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戏说历史

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

民国18年农历正月初五,山东济南旧军镇的南门外,旌旗招展、锣鼓喧天。

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

民国济南旧照

士绅、官员、保安团、商户,以及很多市民,打开城门列队道路两侧,挥舞小彩旗欢迎一支军队的到来。一名骑着高头大军官,昂首挺胸得意洋洋地进了城,他的名字叫孙殿英。

对,就是那个东陵盗宝的军阀,此前他刚刚上下打点,逃脱了制裁。这么一个人人唾骂的家伙,怎么就受到了小镇百姓如此欢迎?这事儿要从民国17年的农历七月中旬说起,那时候章丘城忽然遭了土匪的围攻,匪首张鸣九带着200多人进了城,烧杀劫掠,附近的土匪听说之后,纷纷前来归附。这下子张鸣九厉害了,手底下迅速聚集了2000多人。

从入秋开始,张鸣九匪帮就开始在章丘一带劫掠,本来各县的保安团还能应付小股土匪,这下都不敢出城了。怎么办呢?那些还没被劫掠的地方,士绅大户开始想办法四处求援,希望能有正规军“救民于水火”

于是,孙殿英来了。

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

东陵盗宝的孙殿英

孙殿英为什么要来旧军镇呢?他肯定不是为了老百姓。实际上,旧军镇的孟家是当时北方有名的商号,几大堂号家家深宅大院,亭台楼阁,老有钱了。土匪想打进来捞好处,孙殿英当然也想。所以,他着急忙慌地进了城,捞钱。

但问题是,这些大户人家灵通,知道土匪要打章丘,早早地带着家产跑到天津避难去了。就连镇里的很多中小商铺和富裕人家,也是把金银首饰一带,逃到安全的地方了。孙殿英明察暗访了几天,发现“财神爷”全跑了,憋了一肚子火。

但是表面上,孙殿英还是严令手下官兵:“不得擅入民宅,不得骚扰百姓!”与此同时,纠察队也在街上巡逻,看见违抗命令的士兵,抓起来严惩。镇上的士绅百姓一看,“孙司令”是个好人啊!

几个乡绅就联合起来求见孙殿英,希望他能带领队伍剿匪,为民除害。孙殿英的计谋得逞,于是假惺惺地表示,自己奉命东去,不敢在镇子里驻扎时间太长,所以需要请示上级才行。士绅们再次请求,孙殿英告诉他们:“这样吧,我派人去找张鸣九,从中调停,让他离开章丘就是。”

过了几天,孙殿英表示:和张鸣九谈过了,旧军镇只要愿意拿出8万元,土匪就不会过来了。

地方士绅也不傻啊,于是对孙殿英说,土匪的话不能信啊!万一他们拿了钱,十天半个月又回来了该咋办?与其凑钱给土匪,还不如酬劳剿匪士兵呢。这正是孙殿英想要的结果,旧军镇的士绅们主动提出给钱。

与此同时,孙殿英派人和土匪偷偷联系呢。

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

民国章丘街头小贩

当时,张鸣九匪帮的一个头目刁松亭,知道孙殿英的部队驻扎在旧军镇,于是偷偷前来联系,想要归降。孙殿英大喜过望,于是告诉刁松亭,回章丘城里应外合,抓了张鸣九再说。

正月十七这一天,孙殿英手下数十人装扮成土匪,跟着刁松亭进了章丘城。到了半夜,他们打开城门,把大部队领了进去。张鸣九根本想不到啊,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抓了。于是,孙殿英兵不血刃夺回章丘城,擒获土匪头子,收编土匪武装,成了大英雄。

旧军镇的士绅百姓,张灯结彩、大摆宴席,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附近的其他县城,也派人送来了万民旗、万民伞,还专门唱了三天的大戏,慰劳战士。之前不是答应孙殿英要给他8万元酬劳士兵吗?不过,旧军镇有钱人家都跑了,一时间凑不齐这么多钱,当地官员就弄到了2万元。

孙殿英大大方方地收下了,也没表示出啥不满意。于是,当地百姓更感动了,纷纷赞扬孙殿英是为民做主的大英雄。正月底,孙殿英部队离开旧军镇,百姓夹道欢送。

天真的旧军镇民众,很快就要后悔了。

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

孙殿英东陵盗宝

孙殿英刚把队伍开出旧军镇,就给手下师长张立国、师参谋马孟九、独立营长杜武越下了命令,让他们率部暂时等在桓台,一个月之后再悄悄回到旧军镇。回去之后的任务是:收缴旧军镇保安团的所有武器,劫掠孟家的财物,向镇上百姓索取剿匪酬金8万元。

民国18年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大风刮起的黄土,遮天蔽日,旧军镇的守城门丁,隐约看到一大多人马缓缓开来。等到走近才看清,这是孙殿英手下的千余名士兵,又回来了。门丁也不敢随便开门,于是就把对方的公文,送到了镇内的官员手中。公文中写道:“孙军一部西去历城剿匪,路过此地,请在镇上借宿一宿。”

这不是刚走一个月嘛,咋又回来了?反正也是“仁义之师”不能亏待了人家。于是,旧军镇就把城门打开了。这一千多名士兵立刻控制了四个城门,迅速包围保安团的驻地,收缴了所有武器。

老百姓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都在那四处打听,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天黑之后,士兵变土匪,开始了。

匪兵先是闯进大户人家的宅院,翻箱倒柜找好东西。楼上的东西都扔到了院子里,院子里扔不下了,就扔到街上。绫罗绸缎、古玩玉石,这些匪兵眼花缭乱,都拼命往腰包里塞。抢了这一个,一回头发现另一个更好,赶紧扔了手上的。

每个匪兵身上都塞满了好东西,其他珍贵物件装了20多辆大车,古玩玉器装了十几个大皮箱。本来安排着当夜就把这些好东西运到平度大本营里,但是负责的押运的一个连已经抢疯了,说啥都不愿意出城,最后还为此枪毙了两个兵。

晚上9点以后,开始扩展到镇上的所有民宅。

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

民国济南旧照

老百姓听说匪兵抢东西,一开始还不相信,后来看到有些商号燃起了大火,才知道出大事了,纷纷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匪兵把沿街商铺劫掠一空,放火制造混乱,一时间整个镇子上空,都被火光照亮了。

很快,匪兵开始强闯普通百姓的住宅,进去就抢东西,还逼着百姓把家中的银元钞票都交出来,不然就是一顿毒打,甚至直接枪杀。西后街的商户李嘉平,匪兵冲进他家之后,逼着他交钱。李嘉平的妻子拿出了20元,匪兵嫌少,把他们毒打一顿,又拿出了20元,再打一顿,又拿出20元—李嘉平的妻子竟被活活打死。

木匠吕文堂把钱藏在了锯末堆里,被匪兵翻了出来,当即被枪杀。他的妻子为免遭羞辱,抱着孩子跳了井。平民程振铸和妻子死死抵住房门,不让匪兵进来,匪兵从门缝中开枪,打死了程振铸的妻子。

从当夜一直到白天,匪兵不仅入室,残杀百姓,还糟蹋妇女,比土匪还坏。西后街有一名妇女刚刚生下孩子8天,惨遭侮辱,母子俱亡。青龙街程凤松的妹妹,正巧回娘家暂住,匪徒要把她抢走,她奋力反抗,被连砍数刀而死。当天晚上,很多女子为了避免受辱,跳井身亡。

除此之外,匪兵还绑架了数百人,关进司令部,让其家人出钱赎人。大多数家庭都被洗劫一空,哪还有钱赎人?所以,除了少数人当天被赎走之外,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受尽折磨。

混乱的大劫掠持续了三天,匪兵依然想办法干坏事。当时,很多妇女东躲,土匪觉得满城抓人太费劲,于是在南门里的马家和东门里的永兴寺,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对外声称青年女子躲在里面,可以保证安全。有些人就相信了,进去躲避,发现确实没人来骚扰。之后,来的人越来越多,匪兵就把数十名女子全部送到了司令部,任由匪首凌辱。

抢累了之后,匪兵就聚在商号里大吃大喝。老百姓被逼着送来好酒好肉,做饭伺候匪兵。等镇里的猪羊宰杀完了,匪兵又出了城,让附近的村子送“给养”外面谁愿意送好吃好喝的进来,就能换走好的布匹、衣物。有周围的农民就来了,一只鸡换了一件皮袄,一筐鸡蛋换了一床新被子…

就这么,匪兵洗劫旧军镇20多天,孙殿英才把他们调走。

有300多人都被关在司令部,犒劳孙殿英的剿匪部队,设立了所谓的妇女收容所

孙殿英

临走的时候,旧军镇一带的大小200辆车全被抢走,抢了400余头。百姓被逼着提前烙了几大车的烧饼,充当“军粮”这帮匪兵为了回去邀功,还把大多数的“街长”绑做肉票带走,同时掳走了妇女及民夫300多名。

孙殿英见张立国和马孟九收获这么大,十分高兴。但是转念一想,东陵盗宝的事情刚刚消停,这下又在旧军镇纵兵劫掠,事情传出去不太好交待。于是他动了动脑筋,对张立国和马孟九说:这次抢的东西太多,祸害了老百姓,还是把掠来的肉票都放回去吧。另外,委屈两位暂时背一下黑锅,假装给你们个军纪处分,等事情过去了再放你们出来。

孙殿英假惺惺的释放了被抓来的肉票,咬牙切齿地说这是手下人私自劫掠,一定会军法处置的。他知道旧军镇的百姓不会这么好哄骗,于是立刻把张立国和马孟九的队伍解除武装,收缴了部分赃物。

张立国和马孟九以为这是孙殿英做做样子,也是有恃无恐。结果,孙殿英直接把两人绑了过来,二话不说枪毙了。

最后,孙殿英只退回少量的钱财,说是要向旧军镇的父老乡亲谢罪,他本会向上级请求处分。大家一看孙殿英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都领一些路费回家了。孙殿英同时也派出士兵,回到旧军镇张贴布告,表示自己已经严惩手下官兵,以后一定会严明军纪的。

有什么用呢?最后孙殿英还是拿到了大部分的财物,逃脱了制裁。这个人,不仅狡诈,而且心狠手辣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孙殿英

孙殿英(1889年—1947年),男,归德府永城(今河南永城马牧镇丁辛庄)人。行伍出身,1928年投靠国民党,任第六军团第十二军军长,因在河北马兰峪盗掘清东陵而闻名。1930年参加中原大战反蒋,失败后为张学良收编。抗战爆发后,历任冀察游击总司令、新五军军长,1943年在河南对日作战时被俘,旋投汪伪任“豫北剿共军总司令”。抗日战争结束后又追随蒋介石反共,打内战。1947年在人民解放军解放河南汤阴的战役中,这个20多年来一直逍遥法外的盗陵主犯,终于被解放军生擒,后病逝于战犯收留所。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