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今日快报

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真相是什么?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具体情况

每经23点丨广东队第十一次夺得CBA总冠军;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已停园整顿 正调查涉事人员

1丨上海外滩单日累计客流突破42万人次

记者刚刚从黄浦公安部门获悉,截至今天20时30分许,外滩滨水区单日累计客流已经突破42万人次,瞬时客流峰值达到6.1万人,均创历年“五一”同期历史新高。(上观新闻)

2丨高福谈印度疫情恶化原因:戴口罩、社交距离、个人卫生没跟上

近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接受CGTN专访时表示,印度近期出现的疫情急剧恶化,是因为前期“非药物干预措施”做得不到位。他解释道,“非药物干预措施”是指戴口罩,保持距离,保持个人卫生(如勤洗手)。高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在“非药物干预措施”方面一直做得很好,但印度在这方面的措施没有跟上,放松了,才会出现疫情恶化的情况。(澎湃新闻)

3丨广东队第十一次夺得CBA总冠军

央视新闻刚刚消息,广东队以总比分2∶1击败辽宁队,夺得本赛季CBA总冠军,第十一次成功加冕。

4丨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已停园整顿 正调查涉事人员

据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教育体育局@罗庄教育 通报,5月1日,网上出现谷瑞幼儿园教师骑孩子、打耳光视频,家长质疑该园幼师存在行为并报警处理。事件发生后,临沂市罗庄区教育和体育局高度重视,立即开展调查处置工作。目前,谷瑞幼儿园已停园整顿。公安机关正对涉事人员进行调查,并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5丨五一档总票房破5亿

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真相是什么?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具体情况

安徽歙县警方通报托管机构幼师摔打男童:孩子左手受伤

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真相是什么?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具体情况

针对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某托管机构幼师摔打孩子一事,11月15日,歙县公安局官方公众账号“歙县公安”发布《关于歙县某少儿服务中心内儿童被伤害的警情通报》(以下简称“警情通报”)。警情通报称,2020年11月13日15时许,徽城派出所接徐某某报警称:11月6日其儿子汪某某在歙县某少儿服务中心内被老师伤害,致使左手受伤。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近日,一段称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某“幼儿园”摔孩子的视频在朋友圈中热传,视频中男童被老师拎起摔到地上,后又被老师推搡到门口。家长称,孩子手指受伤,询问老师时被告知是不小心被门夹到。视频称,家长查看监控后发现此事,在群讨要说法后被踢出群。

天眼查信息显示,歙县聪明屋少儿服务中心是一家社区留守儿童托管和关爱服务机构,业务主管单位是歙县徽城镇人民政府。

2岁孩子被“幼师”深度烫伤,如何提升幼师专业素养?

看着孩子白嫩的手被烫出深黑的褶皱,天津的张先生至今又心痛又不解,他两岁五个月大的孩子萌萌被老师单独带离教室后深度烫伤,原因不明,萌萌被老师带去办公室到底做了什么,至今成迷。

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真相是什么?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具体情况男孩烫伤情况

4月26日,看着孩子忍受着成人都难以忍受的痛苦,等待十天的张先生很纳闷:园方拒绝给家长监控、教育局退回了诉求、警方表示正在调查中,距离事发已经过去十天,最初的那个提问“孩子究竟是被什么烫伤”却还是无人回答。

4月16日,两岁五个月的萌萌在天津市河西区华夏未来托育班上学期间,被老师单独带到办公室后,经医生诊断为左手深II度烫伤,面积1%。至今幼儿园未能向张先生说明孩子被烫伤时的具体情况,也未见涉事老师。

4月25日,封面新闻记者先后了警方和涉事幼儿园,警方称“确实接到了报案,但仍在调查阶段,不便透露。”园方则回应:已经交与警方处理,等待警方调查结果。事情陷入了僵局,另据园方工作人员透露,涉事的刘姓老师已被辞退。

家长称孩子曾多次被带离教室

清明节后对去托育班表现抵触

张先生称,4月16日他接到班主任的电话,被告知萌萌被幼儿园的一位刘姓老师单独带离班级教室、进入办公室后被烫伤。最初他以为是孩子活动时发生了意外。张先生赶到萌萌所在的儿童医院后,看到只有一名校医带着孩子。儿童医院医生询问烫伤的原因和过程,校医一概不清楚,说“我只知道是水”。警方在报警当晚回复张先生,“如果是在屋子里发生的,能烫他的只有水。”

据悉,事发前一天,萌萌家人就曾从教室监控里看到萌萌被老师单独带走,但过了一会儿又被带回。张先生及家人询问过老师,得到的回复是“孩子比较调皮,坐不住,所以带他出去玩了一会儿”。至于事发当天离开教室的原因,张先生说,“幼儿园当天只跟我们解释说孩子太调皮,抢别人的玩具,要把我们的孩子带到办公室教育。你教育他没有问题,我也认同,但不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教育。”

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真相是什么?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具体情况诊断证明

张先生介绍,现在萌萌“整体是比较痛苦的情况,情绪上也没有以前欢脱了”。刚开始,萌萌需要“每天去医院把手上的水泡都挑掉、换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每天弄得很疼,只能慢慢给他讲这是为了他好”,从这周开始才变成隔一天去换一次药。现在每天仍需要用纱布包裹伤口,为防止伤口开裂,四根手指无法弯曲。烧伤科的医生说,孩子现在的手是有破损的,先是要愈合,大概需要一到两周,然后才能谈后期的修复。如果出现挛缩性瘢痕,就会影响他未来手部的握拳功能。现在天气逐渐变热,也不确定伤口后期会不会出现感染。

相较于生理上的伤害,张先生及家人更担心的是孩子的心理是否有创伤,“不知道老师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为什么这么怕去幼儿园”。他说,萌萌是3月1日入园,当时并没有抵触托育班的表现,但从清明节后,萌萌就曾多次表现出抗拒行为。“早上起来一穿鞋和衣服就哭闹,以前是姥姥姥爷送他去幼儿园,所以他到现在都不让姥姥和姥爷单独带他出去。”

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真相是什么?官方通报幼师骑孩子还打耳光具体情况涉事幼儿园

家长:警方回复监控内容确实有问题

园方表示涉事老师已被辞退

事情发生后,萌萌的奶奶首先赶到了幼儿园。幼儿园老师告诉孩子奶奶,“萌萌自己在办公室,有个饮水机”。园方拒绝向家长监控,称“管录像的人在开安全大会,现在也没有密码,没有人给开”。对此,张先生存怀疑态度。

张先生称,“我们是一点报的案,警察在五点跟我们说监控调取到了。他们自己说‘我们看也的确有些问题,要先立案侦查’。”警方告诉张先生,立案过程中监控暂时不能给当事人查看,如果涉及故意伤害将按刑事案件处理。截至发稿时,张先生及家人还在等候警方回复。记者了张先生报案的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天塔派出所,警方称该案仍在调查阶段,尚不能详细信息。

经记者核实,萌萌就读的托育班是华夏未来·优咪国际婴幼儿成长家园(体北校区)的“MOE MOE家国际托育中心”。据园方工作人员透露,涉事的刘姓老师已被辞退,暂未有家长因为该事影响要求退费,萌萌所在的班级正常运行。封面新闻记者试图该园相关负责人,被告知“具体我们不清楚,也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

事发当天,萌萌的妈妈就将此事反映在家长群中,但只收到了寥寥的回应。

托育班一月费用5000

家长称曾在监控看到老师拖拽孩子

张先生介绍,天津市普通公办幼儿园收费仅为一个月八九百,普通私立幼儿园收费为一个月一两千,该幼儿园的每月5000元收费虽然包含了餐费等项目,但仍属于中高端收费标准。记者从该园咨询处了解到,萌萌这个年龄段的托育班一个班最多12个孩子,除了5000余的费用,还需缴纳注册费、被褥费、杂费等。一个班配置为一名主班老师、一名辅班老师和一名生活老师,张先生称萌萌从三名老师的照片中指认涉事老师为生活老师。每个班级教室都有监控,家长可以实时查看午休前孩子的状况。

萌萌的妈妈说:“我们能看到的监控时间也就是早晨8点到10点,11点到12点这3个小时,至于睡觉发生什么、下午发生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一旦出了教室我们就看不见了。”据介绍,孩子一般到上午10点的时候就会出去活动,所以10点至11点的情况无法得知。萌萌的妈妈曾在教室监控中看到老师拖拽孩子,但认为“应该是老师在管教孩子,我们也不好说什么”。教室之外,楼道也有监控,办公室没有安装监控。园方则拒绝给家长萌萌被烫伤当天的楼道监控,交予了警方调查。萌萌的妈妈根据可查看监控的时间推测,该事发生在十点以后。而这距离报警时间仅3个小时。

张先生去过幼儿园的办公室,他称,“这是一个只有三四平米的房间,能同时容纳三四位老师吃饭。屋内有一张桌子、一台饮水机和一个微波炉等,周围是一个个的水台供老师使用,办公室没有监控。”

事发后,曾有一名自称是园长的人试图探望萌萌。但张先生多次提问该人当天发生了什么,均未得到回答。“万一是蓄意伤害我们孩子,那我再让你们见面,我的孩子心理不是更崩溃了吗?”张先生认为,该幼儿园不仅是老师的问题,而是从管理模式到跟家长沟通交流都存在着严重的问题,目前该园至少还有二三十名孩子。

【延伸阅读】

监控不能从根本上治理幼儿托育问题,如何提升幼师素质?

针对幼儿园虐待、猥亵、侮辱幼儿的安全事件,一直以来有不少人士提议,在幼儿园安装监控系统,监控幼儿园的托育过程,从源头上治理虐童等幼儿园安全问题。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高度重视这一问题,提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重视对幼儿教师的关心和培养,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对儿童托育中育儿过程加强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现实看,监控技术对遏制幼儿园虐童事件的作用并不明显。真正出事后,一些幼儿园也往往推三阻四,千方百计不让家长看监控。

2019年,红黄蓝教育旗下一家曾获“山东省示范幼儿园”的机构曝出“外教涉嫌猥亵女童案”,而这家幼儿园已安装监控,并称“无死角”,可外教猥亵女童的事就在监控下发生。

江西瑞金这家红黄蓝幼儿园也是有监控的,据报道幼儿园最初回应称,“经调取监控录像和向在场其他教师了解情况,此行为发生在玩耍嬉戏过程中,目前尚未发现强迫、虐童或猥亵行为。”

从园方的回应就可看出问题端倪,安装的监控系统,有谁一直在盯着?如果监控没人看,那就起不到约束作用。

近年来,还发生过多次幼儿在幼儿园内被侵犯,家长要求调阅监控,园方称监控设备坏了的问题。这样以来,一些幼儿园的监控系统无异于形同虚设。

同时,如何既保证幼儿的隐私权又能让监控真正发挥作用,一直以来也是个两难的问题。

提高幼师素质,需要多方发力

因此,要治理幼儿托育中的虐童问题,不能只依靠技术手段,还需要从准入门槛和日常管理两个方面发力,整体提高幼师素质。

2018年,教育部曾预计,到2020年我国幼师、保育员缺190万;而民间机构预测缺300万,幼师缺口导致我国幼儿园师幼比一直比较低。

而与巨大缺口相对的是我国幼师相对较低的职业准入门槛。从现实来看,大部分幼师学历水平并不高,中专等学历的并不在少数,接受的教育也并不注重理论修养的提高和道德素质的培养。

另一方面,幼师招聘也缺少科学合理的选人方法,对教师思想道德素质方面也没有有效的判断标准;很多幼儿园在日常管理中也不重视幼师思想道德素质,对于幼师一些不道德的行为甚至选择视而不见,放任不良风气的滋长。

以此事为例,在事发前,涉事幼儿园园长甚至在家长面前对教师的行为打掩护说“这只是个小事,不用为难老师”。

因此,要从根本上杜绝类似事件,还需要从幼师培养、选拔、幼儿园管理等全链条介入。学校在培养幼师时,加强对幼师职业道德素质的培养;进一步健全规范对幼师的选人制度,借助科学技术以及心理学和各个学科的帮助,让幼师的选拔过程实现科学化、系统化。

同时,幼儿园管理对幼师的考核要全面、细致,加大对教师思想道德素质考核的重视程度。另外,提高幼师待遇,吸引更多高素质、多样化的人才进入幼师行业,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多管齐下,才能把“让学生闻自己脚”这样的“狼师”赶出幼儿园。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