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宋朝签订澶渊之盟,它究竟是宋高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自古以来,我国的历史学家对《澶渊之盟》褒贬不一,有人觉得《澶渊之盟》是个城下之盟,和《马关条约》等条约一样,是个耻辱条约,但也有人认为,《澶渊之盟》只是以很小的代价,为宋辽两国带来了百年和平,是宋高宗生涯的功绩。那么,它究竟是宋高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宋真宗是赵匡义之子,大宋的第三任皇帝。

辽国是由契丹族建立的一个国家,位于现在的蒙古高原、黑龙江流域等地区。

宋朝签订澶渊之盟,它究竟是宋高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五代十国时期,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为了获得契丹的帮助,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在契丹耶律德光的帮助下,石敬瑭击败了后唐末代皇帝李从珂,建立后晋,但是燕云十六州从此落入了契丹之手。宋朝统一天下后,它的第二任皇帝赵匡义御驾亲征,准备从辽国手中夺回燕云十六州,但是惨败而归。没了燕云十六州之后,宋失去了北方屏障,辽国可以随意入侵大宋。

公元1004年秋,辽军在萧太后和辽圣宗的率领下,深入宋境,攻打大宋。面对来势汹汹的辽军,大宋部分朝臣主张南逃,宋真宗也担心宋军挡不住辽军,导致都城被破,自己沦为辽军的俘虏,有意南逃。但是宰相寇准极力反对南逃,他还劝说宋真宗赵恒御驾亲征,到澶州督战。

宋真宗虽然害怕和辽军作战,但在寇准的劝说下,鼓气勇气来到了澶州(今濮阳)战斗力一向孱弱的宋军,由于皇帝的到来,突然士气大涨,一鼓作气在上击败了对手,还射杀了辽国大将萧挞凛。

宋朝签订澶渊之盟,它究竟是宋高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辽军虽然气势汹汹,一直打到了澶州城下,但实际上,他们孤兵深入,身后的很多城池,他们并没有攻下,所以他们的退路,以及粮草运输线路,随时有可能被身后未攻破的城池中的宋军切断,而在前线,由于宋真宗的御驾亲征,宋军士气高涨,这让辽军的攻城也陷入了麻烦。同时,大宋的勤王之军也在从各地赶来,辽军可能会陷入断粮,以及被宋军围困的危险境地。

假以时日,辽军可能会面临着被宋军全歼的厄运。萧太后看到了辽军的危局,但她不甘心无功而返,所以险中求胜,开始派人和宋真宗议和。宋真宗缺少战略眼光,他也看不透辽军将面临的危险局面,他只想及早解除辽军的威胁,让辽军早早退军,所以也有迫切的愿望和辽军议和。

在议和过程中,辽军抓住了宋真宗惧怕辽军,急于求和的心理,占据了主动。谈判之前,宋真宗对谈判使臣曹利用说:“只要不割地,能讲和,契丹就是索取百万钱财,也可以答应。”辽军虽然有优势,但是自身的处境十分不利,所以不敢狮子大张口,对宋使提出太过分的要求,以免宋朝难以接受,两国的谈判破灭,再起兵戈,但是辽军又不愿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宋朝签订澶渊之盟,它究竟是宋高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辽国的条件不过分,所以双方经过几轮的讨价还价后,最终商定每年给辽三十万银绢的助军旅之费,这远远低于宋朝的预期,所以双方的谈判很顺利。宋真宗听到每年给辽只赔30万银绢时,说道:“才三十万,这么少。你很会办事,很会办事!”还重赏了曹利用,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辽因为每年能得到30万银绢,也十分满足,所以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谈判结果。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让宋真宗沾沾自喜了很久,觉得这是自己外交上的一次重大胜利,但是寇准的对手,他们为了打压寇准,对宋真宗说,澶渊之盟是个城下之盟,是个耻辱条约,这才让宋真宗“醒悟”了过来,内心感到隐隐作痛,最后还将在澶渊之盟中立有大功的寇准,给贬官了。

宋朝签订澶渊之盟,它究竟是宋高宗的功绩,还是败笔

澶渊之盟也被很多宋人视为耻辱条约,因为当时虽然辽国兵临城下,但是刚刚宋军大胜,占据优势,在谈判过程中,也应是宋朝占据优势,但实际上,条约的内容是,宋每年要给辽国30万两银绢。虽然对富宋而言,钱财不多,但给敌国岁币,还是让宋人情感上接受不了,他们觉得这是耻辱。从当时的环境看,宋朝签订《澶渊之盟》的确是外交上的重大失利。

但从长远利益来看,宋朝从中获得的利益,远大于损失的利益。宋朝每年赔给辽30万两银绢,这还不到宋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一,所以这是一笔“小钱”但是条约中还规定,两国要在边界上设置榷场,开放交易。宋朝的商品经济发达,所以他们在辽国交易中,占据优势,宋朝每年要从辽国身上赚取80万两白银的利润,完全能填补给辽每年的赔款,所以宋不吃亏。

这个条约还为两国带来了百年和平,可以让边境的百姓少受战乱之苦。同时,宋朝可以节省战争开支,专心发展经济,它的价值远超30万两银绢。从这个角度看,澶渊之盟是宋真宗的功绩。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宋真宗

宋真宗赵恒(968年12月23日-1022年3月23日),宋朝第三位皇帝,宋太宗第三子,母为元德皇后李氏。初名赵德昌,后改赵元休、赵元侃。历封韩王、襄王和寿王,曾任开封府尹。至道元年(995年),被立为太子,改名恒。至道三年(997年),赵恒即位。赵恒即位之初,任用李沆等为相,勤于政事。景德元年(1004年),辽朝入侵,宰相寇准力排众议,劝赵恒亲征,双方会战距都城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三百里外之澶渊,局势有利于北宋,但因赵恒惧于辽的声势,并虑及双方交战已久互有胜负,不顾寇准反对,以每年给辽一定金银为“岁币”于澶渊定盟和解,史称“澶渊之盟”。此后,北宋进入经济繁荣期,史称“咸平之治”。赵恒在位后期,任王钦若、丁谓为相,二人常以天书符瑞之说,荧惑朝野,赵恒也沉溺于封禅之事,广建宫观,劳民伤财,致使社会矛盾加深,使得北宋的“内忧外患”问题日趋严重。乾兴元年(1022年),赵恒驾崩,年五十五,在位二十五年。谥号为文明章圣元孝皇帝,庙号真宗。葬永定陵。后累加谥至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赵恒好文学,善书法。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