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

编者按:

2021年7月9日,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暨公众会在良渚古城遗址举行。在为期一天的会议中,共有7位来自田野一线的考古学家了他们对时代晚期的辽河流域、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各考古学文化的研究心得,更有160名社会公众热情参与,与专家学者形成了热烈的互动。

为此,我们整理了 位专家的发言,经审核后将分期刊发,供同行和广大爱好者参考,沙龙讨论内容和部分公众的提问也将共同刊发。

需要说明的是,行文保留了口语化的文字,未做过多的修饰。凡有注释者均为编者所加。

专家发言内容

陶寺文明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

何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中华文明探源研究“中原和海岱地区文明进程”课题负责人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各位先生,各位专家,上午好!

非常有幸能够再次到良渚来朝圣,这一次来讲一讲我工作了20年的陶寺遗址。

我的题目也是一个命题作文,让我讲讲从陶寺来看与中华文明的关系。刚才我的师姐张星德和马明志老师把大的中国文明起源阶段北方文化大背景都讲过了。我在此便点到为止。

一、陶寺文明形成的历史大背景

苏公提出来区系类型(苏秉琦、殷玮璋:《关于考古学文化的区系类型问题》《文物》1981年第5期)是他满天星斗的中华文明起源理论模式的基础。这几个文化区,中间是以晋中、晋南和关中地区为代表的核心区,我们的陶寺在晋南。稍后就是严文明在满天星斗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个重瓣花朵的说法(严文明:《中国史前文化的统一性与多样性》《文物》1987年第3期)也非常的形象。所以中央地区同样是以仰韶、庙底沟、庙底沟二期发展下来经过陶寺文化与河南龙山文化到二里头文化,形成一个花芯的态势。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中国史前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重瓣花朵”模式

陶寺走上中国考古界的舞台也不算太晚,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中后期已经开始崭露头角。当时一系列的发掘成果就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高度重视,其中苏秉琦先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显示出陶寺遗址在中国文明起源时空中起到支点的地位(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第159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1985年11月,苏秉琦先生考察陶寺遗址

二、陶寺文明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

我今天主要是来谈谈陶寺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和作用,简明扼要的提一些自己的看法。由于陶寺这些年的讲演、考古公开课、宣传片也很多,所以很多细节的东西在此就不再展示了。多讲的是我近一两年的一些新的研究心得。

陶寺文明是中华文明核心在黄河中游地区形成的关键支点,从此之后,可称之为“中国文明”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分布图

陶寺遗址的位置在晋南地区,是一个黄河大拐弯的地方,传统叫河东。这是中国文明起源的核心地带之一,在上个世纪50年代已经调查发现了陶寺,70、80年代进入了大规模的发掘(详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山西省临汾市文物:《襄汾陶寺—1978–1985年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15年)遗址面积有三平方公里,是从塔儿山向汾河谷地过渡的一个黄土塬上,地势比较平坦,虽然有一点的坡降,各方面如水、土壤条件都比较优越。

上个世纪的发掘主要是集中在遗址的东部地区,发掘了普通居民区和早期的王族墓地,最大的收获是建立起来陶寺文化年代的谱系,分为早中晚三期。陶寺文化早期,距今4300年~4100年;陶寺文化中期,距今4100年~4000年;陶寺文化晚期,距今4000年~3900年(高天麟、张岱海、高炜:龙山文化陶寺类型的年代与分期史前研究>1984年第3期)

1.都城制度

从1999年开始以后进入一个探索陶寺都城的阶段,所以陶寺都城各方面的都城制度逐步的开始显现出来了,分为早中晚三期。陶寺城址作为都城主要是早期和中期阶段。早期的都城通过若干年的工作逐步摸清楚了,早期城址并不大,有一个宫城13万平方米,还有一个下城下层贵族居住区大概有10万平方米,其实城址就是20万平方米,主要保护的就是王和贵族。宫城两侧是普通居民区,东边有一个一千多平方米的仓储区,相当于国库。陶寺早期王族墓地就是在下面的角,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前辈们进行大规模发掘的重要成果。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早期城址

在2001年之后,在遗址的西北部发现了祭祀建筑,应该是一个祭地的地坛,在陶寺早期开始兴建,但是非常的严重。在中梁沟以北,南河以南这一片区域里面有160万平方米,这个是我们认定的陶寺早期都城的整个遗址的面积,如果按照遗址占据的面积来看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算上一个超大型的都城聚落,基本的都城要件已经开始出现了。

到陶寺中期,距今4100到4000年之间,陶寺的都城聚落形态有一个巨大的变化。这个时候陶寺宫城继续在使用,但是北墙和西墙曾经重建,宫城里面的大型的夯土基址上面的建筑也有重建、扩建的工程。下层贵族居住区被废掉了,另外增建了一个巨大的外郭城,宋村沟以北这个面积是280万平方米,所以这是一个最保守的估计。在宋村沟以南,我们钻探的还有一道墙,破破烂烂的只剩下70来米了,但是没有解剖,没有最后判定是否是陶寺的,因此这一部分没有把它算到陶寺都城的面积里面来,假如将来把这个城墙判断是陶寺中期城墙的话,那么陶寺这个城一定是超过300万平方米。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中期城址

在陶寺中期的时候形成了双城制,宫城和外郭城这样一种都城的定制。功能区域更加的完备,除了宫城,王族墓地,祭天地的礼制区之外,还有手工业作坊区,仓储区,普通居民区,作为都城的各个要件都具备了。而且在陶寺中期的时候,我们发现都城的布局和都城的规划是完全按照宇宙观指导安排的。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晚期城址

到陶寺晚期有一个动荡的过程,从距今4000年开始到3900年,这一百年之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陶寺处于被的状态。我认为还是石峁集团的南下把陶寺了,陶寺从整体来说变成了一个殖民地的状态(何努:对于陶寺文化晚期聚落形态与社会变化的新认识新世纪的中国考古(续),第158~171页,科学出版社2015年)但是在陶寺晚期偏晚有一个阶段,陶寺政权有一个,这个的证据就是陶寺宫城重建了:北墙、南墙和东墙都重建过。而且陶寺宫城里面有晚期大型的建筑,城外北面的地坛保持最完整的是陶寺晚期的。但是陶寺晚期没有外郭城了,在整个三平方公里范围内住的都是人,人住的很密集,但没有大型的礼制建筑。陶寺的这个阶段非常的短,再次被重新剿灭了以后,陶寺城就彻底衰亡了,迁走了。

陶寺都城的兴衰过程基本上就是这三个阶段。

陶寺都城作为完整的宇宙观规划的模板,在陶寺中期的时候表现最为完整的。祭天的天坛是天的位置是在东南方,王陵区也是这在里,是山、水、泽。泽就是沼泽的地带,南河有水,西南是火,正西是风,都是和手工业区有关的。陶寺宇宙观基本上是这样一个天地定位、山泽通气、火水相射、风雷相搏,这么一个八卦的宇宙观的指导。雷与震和东方先王的陵墓有关系。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都城规划的宇宙观指导

2.宫室制度

陶寺的宫城城墙的剖面,它的夯土质量很差,主要是为了解决防水、隔水以应对黄土湿陷的问题,所以说密度并不高。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宫室城墙剖面

陶寺宫城有一个南门,带两个门阙,这个阙应该是开了中国古代历代都城和王城宫城门阙的先河,是一个比较成型的形态。阙建于陶寺早期,毁于陶寺中期,陶寺晚期重建,最后陶寺最晚的时候又把它重新掉了。陶寺带门阙的南东门,初具今天北京故宫的午门的模样。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宫门门阙

陶寺宫城在建的时候留了四个角门,角门是曲尺形的,两边建有墩台。这个墩台有点像石峁城址城门墩台,但是陶寺早期已经开始出现了,军事防御性很强。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宫城东南角门

陶寺宫城里面有12座夯土基址,其中最大是8000平方平米。从2018年开始到今天基本上挖全了,四个角判定出来。基本上是大型的满堂红的基础。上面严重。在这上面原来我们认为只有中期的建筑,现在发现不是的,在建筑基础上是早期就有大房子了。这些大房子的面积估计在100平方米左右,都被了,没有完整的。这些房子是半地穴式结构的房子。

到陶寺中期的时候就变了,变成这种柱网结构了,前后有两个主殿。东边还有一个殿,但被非常得严重,只留有四个柱洞在那里了。陶寺晚期的时候,出现了墙承重的大房子,是芦山峁、石峁房子的结构,把柱网结构的大殿毁了。墙承重的房子在陶寺晚期偏晚的时候又被毁掉,好像中期柱网结构的大殿可能被重修过,所以它非常的复杂,都是在这个大台基的基础上来回来去折腾。现在来看它有点像故宫三大殿的大台基。这座台基的北面还有一个水池子。目前来看只剩这些东西了,地表以上的部分基本上都掉了。

因此,宫室建筑,在陶寺早中期的时候逐步有一个发展和变化的过程,在晚期受到了很大的。

更重要的是在大殿的东边有一个厨房,我们叫东厨,这个东厨没有完全发掘完毕。北面有一个夯土基址,面积有200多平方米,我们挖了一半,关键是前面有一个窑炉群,应该是烤肉的,叫炮炙炉。有一个操作坑,在崖壁上掏了四个窑炉,这四个窑炉都是竖窑,应该是毁一个建一个,不是同时使用的。这些小窑炉都不大,里面架着石头,先把石头烤热,再把泥包肉,放在石头上,把明火撤掉,有点像西北地区现在还在用的馕坑肉,是来自于西北地区游牧民的生活方式(何驽、高江涛:《薪火相传探尧都—陶寺遗址发掘与研究四十年历史述略》《南方文物》2018年第4期,第33、34页)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东厨(上)和炮炙炉群(下)

陶寺出现的瓦比较特别,是平行四边形的。出土了一百多片,一面光平,一面带纹饰,大部分都是粘有泥和白灰勾缝的。所以我们怀疑它是图示这样的用法,和芦山峁的瓦有点不一样。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出土陶瓦(左)和复原图(右)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宫城出土蓝铜矿颜料墙裙残块

上图是宫殿里面的刷的墙裙,用蓝铜矿刷的。还有排水管,很遗憾我们没有发现完整的排水管的管道,但是在陶寺宫城内这种碎片还是可以见到的。去年和今年我们在陶寺晚期的房子里面废弃的垃圾里面也有这种刻画墙皮,原来发现的比较小,这个面积比较大,可能有四、五平方米,但是都当垃圾堆进来了。

一般贵族居住区住宅的做法是做一个满堂红的基坑,三百多平方米,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个双开间的房子,是一个套间,每一个套间25平米,共50平米左右。房子周围是有一个活动面,相对来说比较高级。

普通居民是单间,4×4、5×5平方米的单间房子,也有很少量的平地起建的房子,白灰面的或者说红烧土地面。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一般贵族住宅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普通平民住宅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最下等平民窑洞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居址等级观念

3.墓葬制度

墓葬制度大致可以分为王墓,一般的贵族墓和普通居民墓。王墓规模大的是5米,小的是3米。随葬品都在一百多件以上,基本的组合主要是石器、漆木器、彩绘陶器。另外还有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中型墓40件、50件左右的随葬品,以彩绘陶为主,玉器为少,还有少量的猪肉。墓葬在2米到3米左右的规模。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小型墓占了90%以上,基本上只埋一个人,什么都没有。整个社会是金字塔式的结构,但是王族墓地却是以血缘关系为单元的墓地。

4.礼制

1用玉制度

礼制除了墓葬的丧葬礼制之外,玉器也进入礼器的阶段,也形成了一些比较明确的等级制度。中期大墓里面以钺和璧为主,琮不是最主要的,琮是戴在胳膊上的。那是一个随琮,相当于一个马弁一样的人埋在贵族的脚下,胳膊上带一个琮式镯。还有一部分少量玉石璧是带在贵族胳膊上的,王是不戴玉璧的。这是陶寺文化玉礼器的一个特点。

图中间这一件玉蚩尤兽面是来自于肖家屋脊文化,来自于江汉平原,不是本地的,但是出在陶寺大墓里,也带有一定的礼仪的色彩。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墓葬出土玉器

2红铜礼器制度

红铜铸造礼仪用器,是陶寺在礼仪制度方面创新的举措,全部出自宫城或王族墓地。现在发现有七、八件了,完整的就是这几件。铜铃大家比较熟悉,2013年出了一个铜蛤蟆。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出土的铜蛤蟆

刚才给大家说的大夯土台基上,东侧大殿的台基表面上出的这么一个东西,像一个铜箅似的,不知道干什么用,大概有十来厘米直径,还是比较完整的,同样的是红铜铸造,有28个孔。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28孔箅形铜器

3国祭礼制

陶寺的祭祀不是特别的突出,但是很重要的有三项:祭天、祭地、祭祖先。新发现的是祭祀祖先的遗存,这种东西原来跟像披萨饼式的陶楔子,以前我们都认为可能是瓦当,后来发现有完整的是摆在地上摆成一盘,盘起来的话,就是这么一个塔,每一片代表一个小的核心家庭,每一个家庭组成一个共同的祖先,所以应该是陶的塔。

还有一种是原来陶寺早期王陵墓里面出的所谓的木豆形器,上面的承盘容量非常小,我们觉得应该是把它放在一个龙盘或者是放在陶盘里面进行祼禘礼的,木豆形器就是祖先的抽象偶像,祼禘用的道具,所以它体现出来是一个王权所控制的祖先崇拜的一套礼制。

4礼乐制度

礼乐制度中的乐器有:陶鼓、鼍鼓、石磬、铜铃、木柷、陶埙、陶铃、骨口簧。木柷,是一个木桶里面放一根棍,来回摇,咣当咣当响。陶铃,曾经有人怀疑它自己不能发音。前两天我和李新伟先生讨论陶铃的时候,他说陶铃可能是风铃上有关的东西,它自己不发声,他说的很有道理。我进一步认为陶铃可以作为风铃的伞帽,这个解读会更合理一些,所以陶铃还是属于乐器类附件。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的乐器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口簧与陶铃伞帽采集

5社会政治思想观念

①地中观念

陶寺更突出的东西是它的思想观念、政治意识形态方面的集成和创新。地中的观念,在陶寺文明中体现的最明显。我们有证据,发现了陶寺IIM22出土一个漆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陶寺城址发现陶寺文化中期墓葬》《考古》2003年第9期)这个漆杆取回来后在实验室里面进行了清理加固。最重要的是漆杆上本来一节黑一节绿的彩绘段,画红杠的是都是刻度,这就是圭表测量的一个尺子。漆杆上面的第11个刻度,是多画了的第11道杠。从圭尺顶端0点到第11道刻度那里正好是40厘米,折合陶寺尺为1.6尺。夏至影长1.6尺,是一个地中的标准刻度。在IIM22的圭尺旁边有一个壁龛,里面用漆盒子放了三件玉器,与圭表是配套使用的,都是测量配件。其中玉琮的射被去掉了,所以玉琮是一个游标,追逐日影用的。两个眼的玉戚,原来是一个兵器,它的杆被拆掉了,实际上就是拿绳一穿就成一个垂球,来校验立表是否垂直。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M22圭表

上图右下角单孔的玉戚,我们实验过,拿在手里是当景符用的,把立表端的虚影,在圭尺上变成一个淡圆的斑,来确定在圭尺上确切的位置。这些都是圭表天文观测的必备的仪器,都和圭尺有关。

再解疑一下最重要的第11刻度。《周髀算经》记载夏至影长1.6尺,没有说为什么。但是《周礼》里面说的很清楚,夏至影长1.5寸是地中,但是那个地点指的是洛阳,而不是晋南。晋南是在洛阳之北,夏至影长要长一寸,所以晋南地区的夏至影长是1.6尺。又根据《隋书》错误的说法,成周是指洛阳,它是地中,夏至影长1.6尺,是把地点和数据弄错了,但是根据这个错误资料的提示,可以推断在上古时期,具体说在先秦时期,可能有两个地中的标准,一个是1.6尺,一个是1.5尺。1.5尺是没有问题,那就是我们现在都认同的洛阳地区。1.6尺根据天文学计算是晋南,所以陶寺发现圭尺就是1.6尺地中标准的实物的证据。

陶寺的圭尺加上玉琮游标发现之后,我们终于知道为什么甲骨文当中立中和圭表测影有关。这个“中”在西周之前就是圭尺,就叫中。它和中国的关系和地中的关系,都是以圭尺“中”为基础的。圭表除了确定地中来选择都城、制定历能之外,还可以进行天文大地测量。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甲骨文“中”字与卜辞“立中”

中国历史上圭表测量天文学史上已经有操作规程了,如果用于陶寺的话,我们知道陶寺所在大陆的四表的测量,也这是大陆的四至进行天文大地测量,这个是可以做到的。而且圭尺如果是夏至日可以测到北回归线,正午日影长度是0。陶寺圭尺总长是187.5厘米,在夏至日这一天,一满杆就是北极圈上的正午日影长度。足见,陶寺圭尺的设计和大地影测量是有一定的关系。根据测量的操作规程,它的测量基点以陶寺为测量基点的话,它可以沿着陶寺的经线和纬线测到欧亚大陆所在的四表的位置,我们可以把它推测出来。这完全是一个推测,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先秦时候有一套数据,东西是28000里,南北是26000里,折合出来是7500公里和6000公里。根据上面推断的实际距离,误差约是7.4%和6%。也就是说先秦四海之内数据不是凭空想象出来了,而是陶寺人或者陶寺文化进行的天文大地测量实际得到的数据。这样就得到了天下观的概念(何努:陶寺考古初显尧舜时代的“天下观”,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6月5日)

②陶寺文化政治地理五方观念

由于测量的方式是一方一方的操作,这个在上述要点里面已经有比较明确的说法了,羲叔、和叔、羲仲、和仲宅东、西、南、北进行测量。因为他们是一方一方操作的,所以它操作的方式就是这样一个十字形,它就会形成一个政治地理五方的概念,也就是一个“亜”字形,到了商代也是一个“亞”字形的政治地理五方可参考1.王爱和著,金蕾、徐峰译《中国古代宇宙观与政治文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2.Sarah Allen著,汪涛译:《龟之谜—商代神话、祭祀、艺术和宇宙观研究》增订版商务印书馆2010年;3.何驽:《怎探古人何所思—精神文化考古理论与实践探索》第四章,科学出版社2015年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文化政治地理五方空间概念模式

③天文历法:王权中的科学软实力

陶寺更重要的一个科学软实力,也是王权的一部分,就是天文历法。陶寺观象台是一个地平历观测(何驽:《陶寺中期小城内大型建筑ⅡFJT1发掘心路历程余谈》北京大学震旦占代文明研究中心编《占代文明研之究通讯》总23期,2014年12月)圭尺则是用圭表制作一个太阳历,两个相辅相成。同时陶寺还有29个齿的“铜齿轮”和月相可能有关系,有可能与其他“齿轮”进行阴阳合历配置。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观象台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出土铜“齿轮”

④上政与次政统治理念

作为一个国家最重要核心的东西就是政治理念,这个政治理念在陶寺表现非常的明确,就是上政理念。《帛书周易·昭力》提出一套说法:豮豕之牙,吉。其实这是《周易·大畜》里面的一句话,但是没有解释为什么吉祥。《昭力》解释道,其实的是,上正(政)是陲(垂)衣常(裳)以来远人,次正(政)橐弓矢以伏天下。豮豕之牙就是把公猪的两个大獠牙掰掉,或者在公猪小的时候把它骟掉,让这两个犬齿长不大。这就叫豮豕之牙。豮豕之牙的目的就是成而不用。意思说我有军队,我养军队,但是基本上很少以武力来进行对抗的,如果发生冲突矛盾,先笑着谈,谈不拢再打。所以修兵不单(战)而威之胃(谓)也,这就叫豮豕之牙。

IIM22墓室这个头端放一个公猪的下颌骨,两个大牙没有了;下颌骨一边各摆3把玉钺,玉钺象征着兵权,象征着军队。豮豕之牙就是把这两个牙给掰了,所以整个图饰表达的就是修兵不战,威之谓也,这是上政。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IIM22头端“豮豕之牙”图示

IIM22墓室是南边放了两张弓,被折断了。弓的两边摆了8个袋子,袋子里面装的都是箭头。箭头是鹿角做的,箭杆全部去掉,但它是橐弓以伏天下。橐拿袋子装起来,小袋子里面装的都是箭头。所以橐弓矢以伏天下。墓室侧面是次政,头端是上政。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次政:橐弓矢以伏天下

⑤陶寺蟠龙上政与次政象征寓意

与此相辅相成的是陶寺早期的龙盘。早期6座王墓里面有4个墓里面出了龙盘,这种龙盘有各种各样的解读。最近我发现可以解读两部分,一部分是头部,这个头部最初是没有牙的,没有眼睛,有个“大奔头”这个“大奔头”实际上是疣鼻天鹅的象征。疣鼻天鹅是和平守信,飞得高,不怎么样发声,它对家庭的关系,对爱情是非常忠贞的,是一个高雅的象征。蟠龙身子一直都是没有变,是赤链蛇的身子,赤链蛇韬光养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是一个教科书式的解读,大家可以看看。

把这两种东西合在一起来表达它上政与次政的理念,到现在这种上政的理念还融入到中国人的血液当中,这几句话今天我们还在讲。

5.陶寺邦国“美食政治”

陶寺早期跟宫殿有关的就是冰窖,中间是一个水池子,中间是储冰的,侧面有坡道,总面积300多平方米,9米多深,保温用的(何驽:《陶寺遗址的水资源利用和水控制》《故宫博物院院刊》2019年第11期)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遗址冰窖

最近发现陶寺有很多的猪骨头上有切割的痕迹,后来发现都是燧石片割骨头、剔骨肉的痕迹。我觉得它剔下来的东西有可能是做成另外一种比较特殊的美食,有点像肉皮冻之类的,那种东西很新奇,这是一种美食的菜品。

我刚才说的陶寺的炮炙炉,跟做叫化鸡一样,非常的独特,这种烹调传统不是我们黄河中游地区的传统,是外来的,有点像土耳其烤肉一样,在当时来说是非常的新奇。

陶寺的也比较特殊,陶寺蟠龙嘴里叼的这个东西我认为就是麻黄,麻黄是有麻黄解释通神用的。所以玉鬯,鬯是用黑黍子酿的酒,在60年代陶寺乡还种黑黍子酿酒,叫鬯。郁就是郁金香,也就是麻黄,把这个麻黄捣碎了煮在黑黍子酒里面就形成郁鬯,喝了就high起来了,可以通神了。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郁鬯美酒

陶寺的宴饮的场面,可以看到它摆放是有一定的区域,陶寺M2001作为一个典型案例,墓室内西北角是美酒的展示区,他要给你演示美酒的制备。两个大木头盘子,上面剁着猪肉,那是肉食处理的展示区。脚端摆的猪肉一片一片的,这是肉类的原料的展示区。墓室南边摆的都是食器,应该是饮食展示区。头端还有一个陶斝,那是敬神的。这个基本上反映出来美食的场景。我们把它复原到生活中,其实就是这样的摆放,美酒加温或冰镇展示区;肉食处理的展示区,同时让你看得到跟开放式的厨房一样,既是能吃也能够看。是美食炊爨展示区,南边是宾位的饮食区。据王仁湘先生分析,陶寺是分餐制,一人一个小桌,一人一个案子,一套餐具,各吃各的,非常的卫生,也很讲究(王仁湘:《分餐与会食:古代中国人进餐方式的转变》《文物天地》2003年第11期)北边是主位,也有小桌。东边可能木是一排一排的肉挂起来。陶寺中期大墓IIM22脚端摆20爿猪,当时都是有木架子的,我们发现有一些木头朽烂了,挂起来,所以那叫肉林;相对应地,酒的展示区叫酒池。陶寺还有一些礼乐器,暗示宴饮排场中间这个歌舞场。所以我们知道陶寺美食政治是一套礼乐和美食都达到一种政治化。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王墓M2001平面图及出土器物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陶寺宴饮排场推测复原

三、结语

陶寺文化的物质文明特征,基本上奠定了后来中国文明的主脉“农业文明”基因,“以农为本”“重农抑商”成为中国物质文明当中最核心的思想精髓;自力更生成为中国物质文明发展最基本的宗旨。

陶寺文化的精神文明,也奠定了后来中国精神文明的主旋律,一方面继承优秀传统,进行集成;另一方面注重兼收并蓄先进的思想观念与科学技术,进行创新,不断促进中国精神文明的迭代,生生不息。

陶寺文化在都城制度、宫室制度、礼制建筑制度等诸方面的集成与创新(详见何努:《制度文明:陶寺文化对中国文明的贡献》《南方文物》2020年第3期)全方位地奠定了后世中国历代王朝的制度建设基础,并形成了一些中国文明当中制度文明传承的稳定基因。

这几大方面形成的先进的核心理念和思想,它们就成为了后来中国文明中稳定的一种基因。

谢谢大家!

良渚与中华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三

官网:良渚博物院

bilibili@良渚博物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陶寺

是中国黄河中游地区以龙山文化陶寺类型为主的遗址,还包括庙底沟二期文化和少量的战国、汉代及金、元时期的遗存。经过研究,确立了中原地区龙山文化的陶寺类型;据放射性碳素断代并经校正,其年代约当公元前2500~前1900年。在发掘过程中,考古队员发现了规模空前的城址、与之相匹配的王墓、世界最早的观象台、气势恢宏的宫殿、独立的仓储区、官方管理下的手工业区等。有许多专家学者提出,陶寺遗址就是帝尧都城所在,是最早的“中国”。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曾这样评价:“陶寺文化不仅达到了比红山文化后期社会更高一阶段的‘方国’时代,而且确立了在当时诸方国中的中心地位,它相当于古史上的尧舜时代,亦即先秦史籍中出现的最早的‘中国’,奠定了华夏的根基。”根据发掘的成果来看,陶寺社会贫富分化悬殊,少数贵族大量聚敛财富,形成特权阶层,走到了邦国时代的边缘和方国时代。陶寺遗址的发现,对于探索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和尧舜时代的社会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