掌帝力、制衡文官集团。况且,朱元璋、朱棣之后,明朝皇帝一代代日趋平庸、懒惰,成为皇帝亲信私人秘书的趋势也是不可避免。这样的参政制度,配合好了就是张居正和冯保,能够有效协调帝国政务;对立起来争权夺利,就是魏忠贤和东林党,于国于民都有害处。

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土地兼并、贫富两极分化、失地人口急剧上升等社会弊病问题积重难返,关外又有八旗铁骑时常入关抢掠,甚至威胁京城。此时的文官集团和势力,包括朱姓皇族,虽然都是兼并土地、聚敛财富、导致帝国自耕农税收经济体系崩溃的重要推手,但双方互相制衡的对立关系,却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着帝国机器的运转。

魏忠贤不死,崇祯接盘的大明帝国

可崇祯去除阉党、逼死魏忠贤的举动,同时也去除了能够有效制衡文官集团的最后力量。从此,社会财富向文官集团单向流动的速度急剧加快,“藏富于官”的社会现象十分普遍。

百余年参政制度的骤然消除,过于剧烈的“变革”导致皇帝再也无法掌控全局,即使出现了崇祯这样勤政的君主,也无法遏制明王朝的一天天败坏,直至灭亡。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魏忠贤

魏忠贤(1568年-1627年12月11日),字完吾,北直隶肃宁(今河北沧州肃宁县)人,汉族,原名李进忠,明朝末期宦官。少年时原本是一个无赖,万历时因赌输自阉入宫,出任秉笔太监后,改名魏忠贤。明熹宗时期,出任司礼秉笔太监,极受宠信,被称为“九千九百岁”,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人们“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崇祯皇帝朱由检继位后,打击惩治阉党,乘嘉兴贡生钱嘉征弹劾魏忠贤十大罪,将他安置到凤阳,不久下令逮捕法办,魏途中闻讯自缢死。,其余党亦被肃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