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森林公安年复一年的守护下,可可西里十多年未再响起盗猎枪声

快报 2024-04-18 19:01 阅读:34

在森林公安年复一年的守护下,可可西里十多年未再响起盗猎枪声

青海省南部、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这片区域因此得名“三江源”。这里是世界上水资源丰富的地区之一,每年为我国18个省份和5个周边国家提供近600亿立方米的优质淡水,有“中华水塔”之美誉。

三江源地区的生态保护,不仅对中国的生态环境及国民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也深刻影响着全球自然环境变化和人类生存状态。守护三江源,是中国生态安全和中华民族长远发展的需要,更是中国对世界的责任与担当。

盗猎猖獗,罪恶滋生

20世纪80年代,一种叫“沙图什”的奢华披肩在国外市场上畅销,制作这种披肩的主要材料就是藏羚羊的毛。在利益的驱使下,不少不法分子来到可可西里,大肆盗猎藏羚羊。短短几年,藏羚羊的数量就从20万只锐减至不足2万只,成为濒危物种。

面对猖獗的盗猎分子和满目疮痍的可可西里,时任青海省治多县县委副书记索南达杰对此心痛不已。1992年7月,治多县成立了西部工作委员会,索南达杰兼任西部工委书记,组建起全国第一支武装反盗猎的队伍。他们的任务就是打击盗猎藏羚羊团队,保护藏羚羊。

1994年1月18日,索南达杰带领三名巡山队员进入可可西里,成功抓获20名盗猎分子,缴获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然而这些盗猎分子被押送到可可西里太阳湖附近时,突然抢夺了巡山队员的枪支并发起袭击。在此过程中,索南达杰身负重伤,盗猎分子则趁乱逃走。当增援人员赶到时,索南达杰已不幸牺牲。

事件发生后,公安机关立刻对盗猎分子展开抓捕,陆续将主要犯罪嫌疑人抓捕到案。1996年,主犯韩忠明被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两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0年和12年有期徒刑,剩余16名盗猎分子在逃。

2008年4月,犯罪嫌疑人韩成英被抓捕归案。2011年11月,6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2011年12月,犯罪嫌疑人穆某被玉树警方抓获。

2020年9月10日,潜逃20多年的犯罪嫌疑人马黑么被玉树警方拘捕到案。2021年8月19日,青海省玉树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被告人马黑么犯非法捕杀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2000元。

当年参与可可西里藏羚羊特大盗猎案的其他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仍在全力追捕中。

精神传承森林公安年复一年进山巡护

索南达杰的牺牲,引起了全社会对可可西里生态保护的关注。1996年,青海省可可西里省级自然保护区成立,并在1997年升格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年9月,可可西里建立了以索南达杰名字命名的第一个自然保护站,成为纪念英雄和反盗猎的前沿基地。

随着人员和制度建设日益完善,三江源的守护力量越来越强大。当年临时组建的巡山队,已经逐步变成了建制和装备齐全的公安队伍。现在,当地还建立了“反盗猎、盗采、穿越”的巡山制度。2020年11月,原青海省森林公安局及直属机构,整体划转青海省公安厅领导管理,更名为青海省公安厅森林警察总队。

目前,可可西里森林公安局每年都要组织12次以上的进山巡护,复杂的地形和多变的气候使得巡山路上状况频出。赵新录是森林公安的一员,他从警30多年,累计行程80余万公里,巡山500多次,组织参与破获盗猎、非法捕捉、倒卖和运输藏羚羊等珍稀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案件10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54名。每当看到被盗猎分子残忍抓捕的藏羚羊时,赵新录都会痛心不已。

在森林公安年复一年的守护下,可可西里十多年未再响起盗猎枪声

种群数量增加生态保护事业进入新高度

随着相关政策和法治建设的日益完善,保护藏羚羊的行动也从单纯依赖公民自觉提升到制度化运转的层面。2017年,可可西里成为青藏高原首个世界自然遗产地,三江源的生态保护事业也进入前所未有的高度。

与此同时,在保护力度的加大和持续下,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正在增加。2016年9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将藏羚羊受威胁程度由“濒危”降为“近危”。截至2022年底,可可西里藏羚羊数量已从刚开始的不足2万只变成7万多只。

自2017年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布公告,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随意进入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因此,打击非法穿越也成为了目前森林公安部门巡山时重点巡护的内容。

在森林公安年复一年的守护下,可可西里已经10多年没有响起过盗猎者的枪声,这片一望无际的大地正在焕发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