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今日快报

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什么情况?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情况

写诗的农妇:树凿出一个洞,墙开了一扇窗

“雾蒙山间绕,梦里观昙花”“ 雨滴坠落处,频频起涟漪”“ 踏遍五岳山,足迹留天涯”……晚上10点半,是河南淅川县49岁农妇韩侍梅开始写诗的时间。双人床上,她侧卧向一边,一直写到凌晨一两点。手机屏幕在一片漆黑中发出微弱的光亮——这是属于她自己的地方。近一年来,写诗几乎成了韩侍梅在家务和工作之外的全部。她的快手号有1430个粉丝,1547个关注,里面绝大多数是她的诗友。

品读韩侍梅的故事,就如翻阅一本命运之书。

她就像李杨导演《盲山》里,那个被拐卖进穷山沟,因为产了子,因为亲子纽带的牵绊,在获得警方解救的那一刻,又回头决意留在山沟里的女大学生。

稍有不同的是,把她推入火坑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亲生母亲,这就更让人撕心裂肺。同样是肚子里掉出来的一块肉,女儿并不应该成为一件可以随意处置甚至交易的物品。

当年(1992年)她的母亲收走了3000元彩礼钱,留给她的只是4身新衣。丈夫是个智障,公公也没什么两样,婆婆小脚,不能劳作。男方娶她的4800元花费,还是从农信社和亲戚那借来的。从一开始,生活的重担,就压在了她的肩上,日子长年在欠账、还账,还账、欠账中循环反复。所好,丈夫虽然永远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还能凭指挥从事简单、卖力的劳作。而支撑她把这个家维持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把一对儿女抚养成人。

她的儿子给培养成了大学生,但因为早年生肺炎肺部留下一个阴影,找工作屡屡被拒,最终工作也是她帮找的。去年11月她操持完了儿子的婚礼,“金枝玉叶一朵花,坠入王家把家发。夫唱妇随把日过,明年生对龙凤娃。”是她在发布的唯一一首显得喜庆的打油诗。如今她的心愿,就是女儿也完成学业,能赚钱自立了,那她也就交卸了生活的重担。她就是这样,成了村里人口中,那个三千块钱买来的能干的媳妇。

有别于“ 碧空云如纱,丛林映彩霞”等等表面展露文采,同时又显得风轻云淡的五七言打油诗,有两首诗,才是韩侍梅的自我真实写照。

一首是:“是谁心里空荡荡,是谁心里好凄凉。是谁脸颊泪两行,是谁总把事来扛,是谁伤透了你心房。”直抒胸臆了对被母亲安排下所经历坎坷磨难的仇怨。

一首是:“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没人能体会我一生的心情。欲哭无泪。欲言无词。”诗中把智障丈夫比喻为一棵树、一堵墙——永远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无法和人进行正常的沟通交流,写尽了婚姻生活的苦涩。文学高于生活,而又源于生活;就像从大米粮食中,酝酿出了酒,这样的灵光闪耀的诗句,萃取于她所经受的生活苦难。

但人,是有情感交流需求的。所幸,随着时代的进步,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演进,她通过在短视频平台,以写诗为兴趣,“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和诗友们互动唱和、砥砺交流,精神有所寄托,情感得以抒发,心灵得到慰藉。这就像是:树,给凿出一个洞,可供倾诉;墙,给开出一扇窗,照进来了一束光。她像是在慢慢疗伤、治愈。

当然,她也清醒地认识到,时光不会倒流,“写再多诗,也解决不了生活中的根本问题,除非重新投胎。”

俗话说:“悲愤出诗人”,但宁可没有人悲愤;韩愈说:“欢愉之辞难工,愁苦之言易巧”,但宁可人少些愁苦,哪怕诗写得粗粝些。

所好,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文明程度的加深,拐卖妇女、买卖婚姻,如今已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在去年6月,广东高州市云潭镇曾曝出一则17岁少女小闲(化名)举报父母逼婚的新闻。随着当地妇联、司法所等多部门的介入,双方父母取消了婚约,小闲父母退还了人家5万元彩礼钱。在孩子自己的努力和当地多部门及社会组织的帮扶下,她又重新考入高中,走上了“读书改变命运”的常轨。

正如韩侍梅所说:“女人一定要找一个你爱的人再嫁。要不然这一辈子就瞎了。”只有命运由自主意志支配,不被交易,不被安排,那接下来的人生,才会是能够完全自负其责,输赢不论,无怨无悔,不留遗憾的。希望曾经发生在韩侍梅身上的悲剧,从今往后都不再重演。

韩朝磋商开城工业区入驻韩企访朝事宜 韩企着手准备

中新网10月24日电 据韩联社24日报道,韩国政府正在为开城工业园区入驻韩企访朝事宜与朝方进行磋商,鉴于此,入驻韩企们正在为最快于下周访问工业区而进行准备。

韩国统一部发言人白泰铉24日在例行会上表示,政府正和朝方就开城入驻韩企负责人访朝检查设备等资产的问题进行磋商,具体事项待协商结束后予以告知。若此事最终敲定,这将是工业区2016年2月停运以来韩企人员首次访朝。

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什么情况?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情况当地时间2016年2月11日,韩国坡州市,韩政府10日决定停止开城工业园区运营,以此作为对朝鲜进行核试验及以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行动的回应。韩方企业正准备从开城工业区撤出。图为韩方军事人员在工业区附近。

面对韩朝正在讨论相关事宜的情况,有关企业也开始为访朝作准备。开城入驻韩企紧急对策委员会相关人士表示,停运前在工业区开工的123家企业和便利店CU、餐厅等30家经营机构申请访朝,每家企业和机构各派1人,加上秘书处的3名职员,访朝人员共156人。

据悉,此次访朝或分3天进行,每天上下午各由1组企业人员访朝,共分6组。

韩朝领导人9月发表《平壤共同宣言》,就根据情况尽早重启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项目达成一致。

农妇下地干活摩托车被偷,刹车不灵小偷撞树上死亡,农妇担不担责

中国有一句老话说的好:恶人先告状,恶人往往干了坏事后,只要得不到便宜就反过来咬人一口。今天老农我讲述的这个案例就是这么一起恶人先告状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农村妇女吕某骑着自家的摩托车到下地干活,摩托放在地头。小偷张某看到摩托车之后,顿时心生歹念,通过一顿操作后,将摩托车偷走,可以说是风驰电掣,想要尽快逃离犯罪现场。但是,吕某的摩托车刹车不太好,不熟悉的人一下子根本停不下来。张某在骑车过程中,遇到路口转弯,踩刹车没把速度降下来,撞在了路边的大树上,当场死亡,摩托车被撞坏。

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什么情况?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情况

后来,张某的家人找到吕某家中,要求吕某赔偿自己,后吕某报警。

对于这样一个案例,将放回如何处理呢?

第一,张某犯盗窃罪。

《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在这个案件中,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吕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将属于吕某个人财产的摩托车骑走,已经侵犯了吕某的财产权。所以,张某犯盗窃罪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张某在骑车过程中已经出车祸死亡,定罪的主体已经没有,所以相应的处罚也就不会再执行。

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什么情况?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情况

第二,张某父母提出的诉求能不能实现?

从人之常情来看,如果法院答应了张某父母提出的诉求,那简直是为虎作伥,为坏人撑腰,会激起民愤的。

我们来看一下我国法律是如何规定。我国《侵权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盗窃、抢劫或者抢夺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由盗窃人、抢劫人、抢夺人承担赔偿。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限度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有权向交通事故人追偿。”

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什么情况?写诗农妇韩仕梅准备离婚具体情况

从法条中我们很容易解读出,张某盗窃他人的摩托车,在这期间骑着吕某的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交通事故的应该由张某自己来承担。现张某已经死亡,不能承担。

第三,吕某能不能要求张某父母赔偿摩托车呢?

对于吕某的摩托车受损部分,吕某是可以向张某及其家属提出赔偿要求的。现在张某已经死亡,所以张某的家属须为张某的行为承担相应的。所以吕某不仅可以不为张某的死赔偿,而且可以要求张某的父母赔偿自己的摩托车。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