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远见塔,每日一书,历史上的贪污腐败,以史为镜,品当今之得失

历史的镜子

以史为镜,听史学名家吴晗讲历史的兴衰,品当今之得失。

远见塔,每日一书,历史上的贪污腐败,以史为镜,品当今之得失

吴晗,原名吴春晗,字伯辰,浙江义乌人,是杰出的历史学家,现代明史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曾任教于云南大学、西南、清华大学。他年少聪慧,自小就对历史尤其是明史有浓厚的兴趣。吴晗治学严谨,十分注重运用史料的准确性,一生更是专治明史,以研究明史有名于世,研究成果颇丰且影响深远,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他的作品文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体现其不凡的文化素养。

他的代表作品有《历史的镜子》《朱元璋传》《明史简述》《读史札记》等。

古人读书不易

总之,由于物质条件的限制,古代人读书,尤其要读很多书是很困难的。也正因为这样,读书也有阶级的限制,贵族官僚子弟读书容易,平民子弟读书困难,知识被垄断了,士排列在农、工、商之前,就是这个道理。

到了印刷术发明以后,书籍成为商品,可以在书店里买到了,但是,还是有限制,穷人买不起书,更买不起很多书。穷人要读书,得想法借,得自己抄,还是很困难。例如14世纪时,书已经成万部地印出来了,各大城市都有书肆,但是穷人要读书,还是非常艰苦。明初有名的学者宋濂,写了一篇《送东阳马生序》讲他自己读书的艰苦情况说:

我小的时候,就喜欢研究学问,家里穷,弄不到书,只好到有书的人家借,亲自抄写,约定日子还。大冷天,砚都结冰了,手指冻得弯不过来,还是赶着抄,抄完了送回去,不敢错过日子。因为这样,人家才肯借书给我,也才能读很多书。

到成年了,越发想多读书,可是没有好老师,只好赶到百多里外,找有名望的老先生请教。老先生名气大,学生弟子挤满一屋子,很讲派头,我站在旁边请教,弓着身子,侧着耳朵,听他教诲。碰到他发脾气,我越发恭谨,不敢说一句话,等他高兴了,又再请教。以此,我虽然不很聪明,到底还学了一些知识。

当我去求师的时候,背着行李,走过深山巨谷,冬天大风大雪,雪深到几尺,脚皮都裂了也不知道,到了客栈,四肢都冻僵了,人家给喝了热水,盖了被子,半天才暖和过来。一天吃两顿,穿件破棉袍,从不羡慕别人吃得好,穿得好,也从不觉得自己寒伧,因为求得知识是最快乐的事情,别的便不理会了。

宋濂是在这样艰苦情况之下,经过努力,攀登学问的高峰的。他在文章的后面,劝告当时的学生说:

你们现在在太学上学,国家供给伙食、衣服,不必挨饿受冻了。在大房子里念书,用不着奔走求师了。有司业、博士教你们,不会有问了不答、求而不理的事情了。要读的书都有了,不必像我那样向人借来抄写。有这样条件,还学不好,要不是天资差,就是不像我那样专心、用功。这样好条件,还学不好,是说不过去的。

这一段话,我读了很动心。今天,我们学习的条件,比宋濂所劝告的那些学生的时代,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要是不努力,学不好,我看,也是说不过去的。

推荐听书

历史的镜子是写于1940年代中后期杂文全集,内容涵盖了政治、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社会风气的改良、权力的限制、历史上的贪污腐败、民主政治等问题在书中都有论述,借古喻今,体现了吴晗对国家与民族命运的关照,对历史与现实的思考。

历史是一面镜子,三百年前,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我们追念。—吴晗

吴晗是位勤奋、正直、诚实的历史学家,他一贯爱好自己的工作,以研究明史有名于世。—历史学家黎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读书

读书指获取他人已预备好的符号并加以辨认、理解、分析的过程,有时还伴随着朗读、鉴赏、记忆等行为。这些符号最常见的是语言文字,其他还有音符、密码、图表等也在此列;一般获取过程使用眼睛观看,也包括盲人用触觉来识别凸字等其他获取方式。正式学习一个科目或课程,读书很用功。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