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民间故事,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道士说,你惹不起他们

话说在明朝末年,登州有一个姓王的老汉。这位王老汉有一个儿子,名叫大旺。

故事发生的那一年,王大旺已经年满二十岁,已经到了婚娶之年。

王老汉和老伴已经托村子里的媒婆给儿子找媳妇,过了不到半年时间,媒婆来了喜讯,说张村有一个叫张兰的姑娘同意了这门亲事。

王老汉夫妻俩谢过媒婆后,就开始给儿子王大旺操办婚事。

不过,女方张兰的父亲有一个要求,就是必须要给张兰重新盖一处房。王老汉是个行脚商人,手里倒有些积蓄,盖新房不是啥难事,于是张兰父亲的这个要求,王老汉没多想就答应了。

女方父母得知后也很欣慰,别的条件也都不挑了。两家人随后挑了个成婚吉日,各自操办去了。

民间故事,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道士说,你惹不起他们

王老汉开始寻找地基,准备给儿子、儿媳妇盖新房。他家老房子附近没有空闲地基,王老汉又去别处看了看,只有村头的那口井边上有一块空闲的地基。

这块地基紧紧挨着别家的住宅,在这里建房,看不上去不会那么突兀。

地基选好了,王老汉又从镇子上雇佣了一些工匠,准备开始建造新房。

村子里有个李老翁,年轻的时候曾游历四方,懂得一些奇术。他得知王老汉要在井边上建房时就好心提醒他说:“他二叔,这里不是啥好地方,过去可是乱葬岗,我劝你还是换个地方盖,有些事还是要忌讳一些啊!”

王老汉闻言后连连摆手,微微一笑说道:“李爷,那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从我记事开始,旁边就有人家建房了,人家不也没事吗?多谢您的好意,您就别管了!”

李老翁被几句话噎了回来,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佝偻着身子离开了。

王老汉双手一挥,众工匠齐上阵,新房随即开始建造起来。

而之前的那口水井,因为早已不再使用,借着建房之际,王老汉便将这口水井给推平了。随后又在上面打了地基,建起了院子。

“您这房子的地方可是不小,住起来肯定宽敞!”一个木匠笑着说道。

“这块地基一直扔着没人要,我儿快要娶媳妇了,我找寻多日,就发现这块地方不错!嘿嘿!看来我是捡了大便宜了!”王老汉得意地说道。

民间故事,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道士说,你惹不起他们

众工匠懂啥?他们只是觉得地方大,就夸赞了王老汉几句。王老汉倒也实在,人家几句美言,他还就顺水推舟了。

新房很快盖好了,空置半月后,王老汉就和老伴先搬到新房里住了。

在过去有一个不成文的讲究,新房建好后要老辈人先住进去,这叫“压新房”

王老汉和老伴住进新房后的第三个夜里,正在熟睡的王老汉被老伴推醒了。

“你听外面好像有动静!你起来看看去!”老伴小声说道。

妇人家胆子本来就比老爷们要小,大半夜院子里又传来怪声响,老伴哪敢起身去看呢?

“你不睡觉推啥?”王老汉不耐烦地。

“院子里好像进来人了,你听!”老伴没敢声张,小声说道。

王老汉虽然不耐烦,但还是直起身子去听了。

“还别说,真有声响。你别动,我出去看看!”王老汉说完后,穿上衣服下了床。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处,朝着院子里看去。这一看,倒是让他疑惑不已。

为啥?

因为他家的大门此时紧紧关着,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

他们俩背对着王老汉,王老汉只看到了背影,并没有看清他们的面目。

那两个稚童伸手在地上挖着坑,似乎下面埋着什么宝贝。

民间故事,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道士说,你惹不起他们

王老汉胆子大,见状后猛推开门,朝着两个稚童大喊道:“哪里跑来的小孩子?大半夜在我家里干啥呢?”

两个稚童没有转身,就在他的眼前忽然消失不见了!

王老汉这一嗓子是底气十足啊!不过,没吓唬到两个稚童,倒是给床上的老伴吓了一跳!

“你看见啥了?你喊啥呀?吓我一大跳!”屋里传出老伴的说话声。

王老汉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刚才两个稚童所在的位置。

空空如也!

“奇怪了!我明明看见两个稚童,这怎么就不见了呢?”王老汉是诧异不已,他赶忙转身进了屋。

“看见啥了?”

“没啥!睡觉吧!明天还要下地浇水呢!”王老汉怕老伴担心,没把实情告诉他。

无独有偶,第三天的夜里,院子里又传来了奇怪的声音。王老汉被老伴推醒了,他穿起衣服走出了屋子。

老伴不放心,偷偷穿上衣服跟了出来。两个人抬头往院子里一看,只见院子中间正有两个稚童在那里蹲着。

他们用力往下挖,还说着奇怪的话。老伴见状大叫起来,给王老汉吓了一大跳。

同时,她的叫声也惊扰到两个稚童。那两个稚童和先前一样,凭空就在他们眼前忽然消失不见了。

“咱院子里咋会有小孩子?咱家大门锁着呢呀!他们俩怎么不见了?”老伴一边说一边紧紧抓着王老汉的胳膊。

民间故事,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道士说,你惹不起他们

“我哪里知道?走!回屋睡觉去!明日我去找道士来看看!”王老汉说完后,拽着老伴回了屋。

翌日一早,王老汉便去了蓬莱山请道士。他费尽口舌才将一位道士请下了山。

那道士来到王老汉家里后,前前后后看了好久。随后道士站在院子中间,手持一把拂尘,闭目凝神片刻后,转身对王老汉说道:“这下面本是一口水井,不知施主是否知晓?”

“道长所言极是!这下面确实是一口废弃多年的水井。”王老汉赶忙回答道。

呵呵!水井之上建房本就不该,更何况这井底之下还有两个冤魂。你将井口遮掩算是断了他们的根脉,他们岂能饶恕你?

因果之事,贫道不该插手,我劝施主别住这房子了,你惹不起他们,赶快搬家吧!记住,你要将井口重新挖开,我在此做一场法事,帮他们超度一番,他们便不会缠着你的家人了。道士喃喃地说道。

王老汉闻言后大吃一惊,他哪里知道井底之下还有游魂?

他赶忙:“井底之下到底是何人?”

“两个稚童,皆为女孩。爹娘重男轻女,遂将她们推入井底。百年来,她们心中的怨气难消,所以不肯去轮回啊!唉!”道士说完摇了摇头。

王老汉闻言后心里很不是滋味,顿了顿他对道士说道:“道长,这房子我可以不住,不过还请道长赶忙做一场法事,快去让她姐妹俩投生去吧!”

民间故事,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道士说,你惹不起他们

道士闻言后,点了点头。王老汉叫来儿子,一起将井口又挖了出来。二更时分,道士在井口处摆下阵,开始作法。

片刻后,从井中飘出两股青烟,仔细看时,那青烟之中显现着两个小姑娘俊俏的小脸。

她们两个朝着道士哭哭啼啼,围着道士不愿离开。道士端坐阵中,轻轻挥了几下拂尘,言道:“你俩之所以如此源于你们的爹娘,怨不得别人。如今他们俩皆已经驾鹤西去,你姐妹二人虽心有怨气但还能做甚?反倒是给他人增添麻烦,让人唾弃!贫道今夜为你姐妹二人超度,让你们投生到好人家,你俩快些去吧!”

道士言罢,那两个小姑娘相互对视一眼,随即流下热泪。她们顿了顿朝着道士行了万福之礼,随即两缕青烟腾空而起,朝着西面飘了过去,转眼间,消失不见了。

道士无奈地摇了摇头,朝着王老汉说道:“井底之事已经化解,不过,贫道还是奉劝施主一句,这间房子你不要再住,换个地方再盖吧!”王老汉闻言后赶忙施礼,他沉思片刻后还是点头应了。

“听道长的!这起码了却两个小姑怨恨,有劳道长了!”王老汉说完又朝着道士拱了拱手。

道士起身就要离开,王老汉执意挽留。不过,道士婉拒后还是孤身离开了。

王老汉不敢耽搁,将此处房子当作了柴房。那个井口一直敞开着,没人再敢去遮掩。

翌日一早,王老汉买了些鱼肉,去了李老翁家里拜谢。

李老翁见了他是微微一笑:“你呀就是不听劝!你当初要是听我的话,哪里还会白白浪费那些银子呀!”王老汉心里有愧,不住地陪笑。

民间故事,院子的正当中处蹲着两个稚童,道士说,你惹不起他们

两个人中午一起喝了些酒,回到家后,王老汉又开始找寻地基。

儿媳妇的愿望他得实现呀!

过了没多久,在李老翁的帮助下,王老汉又选中了一块地基,在那里重新建了新房。而这座新房再也没有出过什么怪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老汉

王老汉,外号瞎子王,唐人街华人学校里的开门大爷,年轻时是来美国修铁路的中国劳工,悬疑小说《这个剧组有鬼》中人物。

稚童

稚童,词语,其意是指幼童;孩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