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清末民初之际,安徽省望江县凉泉乡发生一起案件,此案曲折离奇,乱象丛生,原告受尽凌辱,到死也未能讨还公道,当地县志将本案收录在册,名曰—龙氏奇冤。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本文的主人公名叫龙宝伢,出生于清同治十一年,其父辈经商有道,生活富裕,衣食无忧,龙宝伢秉性聪颖,乖巧懂事,待至破瓜之年,出落的亭亭玉立,有沉鱼落雁之貌。经由父母包办,嫁于县城豪门书生金伯英为妻,婚后和睦,育有二男一女。

金伯英在年龄上要比龙宝伢小两岁,迎娶龙宝伢之时,他还是个尚不满十八岁的少年,因其是七代书香子弟,且又家资富有,父辈皆在官场行走,如此这般好男儿,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稀缺货,因此龙宝伢的父亲极力撮合女儿的这门亲事。

有道是,只知今日福,不知他日祸,龙宝伢的父亲本以为给女儿寻一个大户人家,好借助亲家的权势壮大自家的生意,没想到金家没过几年便因为在官场争斗中落了下风,而落了个红楼梦中贾府的下场,家产被抄没,人员遭囚禁,金伯英好比贾宝玉,一夕之间从富家子沦为穷光蛋。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遭遇此番变故,本就已经够惨,哪知还有更惨。因受不了打击,金伯英的父亲服毒自尽,母亲本就有病,随之一命呜呼,两个在私塾读书的儿子,由于遭受同学的讥讽而精神抑郁,竟然双双投河。

面对接踵而来的噩耗,本来身子骨儿就不咋地的金伯英一病不起,生命危在旦夕。龙宝伢肝胆俱裂,娘家那边因为担心遭受牵连的缘故,而不敢接济女儿。

自知丈夫命不久矣,龙宝伢强忍悲痛,趁着丈夫尚有气在,请来邻居作证,恳请丈夫当着众人之面,留一纸遗书,准许她立嗣守节。

有朋友或许要问,“守节”二字懂得,也就是为保守贞洁而不再改嫁,甘愿孤老终生。但“立嗣”又当如何解释?

所谓“立嗣”就是收养继子,换个大白话,也就是找个男孩当干儿子,为得是给金家传继香火。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因此,龙宝伢请求丈夫写下遗书之后,另写两纸批单,一纸给仅存的女儿,一纸给继子,清清楚楚地写明,将来所有的财产都归继子所有,若女儿肯嫁,继子也愿意纳,就成全两人结为夫妻。

龙伯英明白自己难度终日,但又顾虑妻子年轻多姿,生怕收养继子是引狼入室,因此迟迟不肯动笔。

龙宝伢看出丈夫的顾虑,随即跪在床前,声泪俱下,诉说苦衷,恳请丈夫成全。

金伯英哀叹连连,在妻子的恳求,以及邻居的劝说之下,终于写下遗书和批单,准了妻子的意愿。三天之后,金伯英撒手人寰,在病痛之中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

龙宝伢心如刀绞,但不得不接受事实,她头缠白布找到娘家借钱,为丈夫发丧之后,一心为守节立嗣之事而奔波。

此时金家的家产虽被抄没,但租给佃户耕种的几亩水田尚在,本来凭借这几亩水田,龙宝伢与女儿还能维持生计,也能借此收养继子。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不曾想,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金伯英有两个族叔,一个名叫金苍海,一个名叫金双涛,他两个自从金伯英尚在病榻之时,就盘算着将那几亩水田据为己有,但碍着叔侄情面,因此没有动手。如今侄子已经归西,那就不用再顾忌情面。

于是乎,两个无情之人纠集一伙无赖,趁夜闯入侄媳妇的卧房,将侄媳妇绑了之后,卖给了三十里外一个名叫焦二勇的农户。

只可怜年幼的孤女,被这伙恶徒吓得魂飞魄散,寻娘不见,悲腔号哭,好在有好心邻居将其送到外公家,这才免于流落街头。

再说龙宝伢,被卖给焦二勇之后,每天来看她姿色的村民不断,都夸焦二勇好艳福,一个四十岁还未讨到婆憨子居然得了如此一个天仙般的女子,真是三辈子积攒下的福气。

龙宝伢曾在丈夫面前发誓守节,却不想清白遭人玷污,她认为自己对不起尸骨未寒的丈夫,一心只想脱身之计。

有一天,她对围观的村民说:“要我留在焦家也不是不可,但必须要请识文断字的先生按照‘七出’之罪,替我已经入土的亡夫写一纸休书。把我休了之后,我才能留下做人。”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村民听罢,觉着此言倒也有理,于是乐滋滋地引着龙宝伢找到邻村的一个教书先生。龙宝伢见过先生之后,请先生让那些村民都出去。先生将众人驱散后,龙宝伢跪在地上给先生叩头,将自己不幸的遭遇对先生诉说:“民豪门之女,士子之妻,家承七代书香,夫家皆为大贤,娘家也是富绅,如今夫君刚殁,金苍海,金双涛便谋夺田亩,将我变卖,污我贞洁,毁我清誉,恳请先生写下讼纸,我要去衙署讨公道。我身为弱质女流,没有资产报答,情愿以身相许,给先生为奴为婢,请先生看在与亡夫同为读书人的份上,救我于水火…”

龙宝伢的话还没有说完,先生的脸色早已经大变,立即打开院门,对众人说:“你们胡作非为,已经闯下大祸,按大清律,人口,玷污良家,是要杀头的,还不快些把她送走…”

村民闻言,纷纷大骇,立即将龙宝伢送回原地。龙宝伢得知女儿在外公家中,遂前往娘家与女儿团聚。虽然身为龙氏族人,却被兄嫂所不容,她也是烈性女子,不愿留在娘家遭人白眼,于是拉扯着女儿到处喊冤,但由于人人惧怕金苍海、金双涛,因此无人敢替她伸冤。

金氏族人当中有两个老者,一名金秀奇,一名金学海,两人不忍见龙宝伢再被,于是拿钱资助,让她到安庆府去告。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龙宝伢千恩万谢之后,带着女儿奔赴安庆,将讼状递上去后,如泥牛入海,了无音讯。龙宝伢再告,官府不但不予,反倒将她打了一顿。

此后岁月,龙宝伢流落街头,蓬头垢面,状若疯妇,她将冤屈写在白布之上,披在后背沿街乞讨,风餐露宿,受冻挨饿,几遭恶徒无赖玷污,母女两人就在如此环境之下,相依为命渡过了十五个冷漠的春秋。

时至民国六年,龙宝伢的冤屈仍未得到伸张,由于其常年挨饿,浑身是病,最终倒毙街头,尸骨晾了一天一夜,才被掩尸会用草席裹走埋葬,连口薄皮棺木都没有。

龙氏奇冤,民女乃豪门之女,龙宝伢流落街头,最终倒毙街头

她的女儿随后下落不明,有说被人,有说投奔外公,有说投河自尽,有说入了佛门,也有说嫁给了外乡的穷汉。真实下落,不得而知。

纵观龙宝伢的遭遇,足见旧社会是何等地黑暗,也可见无权无势之人是如何之可怜,如此这般,怎不叫人一声叹息!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